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五


  她摇头,不想说。

  “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他的嗓音更柔了。

  她还是摇头。

  “霍东齐……我想,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既然你没把我当恩人,也没打算玩什么“知恩图报”的游戏,就不必再对我好、关心我,甚至来看我什么的……我不喜欢这样。”她一鼓作气地把心里的话说完,却没胆子抬头看他的表情。

  闻言,霍东齐一愕,说不清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有点气、有点恼、有点郁闷,或者还有一股莫名的怅然,总之不管是什么,都没一个是好的。

  他皱眉,却不语。明知道她在说谎,却不能再对她说什么。

  “你在车上等我,我去买东西。”他把她带回车内,转身走开,对她说的那句话沉默以对。

  隔着车窗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华流苏心痛得乱七八糟,也开始哭得乱七八糟。

  怎么办?心怎么会这么痛呢,会不会就这样一辈子不会好?

  ***

  夜已深沉。

  纽约郊区的霍家大宅里,纳月容手持着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十分优雅的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园子里刚移栽种下的新品种玫瑰。

  一名年纪超过半百的男性长者则神情严肃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神略微沉重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是美国白宫幕僚纳伟恩。

  “一切都乱透了!他一个女人接一个女人的,究竟把我放在什么见鬼的位置上?现在还干脆不回家了!”纳月容大大的喝了一口酒,指甲因恼怒而深陷进肉里,因极度的压抑才没让自己失控的吼叫。

  “女儿,你们本来就不是因为相爱而结婚——”

  “可是我一开始便期待总有一天他也可能会爱上我的!可现在呢?我大半的青春都耗在他身上,他却从来没碰过我!连我去碰他,他都躲得远远地,像是我身上有染病似的!之前他心里只装着慕悠晚,那就罢了,现在却冒出一个叫华流苏的狐狸精,他几乎天天去医院陪她,昨晚干脆睡在那里了,你说我怎么气得过?受得了?”

  “她救了他一命,他照顾人家也是应该的。”

  “照顾?”纳月容冷笑,走到柜子边拉开抽屉丢了一迭照片给父亲看。“他们互相拥抱!他亲自开车载她出门去海边的路边摊,拉着她的手排队跟一堆人挤在一起,只为了买一个她爱吃的东西!爸,他是个日理万机的人物,平日有多么爱干净、怕吵闹,现在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去那种地方做那种事!我真是搞不懂他究竟在做什么,他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不对劲!一切都不对劲了!打从原火那家伙出现之后,全都乱套了!”

  纳伟恩并不如女儿这般气急败坏的,他拿起照片一张一张慢慢看,似乎也为夜焰对这女人所做的异常举动感到微微诧异,毕竟当年夜焰可是为了慕悠晚才选择离开X帝国的,再加上夜焰内敛沉稳的个性……

  “如果夜焰真的转而喜欢这个女人,倒也不是件坏事。”纳伟恩做了这个让纳月容很挑眉瞪眼的结论。

  “爸!你怎么——”

  “女儿,别忘了你的任务,你以为当你完成任务的那一天,他还能原谅你吗?你和他本来就不可能。”纳伟恩淡淡地继续道:“还有,你这样老派人跟踪他,绝不是明智之举,不要以为他什么都不会发现,若他是如此平庸之辈,老首领也不会想把X交给他了。”

  纳月容轻哼了一声,没再回嘴。

  她当然知道夜焰不是一般人,可是她纳月容也不是一般人,他却常常小看她,小看她就要付出小看她的代价,可不是?

  “高层最近已察觉宫之南的行踪。”纳伟恩突然说。

  纳月容意外的抬头望向自己的父亲。“真的?”

  宫之南已经消失得够久了,不只X组织,黑白两道的人马都在注意,只是当年发生了那件事,他唯一的独生女又跟着消失不见,让他几乎痛彻心腑,当时的他无法掌握女儿是生是死的讯息,更加不敢轻举妄动,遂而隐世退出了军火业,宫家的军火事业转给了他当时的得力副手之一——鬼子,这几年鬼子的事业并没有扩大,但依然低调的游走在国际之间。

  有人说,宫之南被鬼子偷偷干掉了。

  也有人说,宫之南病入膏肓,疯了或死了。

  总之有太多流言传来传去,没想到却在今日听见了他的消息。

  “嗯。长期监控鬼子的人发现了一个很像宫之南的人,近来跟他见了面,像是在密谋何事,电子通讯系统端花了好一段时间才破解他们之前的通话内容,可是讲的都是暗语,但已经确定那人就是宫之南。”

  纳月容皱起眉。“此事还有谁知道?”

  “这是政府高层的最高机密。”

  “连落雪都不知情?”

  纳伟恩若有所指地道:“除非他看到什么蛛丝马迹而查到国安局那里……现在他的焦点应该全在意大利黑手党V组织攻击夜焰的那件事上头,应该暂时不会注意到这里。”

  “那……我们不必提醒夜焰吗?”

  纳伟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对你的任务一点帮助都没有,反而会是阻碍。”

  “可是……”

  “他迟早都会知道的,在他知道之前,或许已经有什么事将会发生……我们等着就好。记住,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夜焰永远站在X帝国的最高点,除此之外的任何事都不是我们该关心的。”

  话虽如此,纳月容还是亲自来到医院里找华流苏。

  她带了一篮水果,身穿一袭秋香色的丝质背心洋装,优雅且面带微笑的走进医院大厅,说要见见VIP病房的华流苏。

  “您是……”

  “我是她朋友,霍夫人。”纳月容柔和的对柜台护士小姐微笑着。“你们跟她这么说就可以了,就说霍夫人来看看她。”

  “霍夫人?是那位常常来看华小姐的霍先生的夫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