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七


  在千钧一发之际,原火本想把她给推下马,未料,慕悠晚眼一闭,紧紧抱住原火,双手扣住他的腰杆死也不放开……

  “放手!慕悠晚!”他朝她大吼。

  “我不要!我要跟着你!死都要跟着你去!”她笑着对他说。

  话落,两人同时坠落了山崖……

  ***

  霍家大宅今日异常的气氛凝重,众家仆都被主人遣得远远的,屋内一个下人都没有。

  一张离婚协议书静静地躺在桌上。

  纳月容气得身子直发抖,高傲的仰起下巴看着一脸冷漠的霍东齐。“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

  霍东齐微微挑眉。“你对流苏做了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

  “流苏?叫得可真亲热呵,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不管是不是,你做出这种事情,我永远都无法原谅你。”

  纳月容笑了起来。“你这是做贼的喊捉贼吗?我是你的妻子!你却在外头胡来,还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传出去可是你的错!你为了一个小三要休妻,传出去更是你的错!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错……我为何要答应你离这个婚呢?”

  “纳月容,该给的我都会给你,现在就放手吧。”

  “如果我说不呢?”

  “你该知道,我决定的事就一定会达成,你不签字,我也会让你不得不签,到时候你将什么都没有。”

  “霍东齐!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我用我的青春来成就你的丰功伟业,你不爱我、不碰我、不抱我,我像个活寡妇一样的守了你这么多年,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吗?你对我就没有一丝丝的愧疚?”

  “有的。”霍东齐淡淡地抬眉,疲惫的看着她。“我一直都对你感到愧疚,所以,我从来没有干涉过你的私生活——”

  “你什么意思?”纳月容颤抖着瞪视他。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就像你偶尔派人看着我一样,我当然也不可能对你的事一无所知。”

  他其实并没有派人盯着她。但因为落雪一直在追查杀手的事,自然也没有把她排除在可能名单之外,或多或少也能因此知道她的一些私事——包括她和她的那些男人们。

  “你……你……”她指着他的鼻子说不出话来,难过、羞辱,和不敢置信,全都显现在她脸上。

  “我从不怪你,因为你跟我的关系只是伙伴。如你所言,你对我来说是恩人,所以,这件事我不会再追究……但绝对没有下次。如果你再伤害我身边的人,我断不会再饶恕你。”一想起华流苏当时病恹恹又泪流满面的容颜,霍东齐沉痛的闭上双眼。

  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再发生一次——他告诉自己。

  这么多年来,他靠着纳家在美国政治圈站稳脚步,不仅建立了人脉,也架构起一张经济网络,早就足以独当一面,不再需要依靠纳伟恩的势力,便可以实现当初答应父亲照应X的承诺。

  而他之所以一直未对纳月容提出离婚的要求,一来是因为尚未找出幕后杀手,在不是很必要的状况之下,他不想轻举妄动。二来,是因为对纳月容的愧疚,他一直以为她是个无辜的受害者,他也知道她喜欢自己,所以不想轻易伤害她,想把选择权交给她。

  可如今……是到了该面对一切的时候了……

  在他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来照应X的当下,他相信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不会轻举妄动,除非对方根本不关心他是否会照应X,甚至可能因悠晚之死而反扑于X,否则,他不相信对方会对悠晚动手……这是他近日来慎思之后的结论——几乎是很肯定的结论。

  不管如何,日后,他将会更加强人手去保护悠晚,就算自己判断失误,也万不会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纳月容看着他,三两步上前抱住他。“我不想离开你,霍东齐,你不要丢下我好吗?”

  霍东齐睁眼,正要把她推开,手机便响起,他迅速拉开她的手接起电话——

  “……你说什么?V组织是台面上的幌子……竟是……宫之南?”

  听到“宫之南”三个字,纳月容一愣,神色倏变,紧紧地盯着霍东齐。

  “他为什么要……该死……他发现了什么?……”霍东齐听着,冷峻的容颜益发地清冷。“你说……他的目标应该是悠晚?……我知道了。”

  手机才刚挂,又再次响起——

  霍东齐一看是麦克的来电,赶忙接起。“麦克,找到悠晚了吗?你说什么?有人在追杀她?原火呢?他找到她了吗……不知道?因为你们都跟人动起手来了?……我知道了,X组织的人马既已出动,你们就全力配合,我会再派人过去,务必把人给我找出来!”

  话落,霍东齐挂掉手机,转身便要离开,纳月容却再次紧紧抱住他——

  “放手!你在干什么?”

  “你不要去!那边有X组织的人就够了,你为什么还要过去?你就不怕身分曝光吗?”

  霍东齐是夜焰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更何况,她不能让他去送死……

  “快放手!悠晚有危险,我不能放着她不管!”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具体的状况,但据落雪方才的报告加上麦克那边的情形,他实在放心不下!

  霍东齐说着便要拉开纳月容的手,她却再一次抱住他——

  “不是说对方是宫之南吗?悠晚是他的女儿,他说什么也不可能杀了她,她根本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你这一去是自投罗网,悠晚不会有事的!”她对他吼叫,就怕他去送死。

  她是真的担心他。宫之南是什么人?这么多年来他隐忍不发,销声匿迹,为的就是这一刻,当他发现了夜焰的行踪,就不可能会放手,他一定会找出他的女儿,并杀了当年掳走他女儿的人,他一定会!她不能让他去送死!

  这会儿,霍东齐没有再拉开纳月容,他的身体紧绷着,隐隐地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盯着纳月容瞧,黑眸中闪过一抹忧伤与沉痛。“是你?真的是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