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九


  老医生把麻醉药灌进针筒,手轻轻一压,针头喷出了一点液体,像水一样,却十分刺鼻。

  那一针下去,她就当真不必活了……她想。

  泪水不住地流,她恨不得自己此刻就死去,蓦地,腰椎上一阵强烈的刺痛传了过来……

  门外,传来汽车的紧急煞车声,这声异响让两名大汉彼此看了一眼,正要冲去门外察看时,诊所的门“砰”一声被撞开——

  霍东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所看到的……

  他的心一震,身子也一震,几乎在短短几秒之间,体内的怒火已如骤发的火山,喷得满坑满谷……

  “搞什么?他是谁?”老医生在吼叫,抽起下了半剂的麻醉针。

  针头才一抽,他整个人便被拎起,再狠狠给甩落到地上,痛得他鬼吼鬼叫。

  两名大汉上前要拼斗,却未料此人一身优雅斯文,一出手却狠戾非常,每一拳都快狠准,三两下便直扣他们的咽喉,让他们几乎要断气。

  “别……别杀我们!我们也是奉命办事!”

  “奉谁的命?”

  “是霍夫人!是她要我们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啊!”

  一人传出尖叫之后是另一人,他们纷纷在转眼之间被折断了一只手臂,痛得在地上打滚哀号——

  霍东齐这才缓缓地回头,走向满脸泪水看着他的华流苏。

  她好狼狈……

  他脱下身上的衣服罩住她赤裸的下半身,拿掉她嘴里的破布,卸去绑住她手脚的绳子,一把将她从手术台上抱了下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轻轻地看着她说。

  华流苏紧紧、紧紧地抱住他,终于“哇”一声大哭出来,几近是绝望的悲凄狂鸣。

  “我差一点就失去了我们的孩子!差一点……呜……”

  霍东齐的身子大大一震。

  是他听错了吗?

  还是她悲伤过度在胡言乱语?

  她刚刚说……他们的孩子?

  不,这根本不可能,他何时跟她……

  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

  华流苏是在市区的一间酒吧找到他的。

  这夜,他喝得烂醉,左拥右抱着各式各样的女人,来者不拒,英俊尊贵优雅的他,就算醉了也依然保有君子风范,举手投足依然是那般迷人而且尊重女人,只除了他的眼神,微微勾惹着几丝挑动人心的戏谑,平添上一抹风流。

  为了不让任何人包括霍东齐本人,在往后的日子里有认出她的一丝可能性,也为了不让自己的存在在这间酒吧里显得太过突兀,她在穿着打扮上做了与平日大相径庭的改变,戴上一顶浪漫大鬈发,化上浓而艳丽的妆容,一身露半胸、半背的性感火红小洋装,把她雪白好看的肤色衬得十分美丽,她不是很高,可身材秾纤合度;不是很瘦,但也不胖,圆圆的眼睛闪亮亮又水汪汪地,生动灵活,一笑,像是把春天都带来了。

  所以,就算她一身性感装扮,可看起来却像是只误闯黑森林的小白兔。

  很多男人的目光投向她,可她理也不理,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一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就是今夜突然来买醉的霍东齐。

  她从十六岁开始便一直注意着他,刚开始是因为工作,后来绝大部分变成是她想念着他,然后公器私用地将关注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变成她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正确的时间点连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或许是从第一次看见他的照片开始?或许是打从知道这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几乎牺牲了自己的所有开始?抑或是因为日复一日的研究这个男人,所以渐渐地中了他的毒,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之后,纯粹因为喜欢这个男人而开始?

  她真的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好喜欢好喜欢他,喜欢到没事就往纽约跑,把这个城市当成她的家——虽然这一点根本没人知道。

  除了落雪……

  他自然是知道的,虽然他从来都不过问,却会出其不意的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说要看看她有没有长高、长胖些。

  她甩甩头,顺便把一头波浪长发拨了拨,看着被一群女人围着的霍东齐,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朝他走了过去——

  她两手环胸,下巴微抬,眼神带笑的朝这些女人一个一个看过去,既没口出恶言,也没对她们大吼大叫,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各位,他是我老公,可以让让位子吗?”

  老公?

  所有女人都看向她,一副不太相信的模样,连本来在低头喝酒的霍东齐也抬起头来眯眼瞧着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