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七


  是的,因为她的工作缘故,她身上有太多秘密,非必要时,她都会当作不知情。

  原火要她宣示她的忠诚……是因为他觉得她并不是真心来投靠的吧。

  当年,落雪和夜焰一起从人间蒸发后,她便被老首领皇甫丹带进组织,当年她才十六岁,刚上高一。因为她是个孤儿,台面上的身分就是说要给原火多个妹妹,从那时起,她便一直在原火身边兜着转,很多人都说她喜欢原火,可原火当时有夏秋姐姐,她便成了人人眼中的可怜虫……

  九年过去,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喜欢的人从来就不是原火……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

  不过,经过这一次她亲身替夜焰挡子弹的事件之后,就算她之前隐藏得再好也没有用了,百口莫辩正是她此刻的写照。

  而纳月容的出现,却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慢悠悠地走到约定好的地点,两手插在上衣前侧的口袋里,口袋的两边是通的,她两只手都紧紧握着手机。

  这女人突然说要见她,她想是因为霍东齐。这阵子纳月容监视跟踪霍东齐几乎到了上瘾的地步,她恐怕也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纳月容出现了,一向的优雅。

  “你就是华流苏?”纳月容走近,微笑的打量着她。

  华流苏甜甜一笑。“是的,霍夫人,想必你的手下们已经不知给过你几张我的照片了吧?相信你今天不是第一次知道我的长相。”

  而且,她既然可以拿到她的电话,想必也已经让人查出她的身分,至少是台面上的身分——纳月容应该有这样的能力,她一点都不怀疑。

  纳月容挑挑眉,笑得温婉动人。“我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霍夫人今天找我来是要干什么呢?如果是要找霍先生,他中午前就跟我散了,你应该也知道,不是吗?”

  这么多年来,纳月容一直不定时的会找人跟踪霍东齐,这一点,她华流苏身为X组织的监控者又岂会不知情?是的,她都知道,这么多年来X组织及原火都找不到夜焰的踪迹,甚至有她在背后出的几分力呢。

  话都说到这分上了,纳月容实在很难再给这个女人好脸色。

  纳月容陡地冷哼。“是啊,我是知道。所以我今天当然是特地来找你的!”

  华流苏又是甜甜一笑。“说吧,不必浪费时间跟我套交情了。”

  “是吗?”纳月容突然大笑了几声。“那我就不客气了,来人——”

  华流苏警觉地眯起眼,看见几名大汉从她身后窜了出来。“你想干什么?”

  她从来没想过纳月容会对她做出任何举动,毕竟她虽然查不出她真正的身分,可至少应该知道她是X组织的人,如此轻率的动手,不像是她纳月容的作风,除非……她知道了些什么?

  “给我上!把她抓起来带走!”纳月容不理会她的警告,冷声下令。

  该死的!她真的要动手抓她?她究竟想干什么?

  那几名大汉接收到命令便朝她的方向逼近。

  华流苏想往后跑,一名大汉却以极快的速度跃到她身后堵住她的去路,看起来这几个人的身手很不一般。

  “你到底想干什么?”华流苏边说已边按下口袋内的手机特殊按键,让自己的声音可以传到另一头。“纳月容,你抓我的目的是什么?你以为这样霍东齐会放过你?快叫你的手下们退回去!”

  纳月容哈哈大笑起来。“就算他不放过我又怎么样?到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是他先对不起我,难道还能把我杀了?就算想杀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他同归于尽!”

  “你疯了!纳月容!”华流苏眼皮不安的跳动着。

  此时,其中两名大汉已一左一右的朝她逼近,伸手便要抓住她,她一个侧身闪过,对方一愕,似乎没意料到她竟有点身手,另一头的男人跟着一拳朝她袭来,她也跟着出手一挡,可惜她另一只手臂受了伤使不得力,只能在对方朝她袭来第二拳时压低下盘躲过的瞬间,朝对方踢去一脚——

  “该死的女人!”纳月容低咒一声。“快抓住她,医生还在等着呢!给我抓活的、清醒的,我要这个女人亲眼看见她的孩子是怎么被她害死的,听见没有?”

  华流苏闻言一窒,不敢相信的瞪着纳月容。

  她……竟是要杀了她肚中的孩子?她是怎么知道的?该死!

  就在这一愣的瞬间,她的腹部被狠狠地踢了一脚——

  她痛得眼冒金星,整个人捂住了肚子,缓缓地坐了下去……

  这是一场在纽约举办的大型个人演唱会,主角洛桑正在偌大的舞台上自弹自唱,他深情的眼眸、温柔的嗓音、动人的凝视、潇洒不羁的模样,都令在场的歌迷们沉醉万分。

  前阵子的八卦新闻周刊还爆料洛桑爱上一个在五星级餐厅当领班的美女,日日到医院里当痴心郎,亲自照顾生病的美人,虽然周刊一张照片都没拍到,但一篇篇文章写得煞有介事,也让歌迷们有点心碎。

  可是,人们总是健忘的,尤其是痴心的粉丝们,当洛桑温柔的对她们微笑,甚至送了一个飞吻丢给大家时,大家就开始痴狂的尖叫,听着他唱着一首首情歌时,她们也会跟着感同身受的流泪。

  她们爱他!爱死他洛桑了!

  洛桑其实也很爱她们,因为她们爱他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此刻,他可以感觉到腰间手机的震动,他不能接,可是这通电话却非接不可,因为这是他的私人专用手机,听那震动的频率,他已经知道对方是何人——那个几百年来从不会打这个号码的女人,那个就算有事也只会Line他或是拨一般手机号码的女人。

  该死的!她发生什么事了吗?

  洛桑独唱的这首歌才到中场,他便突然走下台,一旁的经纪人曹子范大惊,赶忙趋前询问——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天啊,不要这时跟他说他要拉肚子什么的,这也太荒唐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