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一


  因为她知道他是真的醉了,而她在这一天之前也恰巧不小心知道了他酒醉之后的秘密——虽然她没有机会亲自像今天这样确认过。

  霍东齐的眉挑得更高了,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真想当我老婆吗?当老婆可是有当老婆的义务——”

  “陪你上床吗?”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你很想的话,我愿意,因为我也想抱你。”

  话说得这样直白,是存心要挑逗他,还是她根本就不知轻重死活?

  看来刚刚那一吻还没吓坏她……

  “那就走吧。”他反手拉住她的手,结完帐后便走出夜店大门。

  她的手被他拉着,他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把她推上去,顺便说了一间饭店的名字。

  车内很窄小,空气中飘散着一股香味,很淡、很好闻,是从这个女人身上飘过来的。

  “你身上的香味……是什么香?”

  嗄?华流苏一愣,看向他。

  她的手还被他握在掌心里,所以霍东齐可以轻易的察觉到她的紧张,她甚至想抽回手……他当然没有让她得逞。

  “是香水……我也不太清楚。”她低下眼眸,连在车内都不敢与他的黑眸对视。

  她突然有点后悔了……

  怕他发现了什么……

  可她根本没机会逃离,被他拖下车直到饭店柜台,柜台要证件,他只是看着她,她乖乖地从包包里把护照拿出来递给他,反正她护照上的名字也不是真的,根本查不出任何东西来——这是X组织成员行走各国为了保命及省麻烦常用的伎俩。

  他挑了挑眉,没说什么,护照上头的名字叫风筝,他只看了一眼便交给柜台,用她的名字订房,直接付现。

  她真的再次后悔了,拿回护照时本来想尿遁,这个男人却不理她,直接把她拉进饭店房间,才一进门他就转身把她抵在门板上——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她低下头,他伸手把她的下巴挑起,蓦地低头吻她——

  唇碰到唇的那一刹那,他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想要汲取更多。

  那吻,比他预想的热烈且长久……

  而且当他拥抱住她身子的那一秒,竟然就不曾想要放开过……

  他感觉到体内一股莫名的灼热感直逼而来,已醉到底的俊脸上闪过一抹警觉的错愕。

  “你对我下了药?”

  她看着他,没否认,踮起脚尖主动贴上他的唇,不是很熟练的去亲吻他……

  “我没对你下药……是香水,你太靠近我了……所以看来只能再更靠近我一点……”

  那香味,有一点点催情作用,对正常人而言只会觉得有点儿微热,让身体的感官变得敏感些,但对一个喝醉的男人而言,就会变成一股热切的渴望,尤其,当彼此肢体接触之后,更可以产生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是的,她用了一点儿小心机。

  她想成为他的女人……

  就算只有一夜,她也心满意足。

  之后,他不会再记得今夜的一切,而她,却拥有了属于他跟她的回忆。

  华流苏从昏迷中醒来,微微睁眼,在梦中回想起的往事,恍如昨日。

  她没想过会因此拥有了他和她的宝宝,当她在医院知情的那一刹那,尤其是这个消息还是从霍东齐的嘴里说出来时,她吓到了,因为心虚不已,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她是开心的,因为她怀的是他的孩子,就算这个秘密她可能要独守一辈子,就算她可能因为这个孩子而嫁不出去,一个人和孩子相依为命孤独终老,她也从来没想过要拿掉孩子。

  那是上天给她的礼物,虽然她知道,如果霍东齐知道孩子是他的,第一个涌上心头的绝不会是喜悦……

  华流苏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抚摸着仍然看不出来的平坦小腹,复又想起在这之前差点儿发生的一切,她微微打了个寒颤,将眼睛睁得更大些,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四周都是落地窗的大房间,外头阳光灿烂,彷佛还听得到虫鸣鸟叫,前头开了一小片窗,微微的风从窗外吹进来,拂动了那片米色绣花窗帘。

  这里是哪里?

  她弹坐起来,不明所以,却因这个动作而有些微头晕,她下了床,光洁的脚丫子踩上舒服的木质地板,缓缓地往房间里唯一的那扇门走去,用手轻轻的旋转门把,房门才开了一条缝,她就听到有人的谈话声——

  “告诉我慕悠晚在哪里?”原火打夜焰的手机打不通,直接杀到纽约近郊的霍府来。“她甚至辞了工作,离开了纽约!”

  霍东齐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见到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这个,他皱起眉,回想起前两天慕悠晚打了数通电话给他,他却没有理会,又想起麦克昨夜见到他时那略微不安的眼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