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三


  “我们……以前见过吗?”霍东齐突然问。“或许,在我离开X之前,你甚至还只是个小孩子的时候?”

  现在想来,除了猜到她是落雪在X组织的替代者这一点之外,他对她当真是一无所知。

  正喝着水的华流苏闻言,被水给呛着了,她咳着,牵动了背部的伤口,痛得她泪眼汪汪。

  霍东齐接过水杯,用手轻轻地拍着她没受伤部位的背。“还好吗?”

  她未语,他见她伸手去揉眼睛,抽了几张面纸给她擦泪。

  “知道痛了吧?这就是你莫名其妙冲出来救一个陌生人的代价,以后不可以再做这样莽撞的事,知道吗?”

  他在训她?在她疼得想抓狂的时候?

  唉。原来当他的救命恩人也很命苦,不会比当他的妻子和爱人好多少……或许,这个男人天生下来就是个虐心的,专虐女人的心。

  “懂了。”她乖乖地应着。卖乖她最会了,反正只要他不要再追问她跟他是否见过面这事,她什么都可以答应他。

  “所以,你现在可以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了?”

  咦?华流苏觑了他一眼。“什么问题?”

  她刚刚忙着咳、忙着痛……她眨眨眼再眨眨眼,突然又咳了起来。

  霍东齐突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不能再闪躲他的眼神。“别再咳了,你伤口会更痛……我不问就是了。”

  不问了?终于……

  她抬眼感激的看了他一下。就算这男人精得像鬼一样,知道她是装的,可是她也不能摆明承认吧?她意思意思地又轻咳几声。

  霍东齐的眼眸带着一丝让人察觉不出的笑意,长指松了她的下巴,重新在她床边坐下来。

  “你的名字叫流苏?”他问。

  “对,华流苏。”她又朝他甜甜一笑。

  她笑起来很甜很美,还有淡淡的羞涩——虽然她已经掩饰得很好很自然,可是他还是看得出来。

  他别开眼,淡淡地说:“关于V组织的事,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你好好休息,不需再费心。”

  看来,他应该已经知道了个大概……落雪想必是接手了。

  这样很好,原火就不会再问她任何事了……她可乐得轻松。

  “嗯,好,知道了。”她柔柔地应着。

  真的好乖。霍东齐有点想笑,可是脸还是板得很正。

  “喜欢百合吗?”他突然问。

  “嗯,喜欢。”

  “还喜欢什么花?”

  “都喜欢。”只要是他买的。

  霍东齐挑挑眉,瞧她一眼。“你本来就这么没主见吗?”

  她无辜的眨眨眼,丝毫不介意的笑着。“对啊,我最讨厌动脑子了。”

  最讨厌动脑子的女人,却是X帝国中最深藏不露的计算机网络高手?

  还真是耐人寻味呵。

  霍东齐点点头。“知道了,你休息吧。”

  “好。”她又乖乖的应着,慢慢的皱眉躺下,却见一旁的男人完全没动静。“那你……不走?”

  “等你睡着我就走。”

  不会吧?她跟他又不是那种浓情密意的关系,有必要来这套吗?

  她对他笑得更甜更甜了,保证的那种甜。“霍先生,你真的可以先走没关系——”

  这声霍先生,倒是让他的唇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你不想睡是吗?如果你不想睡,可以陪我聊天。”

  蛤?

  “我超想睡的!”她赶紧说。

  “那就快睡吧。”霍东齐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拿起一旁的杂志便安静的在她身边翻看了起来。

  病房内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她听见的只有自己越来越大的心跳声。

  很吵,她捂着自己怦怦怦的心,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真的睡着。

  睡着的时候,她是皱着眉头的,额头冒着细汗,再一次证明她的伤口还在疼。

  霍东齐放下手中根本是在乱翻一通的杂志,拿出帕子替她轻轻擦汗,想起她那总是笑得弯弯的眼、甜美的笑脸,再对照此刻她沉睡后不自觉的皱眉和疼痛的表情……忍不住伸手将她的眉头抚平。

  “傻丫头。”他轻道。

  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的容颜,心中有一块地方竟变得莫名的柔软和轻快。

  想笑,发自内心深处的……那种快意,竟是许多年也没有出现过。

  ***

  慕悠晚提着一篮水果来到医院,守门的小孟立刻放行了,这里的阵仗虽然没有前阵子她住院时那么大,但这里的超级VIP病房设立在单独一栋楼,位在医院院区之内的角落,鲜少有人出入,一样管制严谨,只是低调许多,上次毕竟是托国际巨星洛桑的福,才会弄成像戒严一样。

  此刻,她就站在华流苏的病房前,门没关好,她轻易的便看见她的霍大哥站在病床前,他脸上挂的笑,是温柔而轻松的,或者,还带着一丝丝的怜惜。

  她不确定,心却不由自主地揪了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