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五


  她颤抖着无法言语。

  “当你选择原火的那一刻,我会离你远去,你没有再回头的机会,因为,我将不会再要你,连当妹妹……我都不要了。”

  他在她耳畔的低语,震慑了她的心。

  慕悠晚隐隐发着抖,竟觉湿透的身子尽是冷意,连他温热的唇都让她觉得冰冷……

  两个痴痴相望的人都没发现,有一道高大的身影手上提着一袋刚买回来的热食,才冲进长廊下,见状,又再次猛地转身,大步走进大雨之中——

  慕悠晚的眼里只有夜焰!

  这个事实生生地在他的眼前上演,让他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原火坐在街头的一间露天酒吧里,把烈酒当啤酒灌,一杯又一杯的下肚,感觉到胃部热辣辣的烧灼感和酒精冲脑的微醺,四处的霓虹灯在闪烁,花了他的眼,频频靠过来的各色人种美女,在他眼底全成了一个样,都是慕悠晚。

  他瞪视着她们,明知道她们不是她,他还没醉到把所有女人都当成是她,可是晃在眼底的都是她的那张脸呵,他看不见其他人的。

  他继续喝着、灌着,想把自己彻底灌醉,完全无视于将自己置于极危险的境地——

  小孟在远处看着,和另一名X成员默默守在一旁。

  他们是偷偷跟着原火来的,因为原老大出门一向不喜欢带小弟,说带着他们反而碍手碍脚,搞不好还变成他老大的累赘,但自从发生上次的遇袭事件之后,他们完全不能放心让老大一个人在外头趴趴走,所以只能偷偷跟着、远远跟着,反正不被老大发现就行。

  “BOSS已经连喝了两个小时,还不挂?”小X成员在一旁看了叹为观止,手上抓着一瓶可乐空瓶干等。

  小孟瞪他一眼。“BOSS千杯不醉啊。”

  “那我们直接过去打昏他怎么样?”总比这样干等下去到天亮好。

  小孟一拳敲上小X成员的脑袋。“不想活啦?打BOSS?他等一下醉眼昏花的把你当敌人打爆,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小X呱呱叫。“很痛耶。”

  “知道痛就少出馊主意,乖乖守着!谁知道那帮人会不会又突然冒出来!”小孟想到那日BOSS的生死一线,心里就闷得慌。“真是呕!堂堂X首领竟然被人暗算,旁边还没人可使唤……”

  都是他的错,他当初就该不顾一切当跟屁虫跟到底的!如果他在BOSS身边紧紧黏着,最不济也可以替BOSS挡挡子弹……而不是被华流苏那丫头抢了锋头……听说那丫头是替BOSS挡了子弹的,虽然他不知道她何时变得那么好心,因为她看BOSS的眼光总是很怪……也难怪大家都以为她暗恋BOSS。

  或许,她真的喜欢BOSS吧!不然BOSS怎么会说她是帮他挡子弹才受的伤?只是,如果她是帮BOSS挡子弹才受伤,那当时为何是夜焰抱着她神色紧绷的冲出重围?而且夜焰也来医院看过流苏好几回……总觉得一切都有点怪……却说不上哪儿怪。

  BOSS叫他少说话多做事,意思就是要他闭上嘴不要多问的意思,唉,害他这几天几夜都睡不好,总是在胡思乱想。

  “小孟大……”旁边有人在推他。

  “干么?”小孟还没回神,脑子还在乱动乱想。

  “BOSS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小孟望向刚刚他家BOSS坐的位子,当真没看见他的人影!

  “该死的!”他想也没想的冲进酒吧,只差没把酒吧给翻了过来,最后一把抓住酒保的领子,用他破破的英文问道:“人呢?刚刚坐在这里的高大黑发的东方男人,很帅还留点小胡子的那位!人呢?跑哪儿去了?”

  酒保吓得手举高高的。“我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他付完钱就走了……我真的不知道……”

  小孟瞪向小X成员。“你怎么看人的啊?竟看到不见?”

  小X成员被瞪得头低低。“我刚刚就小眯了一下啊……你不也是跟着看人的……”

  小孟啪一声朝他的头打下去。“还敢顶嘴!”

  放开酒保,小孟气急败坏的冲到街上,左看右看依然没见到BOSS的影子,当真是该死……

  他家BOSS就这么不爱让他跟吗?偷偷跟也不行,喝成那样竟然也能把他们给甩了……

  夜里,微微的风迎面吹来,海边长堤旁的路灯把人的身影拖得很长。脱离刚刚热闹的酒吧及闪烁的霓虹灯之后,独自一人走到这靠海的长堤边,却有人偏要打扰他的宁静。

  原火眯眼瞪视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挡在他面前,还笑得很美丽的男人。

  眼熟得紧呵,在哪儿见过呢?

  在有点醺醉的神智之中,他努力回想着有关眼前这位长发飘逸又高大美丽的男人的一丁点讯息,其实不难,因为他遇见过长发的男人并不多,像他这样美丽的男人更是少之又少。

  他记得,悠晚叫这男人洛桑。

  “干么?”原火没好气的瞪他。大半夜的,还能这般巧遇,跟见到鬼的机率差不了多少,没鬼才怪!

  洛桑对他笑笑,把手上的提袋递到他面前——

  是一大袋冰凉的啤酒,因为靠他靠得近,还可以感到一股冰凉感透了出来。

  原火眯眼。“啧,你我不算相识,却要找我喝酒?”

  洛桑一笑。“我是看你刚刚在酒吧里似乎没喝尽兴,就买了一袋过来给你,刚好我今夜也想喝点,要不要我陪随你意,你要不要喝也随你意。”

  “你刚刚也在酒吧?”

  “嗯,比你早在那儿。”洛桑一笑,爬到长堤上径自坐下来,开了一瓶啤酒便仰头灌下。

  原火也跟着跳上长堤,接过洛桑递来的酒,一样仰头便灌,一瓶喝完又开一瓶,冰凉冷冽的啤酒穿透过身体,和前两个小时烈酒的口感很是不同,却别有一番滋味。

  “为什么喝闷酒?因为女人?”洛桑好笑的问了一句,眉眼微勾,在月光下的那双眼竟有点魅人。

  真是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