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〇


  霍东齐眼一闭,光想就觉得胸口发闷、头发胀。

  当时乍听之下更觉得难受不已,觉得一刻也不能再独处,于是想也没想的就把车开到医院来了。

  这就是他一大早出现在医院看华流苏的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竟让他感到轻松自在与有种踏实感,或许是她每次见到他就慌乱不已的模样很好笑,也或许她是个在他沉重的生命中无关紧要的人,所以才如此。

  偏这个无关紧要的人却救了他一命。

  她救了他一命,也牵扯进他的生活里,成为他现在生活中的一部分,来看她,成了他每天都想做、必做的事,而他甚至一点都不觉得负累,反而是他一天中最轻松愉快的时光。

  这很令人纳闷,他不是没注意到这一点,可是又不想深究,就单纯的把它当成对救命恩人的一种报答与感激。

  可天知道,他从来就没感激过她!他甚至对她莫名其妙冲出来救他感到莫名的怒气与恼意……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她在他怀里一直流着血,脸色苍白的模样……

  她却对他笑着,好像可以为他而死,是幸福的——就算她一句话也没说,他也可以感受到她的笑容所代表的意义。

  是,他知道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还有,他为什么觉得自己在哪儿曾见过她?却一直想不起来,他确定他没有失忆过!

  想着,他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给落雪,落雪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那头音乐的吵杂声几乎让人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后来才依稀听见落雪捣住话筒的嗓音较为清楚的从那头传了过来——

  “V组织的状况我已经掌握到了,不管是电话窃听追踪及网络加密信件等,目前没有下一个行动目标。”

  霍东齐闻言轻应了一声,其实他打这通电话并不是要问V组织的消息。

  “我请你查的那个女人——”

  “华流苏?”

  “对。”

  “她是X组织的网络高手,今年二十五岁,父母不详,未婚,也没交男朋友,只有一个打小便订下的未婚夫——”

  “谁?”

  “你是问那个打小订下的未婚夫?”

  “对。”

  那头传来更大的吵杂声,然后他听到落雪哈哈大笑的声音——

  “你何时这么关心别人的事来着?她只不过是个对你而言无关紧要的女人,最多救了你一命,怎么样?你不会是想娶她吧?”

  “别开玩笑了,她肚子里已经有别人的小孩……我只是受原火所托,想查出孩子的父亲是谁罢了。”

  “你……说什么?”那头的落雪似乎愣住了。

  “就如你刚刚所听见的。”霍东齐皱眉。看来落雪并没有好好查清楚这个女人,否则这样的讯息怎么可能瞒得住他?医院的病历都有建档,以他的能耐,几乎已到了无孔不入的境界,怎么可能要查一个人会不查她的医疗档案?除非……是华流苏自己上去做过手脚?

  若是如此,她会不会其实已经知道,他会找落雪调查她?

  该死的……他似乎忽略了一些什么,关于她的感受之类的……

  “孩子多大了?”

  “两个多月。”

  那头好半天没有再说话。

  霍东齐轻叹了一口气。“你知道那孩子的父亲是谁吧?看在她是我救命恩人的分上,我想我得找出那个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幸福。”

  她很幸福。

  如果现在这一刻的他和她就是永远,那么,她相信自己将一直幸福下去。

  霍大哥没有接她的电话,她打了好几通,他一点响应都没有,他是否已经知道原火昨晚在她那儿过了一夜?是真的打算不理她了吗?

  她想跟他说话,好想。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霍大哥可以祝福她和原火,但她知道他不会,就算如此,她还是想跟他说说话……虽然她不确定他真的接起电话时,她能跟他说些什么。

  “怎么在发呆?”原火笑着扯扯她的脸。

  明明睡到很晚才起来,原火却拉着慕悠晚说要出门吃早餐,到巷子的店里东点西点点了一堆摆满了一整桌,火腿、炒蛋、热狗、德国香肠、猪排汉堡、牛肉卷饼、法式吐司、咖啡、奶茶、果汁、牛奶还有各式各样的色拉……

  “你当我是猪吗?吃得了这么多?”她瞋目叱喝着他。

  原火只是笑。“我怕你昨晚太累太辛苦,元气大伤,所以帮你补补。”

  话一出口,一记粉拳便迎面袭来,原火没躲没闪,被打也心甘情愿,甘之如饴,被打之后还倾身在她的唇上啄了一记又一记——

  “喂,这里是公共场所!”她又搥了他一拳,拼命闪躲着他的吻。

  幸好,这里是纽约,就算一对男女在大街上拥抱接吻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的城市,虽然慕悠晚被吻得脸红红的,可还不至于落荒而逃。

  原火边看着她的红脸边笑,手却没闲下来,拼命往她的小嘴里头塞食物,被塞得有点撑,慕悠晚忍不住也学他拿起刀叉拼命叉食物喂他。

  “啊,嘴巴张开,尝尝这个——”

  “啊,这道牛肉卷饼超对味,你吃吃看……很好吃吧?再多吃点,这样躲子弹时可以闪得快一点……”

  啧。原火笑着一口咬下去,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这打的是什么比方啊?不如说让我可以更卖力点来讨好你——啊!”

  “啪”地一声。她伸手用力拍了他没受伤的那只手一下——怪了,明明是打他没受伤的手,他还叫得乱大声一把的。

  看了她直想笑。“再贫嘴!我把全部的食物都塞进你嘴里!”

  原火笑咪咪。“只要是你亲自用嘴喂我,就算会撑死,我也心甘情愿吃下去,如何?要喂吗?”

  慕悠晚的脸更红了,自觉没有这个男人的脸皮厚,决定放弃跟他做口舌之争,端起咖啡喝着,自己安静地吃起早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