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九


  众人尖叫着逃的逃、跑的跑,还有日本警察的鸣笛声……

  几秒钟前还甚是平静的日本机场外头,现在是一阵枪林弹雨,不知从何处来的三方人马竟发生激战……

  “有埋伏!快退!”纳月容在一阵枪声中手臂中弹,在陡然出现的几名穿西装打领带的高大人士护送下,迅速搭车离开机场。

  现场一片血迹斑斑,分不清是谁的……

  慕悠晚缓缓地在血地上跪了下去,泪水不住地在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奔流,不敢相信好不容易找回的父亲竟就这样死在她面前……

  “爸爸!爸爸!你起来,拜托你起来,告诉我你没事……爸爸……”她痛哭失声,耳边的枪声和现场的混乱全不在她的眼中。此刻的她,只想追随着父亲而去。“是女儿害死你的……是女儿害死你的……要不是为了我,这么多年你一直是好好的……都是女儿的错……”

  “悠晚小姐!快走!”有人过来搀她。

  她把对方给甩开。“不要碰我!”

  “这里危险啊,小姐,您要是有任何损伤,宫老板也不会开心的,他要你平平安安的,你就全了他的心吧!”死命要搀起她离开现场的,是一名叫老王的宫之南心腹老仆。“再不走,老王可得死在你面前了。”

  慕悠晚不住地摇头,哭得泣不成声。“我不走,要走也得带着爸爸一块儿走……我们好不容易才见到面的……”

  “小姐!现在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先撤退吧,我会叫人把老爷送回去的!”老王苦口婆心的劝着。

  “不要,我要和父亲一起走——啊!”她突然低叫一声,昏了过去。

  老王瞪着前来接应的宫家军火商接班人鬼子。“你干什么?她可是小姐——”

  “我知道,所以才打昏她,先带她离开这里吧,否则等一下警察只会越来越多,快走!”说着,鬼子一把将她背上了身,冲向机场门口。

  一辆黑色跑车刚好停下,几人迅速上了车后,飞快地驶离——

  慕悠晚醒过来时,竟是在一处阴冷潮湿的地窖里,地窖的墙上开了扇小窗,隐隐透进一道月光。

  她手脚被缚的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连爬起来都非常困难,细嫩的手脚被绳索刮出条条血痕,痛得她倒吸了几口冷气,试了几次后她终是放弃。

  想起了在机场时父亲的死,她的泪再次流了下来。

  是她害死父亲的……

  她从没想过纳月容竟会想杀自己的父亲,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接着,她竟被打昏了,醒来便是在这里……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她被打昏之前,她记得老王还在跟她说话,要她快走……所以,她现在是被纳月容的人马抓了?纳月容除了要杀她父亲,还要杀她吗?但如果是……她应该就不会被抓来这里了。

  有人特意抓她过来,想必是要利用她……

  正皱眉思索着,就听见地窖被打开的声音,她蓦地睁开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月光下,那人的脸孔依稀可见,正是亲手杀了她父亲的凶手纳月容。

  此刻,纳月容正冷笑的看着她,像是在看一条躺在地上快死的狗。

  “你为什么要杀我父亲?”慕悠晚轻轻地问着她。“我以为你想杀的人是我。”

  “我想杀的人的确是你!”纳月容再次冷笑。“但杀你父亲是我的任务,我必须先完成我的任务,而当时的状况我只来得及杀一个,不过无妨,我现在不就来杀你了……不管我再怎么忍耐,没想到你终究还是得死在我手里,你也不必不甘心,你现在明着可是被你们宫家的自己人鬼老大给抓来当人质的,他想利用你交换夜焰或是原火来威胁X帝国,说到底,你现在是X的累赘,我杀了你,也免得你成了害死夜焰或原火的罪人,或许你还该感激我呢,对吗?”

  慕悠晚闻言一愕。

  她是被鬼老大抓来当人质的,不是纳月容?

  慕悠晚不解的看着她。“既然我是被鬼老大抓的,你又为何可以堂而皇之的走进来而没被任何人阻挡?”

  纳月容哈哈大笑。“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告诉你也无妨,我自然是利用了鬼老大的贪念诱惑他跟我合作,否则,在机场我杀宫之南又岂会如此顺手?只是,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我怎么可能让他拿你来威胁X?我可是老首领亲自训练的贴身死士,生是X的人,死也是X的鬼,懂了吗?所以,你也别觉得冤枉,你的死可是很有价值的。”

  说着,纳月容拿出手枪对准慕悠晚——

  慕悠晚惊惧的望住她,脑海中此时闪过的,是原火离开她时那狠绝的面容……没想到,那竟是最后一面了……

  他会恨她一辈子吧?因为她说她不嫁他……

  她爱他呵,却再也不能跟他说一次真心话了,说她其实最想最想嫁的人就是他……

  泪,流了下来,她闭上了眼,让脑海中充填着原火那迷人不已的笑靥,还有第一次遇见他时,他弯低身子要帮她处理脚上小伤的那股执着与霸气……

  她好想他。

  真的真的好想他。

  如果在死前最后的这一刻能见到他,该有多好呢?万千的懊悔,也来不及了,不是吗?

  就像,她也还没来得及跟父亲说一声,她爱他。

  她的人生,总是充满着遗憾,不管是对父亲、夜焰还是原火,竟全都只剩下了遗憾。

  正想着,耳闻一声极细微的枪响,风也似的掠过……

  蓦地,女子的痛喊声在地窖内骤然响起——

  慕悠晚的身子一震,缓缓地睁开了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