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六


  “不要对我抛媚眼,我对男人没兴趣!”原火见状,仰头又喝了一口酒,看也不看他一眼。“一个男人长得像你这样,不知道该叫可喜还是可悲?”

  “细算全世界对我疯狂的人数,当是可喜。”没生得这副花容月貌,他洛桑也许不会在这圈子里大红大紫呢。

  原火扫了他一眼。“你是明星?”

  洛桑好看的唇一勾,纠正他。“是国际巨星。敢情你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看杂志?”

  “我看电视、看报纸也看杂志,只是都不看娱乐版。不过,你既然是国际巨星,身边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就不怕有人绑架你,或是粉丝骚扰你?”原火说着又灌完一瓶酒,耳边传来规律的海浪声,让他有点想睡。

  想着,他躺了下去,闭上眼。风微微吹在他脸上,吹去了几分躁意。

  很舒服,也很爽。虽然不是对眼前突然出现的这男人毫无戒心,但说实话,在这男人身上他没察觉出任何一点杀气,如果有,相信这个男人也奈何不了他……

  “绑架我要威胁谁付钱啊?我可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而且说到粉丝,我的粉丝都是女人,就算有男人,也不见得打得过我。”

  原火轻哼了一声,也不知听没听见。

  今夜风大海浪也大,很适合喝醉的人来醒醒酒。

  洛桑看他躺下,也跟着躺在长堤上。

  “悠晚是个好女人,你若喜欢她,就要好好待她,不是图一时的欢快,而是一辈子的真心。”

  过了好一会儿,原火都没说话,洛桑以为他睡着了、醉昏了,末了才听见一道淡淡的嗓音传了过来——

  “说这些干什么?她不爱我。”

  闻言,洛桑莫测高深地笑了。“她不是不爱你,而是她爱你,也爱另外那个男人,她毕竟爱他爱很久了,要放掉并不容易,她跟他之间的情感,不一般,不是单纯的男欢女爱那样简单,而是相依为命、互相依靠的那种情感……你若可以想清楚,也就不会太介怀。”

  这男人倒是什么都知道似的……

  原火没有再说话,像是真醉了。

  洛桑伸手去摇他。“喂,要睡回家睡,你在这里睡,弄不好明天是在大海中醒过来。”

  原火还是动也不动。

  他又用脚去踢他。“喂,再不醒来,我就踢你下海去喂鲨鱼。”

  还是没反应。

  洛桑笑了,掏出手机拨电话,顺便瞄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晚上十一点三十五分。

  希望慕悠晚不会太早睡……

  电话很快被接起——

  “ROSE,那位在饭店里头强吻你的朋友喝醉了,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如果你今晚不接收他,我就把他丢到海里去喂鱼……”

  慕悠晚住的大楼小区,大半夜的突然有人上顶楼闹自杀,救护车及云梯车一下子全来了,小区大楼外头闹哄哄的,来了一堆围观看热闹的人。

  慕悠晚皱眉,有点担心刚刚打电话给她说要来的人会被堵在路上,才想着,门铃便响起——

  原火是被洛桑半扛半抱进来的,慕悠晚对这两个人会凑在一起喝酒这件事觉得很诡异。

  “在酒吧看见他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拼命喝酒,就这样喝挂了,我想是因为你,因为他刚刚一直在叫你的名字,所以我就决定把他送来给你,看你要不要他,省得他一个大男人在那里要死不活的,看得我很碍眼。”洛桑对她眨眼又耸肩,一副很受不了的样子。

  慕悠晚被他看得有点脸红。“不是你想的那样。”

  洛桑笑了,双手环胸的看着她。“你不爱他?”

  她瞪着他瞧,嘴巴动了动,却一个字也没说。

  “看来你爱他。”

  这个结论让她皱起眉。

  洛桑笑着摇摇头。“我先走了,明天还有粉丝见面会呢,你知道我很忙的,你一个人行吧?不行的话,我叫车把他送到海边扔下去——”

  慕悠晚笑了出来,伸手把他推出去,朝他挥挥手。“再见,谢谢你把他送过来而不是丢去喂鱼。”

  “看来是心疼了。”

  慕悠晚的反应是把门关上,把他关在门外。

  她的背抵在门板上,望着此刻长手长脚躺在她家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心莫名的跳得好快。

  她慢慢走过去,他满身的酒味让她皱起眉,看见他手臂上的伤口似乎又渗出血,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起身拿了医药箱过来替他清理伤口,再重新包扎一次,接着又端来一盆温水想替他擦擦脸和手。

  他的手很大很修长,有薄薄的茧,却依然好看又有力,她亲自感受过他那有力的双手和双腿,包括他有力的拥抱……

  她脸红了起来,改去擦拭他的脸。

  这可以说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看着这男人的脸,高挺伟秀的鼻梁、长得像扇子一样的睫毛、还有那可以吻得让人发颤、发晕的性感的唇……湿凉的毛巾在他的唇边停顿了好一会儿,这才往下擦拭上他的脖颈,她的手透过毛巾感应到他均匀的脉动,视线再往下,她看见滑出他胸口的一条X字形的银炼。

  她把银炼轻轻勾起在指间把玩着,他温热的体温彷佛也微微透了过来,心一动,她赶紧把链子放回他胸前,一个不经意抬眸,却发现这个男人不知何时已醒来,一双黑不见底的眼眸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醒了?”她缩回手,面对他那双彷佛能把人给看穿的黑眸,她略显慌乱的低下头,重新把毛巾放进盆子里弄湿再拧干。“你喝醉了,是洛桑把你带来我这儿的,我看你好像不太舒服,所以就帮你擦擦脸……”

  慕悠晚有点多余的替自己此刻的行为解释着。

  这真的有点儿可笑,因为她好像害怕自己对他的好被他发现,因此拿来质问她什么,而她将无法回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