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〇


  他的手劲很强,扯得她发疼,但她却没叫出声,冷着美眸道:“放开我,你弄痛我了!”

  “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开你!”他死命瞪着她,想要更确定什么,所以他不能放不想放。

  她硬是在他手下挣扎,把他手臂的伤口弄裂开了,白色纱布再次渗出血,但他还是紧紧扯住她不放——

  他怕现在放了手,这女人就真的从此不再看他一眼了。

  明明,她的眼泪是为他流的吧?

  他非逼她承认不可!

  慕悠晚瞪着他,也瞪着他手臂上渗出血的白色纱布,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次落下。

  他真的疯了!她不想理他,可他疯了似的抓紧她,像是打算就这样流血到死都不放手。

  “回答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我没有!”

  “你有!你明明有!我亲眼看见你在为我哭!”

  “不是那样的!”她心虚的否认。

  只是心里觉得痛,觉得难受,觉得被背叛……这样而已。

  那是爱吗?是吗?

  或许只是因为习惯这男人说爱她的那股狠劲,意外的听见他有了其他女人,甚至还可能有个女儿或儿子,顿觉一切都是场谎言而很自然的生气罢了!她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似的,竟会以为这男人真有多爱她……其实只是自己的错觉!

  他气闷的瞪着她,久久方道:“你这个缩头乌龟!”

  是,她是个缩头乌龟!那他呢?就是天下第一大骗子!

  她气得要把手抽回来,他却恼地一把拉近她,她一个站立不稳扑跌进他怀里——

  “你干什么?”他的胸膛又热又硬,贴在这个胸怀里,她真的觉得很想念。

  原来,她想念的一直是他的胸膛与拥抱吗?

  “我是要干点什么。”话落,他将一张俊脸凑近她的脸。

  她吓了一跳想逃,他却伸手一把捧住她的脸,不再让她移动。

  她的双眸,望进他幽黑的眼底,那黑色的瞳眸里此刻只映着一个女人,那就是她慕悠晚。

  他再次将脸贴上她的,带着胡渣的脸轻摩着她白皙水嫩的细致,轻轻的、柔柔的,像是刻意刺痛她,却又不想弄伤她的那般矛盾。

  然后,他的唇贴上她的,一样,轻轻柔柔的,倒像是猫咪要讨好主人似的。

  她想推开他,又怕挣扎会让他手臂上的血渗得更多,她不敢再乱动,只能任由他的唇厮磨上她的唇……

  唇轻轻贴着唇,却不探进,鼻尖逸满了他充满男性的气味与呼息,惹得她隐隐颤栗……

  她的气息顿时变得急促而慌乱,因他这压抑住却又极具勾引的碰触感到昏眩而迷惑……

  贴着他胸膛的双手扯住了他的上衣,轻吐出的气息中,还带着令她困窘的细微娇喘。

  这声息,多令人心动呵。

  此刻她粉粉的小脸带着一股羞恼,更多的是属于一个女人动情的娇态与情难自禁……

  黑眸一沉,他蓦地狠狠地吻住了她,舌尖终是像等待已久要猎取食物的野兽,猛烈地窜进她的小嘴,霸气的翻绞着……

  “唔……”她轻喘娇吟,下意识地要退开,因为这个吻太过霸道及粗蛮,让她有些害怕。

  他却不让她有半点逃离的机会。

  一只大手紧扣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则不安分的从她的衣服下摆探了进去。

  ……

  这是在纽约街头呵,就算是在墙角这个最不起眼的角落,这男人也还是太过胆大包天!

  “你放开……”她有些慌乱的咬了他下唇一口——

  他吃痛的略微松口,却依然环抱住她——

  慕悠晚在他怀里娇喘,不安的承受着此刻他激情的诱惑和深情的注目。

  一个男人的眼神怎么可以如此火热而深沉呢?像是在无边的大海中燃烧着火焰般,有着噬人又眩目的力量。

  “你很过分!”她控诉的瞪着他。

  “我是。”原火邪邪勾起一抹笑。“对你我总是克制不住,事实上我想做的绝对不只是这样而已……你知道的,一个月没见了,你难道不想我?我想你是想我的,可能比我以为的还要想。”

  “你臭美!”

  “那你说,你为什么偷偷躲起来哭?为什么听到我有未婚妻及小孩就这么伤心难过,连来看我一眼、问我一声的勇气都没有?如果你不爱我……那你刚刚听到的一切根本就不算什么,不是吗?”

  慕悠晚美丽的眼睛凝望着他的双眼。“我只是不喜欢被欺骗。”

  原火的长指轻抚上她细嫩的脸。“我没有骗你什么。流苏不是我的未婚妻,可她有了孩子,我只是暂代孩子的爸而已,免得那些护士碎嘴……信不信由你,不,你非信不可。你信吗?”

  她信。

  慕悠晚发现要相信这个男人的真诚好像有点太容易,尤其在他这样目光灼灼地望住她时,她甚至觉得自己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

  她知道自己长得美丽,她也知道很多男人都喜欢她,可是,她从来没在任何人身上感受到这样的专注及认真,好像她是他的唯一——这当然是很可笑的想法,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可是在被他这样注视着的当下,她真的是这样觉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