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几分钟前,她还为这男人哭得伤心。

  几分钟后,她却为这男人动情动心,欲展笑颜。

  她,是真的爱上他了吧?

  就算之前自己还有几分的不确定,经过这一夜,她却再也否认不了自己向他倾靠的心。

  可以吗?放胆去爱这个男人?

  “流苏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她?”

  “她是我的人,我的意思是她是X帝国的人,也就是我原火的人,我有很多地方倚重她,这次要不是她发现有个消失已久的组织要射杀猎捕我,而在第一时间叫小孟把人赶调到乡村酒馆,我和夜焰可能就没命了……”

  说着,他看了她一眼,她闻言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夜焰,就是她的霍大哥,她知道的,所以听见这样的讯息让她有点错愕又惊慌。

  “霍大哥受伤了吗?”她情急之际紧紧抓住他的手臂,浑然忘了他的手臂正在流血。

  他吃痛却没叫出声,带笑的眼眸倏地沉了下去。“没有。流苏扑上去救了他一命,也替他吃了一颗子弹,胎儿差点不保。”

  慕悠晚愣愣地看着他,霍东齐没受伤让她松了一口气,可当她听见有个女人扑上去替她的霍大哥挡子弹时,她的心情却是沉重又郁闷的。

  这样的心情很难解释,一方面开心霍大哥平安,另一方面却为自己竟然完全没有为霍大哥做到任何事,甚至连他差点儿送命都不知情,一心一意只惦记着原火的这种状况感到自我厌恶及深浓的愧疚。

  她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心沉甸甸地像被石头压着,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慕悠晚……”

  她闻声看向原火,同时,也看见他被她抓得发紧而又汩汩渗出血的手臂,吓得惊呼出声,忙不迭地松了手——

  “对不起……”她瞪着那鲜红色的血水,喃喃出声。

  原火一声不吭,只是静默又深沉的望住她。

  那眼神,让她既心虚又难过,她改而拉住他的另一只手——

  “我们去急诊室处理一下你的伤口。”她率先走,拉着他不得不跟她一起往前走,偏她根本不知道路,走到左边没有找到又走到右边找,根本是拉着一个大男人在团团转,偏原火也不跟她说,就这样跟着她走。

  她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

  她的手掌雪白而冰冷,他的大掌黝黑而温暖,看着交握在一起的彼此的手,原火真的舍不得放开。

  可,他真的可以不放开吗?

  他思索着,除了讲一些浑话来掩饰自己对这个女人的在意之外,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了什么,这样的感觉很无力,如果靠拳头就可以解决这事,他就算遍体鳞伤也甘愿。

  慕悠晚终于在五分钟之后找到了医院的急诊室,坐在诊疗室的医生面前,医生一边替原火处理伤口一边念:“三更半夜的,跟女朋友打架吗?好好的伤口弄成这样……”

  原火挑眉,没吭声,她却偷偷紧紧握着她的小拳头,像是她比他痛似的。

  裹好绷带又拿完药之后,他再次伸手拉住她的手,还故意用有伤口的那只手臂去拉以防她把他甩掉。

  医院外头的街道上依然是一片黑幕,风凉凉地吹过来,两人就这样站着好一会儿没说话,她没甩掉他的手,只是望着前方。

  “怎么不说话?”原火问。

  “因为你拉着我的手,而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闻言,他握得更牢了,轻哼一声。“就说你很想我、很爱我,这些我爱听的就行了。”

  “为什么我要说你爱听的?”

  “因为我是病人。”他把受伤的手臂举了举。“而且你对我造成二度伤害,总该做点什么补偿。”

  慕悠晚笑笑。“手都给你牵了,还不叫补偿吗?”

  他睨着她。“一辈子吗?如果给我牵一辈子,就算补偿了。”

  她仰起脸,眯眼笑得一脸妩媚。“一辈子只要牵手就好了?”

  闻言,他也学她眯起双眼,把一张俊颜给凑近。“听起来你还想多做一点什么来补偿我?”

  她伸出另一只手拍在他脸上想推开他的脸,没想到他却噘起唇,硬是在她的掌心中吻了一记,又轻又柔的,像羽毛搔痒着她的手,也搔乱了她的心。

  她瞪着他,胸口起伏不定,他也看着她,黑眸深邃而迷人。

  月光温柔地拂着夜,也拂顺了她的心,让她竟只能这样任他看着,没有逃开或拒绝。

  “我要回去了。”半晌,她幽幽地道。

  再这样望下去,天都要亮了。

  “不跟我去看一下流苏?她可是你霍大哥的救命恩人。”原火故意道,知道自己只是在找借口想多留她一点时间。

  慕悠晚点点头。“要的,可是不是现在,我找个可以请假的时间再过来。”

  “什么时候?”

  “不知道。”

  “那我不是要天天在这里守着?”他卖乖装可怜。

  她却不上当,笑道:“这样可以顺便照顾一下你的未婚妻和你未来的儿子啊,有何不好?”

  啧!他伸手捏她鼻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