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四


  当然不能!可是不打他,她更不能发泄她的怒气与羞窘!

  他怎么可以这样绑架她,还脱光她的衣服?她如果一直没有醒来,他是否在吻了她之后还会要了她?

  想及此,她就恨他个透顶!恼他个彻底!

  她全身都被他看光了……

  如果霍大哥知道了会怎么想?她的脑子瞬间混乱成一团!

  她是疯了才这样吧?现在应该是想着要怎么逃离这里才对,霍大哥又不爱她,他说了只把她当妹妹的,她就算和别的男人上了床,霍大哥也不会有任何感觉的,不是吗?

  他根本就不曾想要过她……

  可笑的人是她自己,在这种时候想的竟然还是霍东齐的感受!

  想着想着,她鼻头一红,眼眶浮上泪雾,觉得自己委屈又可怜可笑、可鄙可憎,她拼命咬住唇,硬是不让泪给掉下。

  瞧见她这模样,原火的心竟莫名揪着,瞬间,他松了她的手——

  “打吧。想打几下就打几下,就打到你心里快活了,嗯?”他柔声说着,像在哄小孩般地宠着。

  慕悠晚瞪住他,半点不客气,手一扬,便狠狠地挥了他一巴掌,然后又一掌,再一掌……

  她的手打得很疼,也看到原火的那半边脸,隐约的透着红……

  她打得气喘吁吁,原火却动也不动,吭都没吭一声,只是用他那双彷佛带着情意的眸子看着她。

  真是疯了……

  他是被虐狂吗?被她这样打,他望着她的眼神还能饱含情意?是她眼花?还是他有病?

  “痛吗?”原火突然抓过她的手,看见她雪白的柔荑微微地红着,便将它搁在嘴边吹了吹。

  那模样,很可恶……温柔得让人觉得很可恶。

  慕悠晚气闷的瞪着他,感觉到胸中的火因他温柔的吹拂而越来越小。

  是个卑鄙的家伙!她想。以为这样服软,就可以让她原谅他的所做所为吗?这近乎无耻的举动,她岂会原谅?

  她从他掌心中将自己的手抽回——

  原火没有为难她,只是黑眸直勾勾地瞅着她。“还要打吗?”

  她不语,内心挣扎不已。他明明该打,可她的手却突然抬不起来,还隐隐约约颤抖着。

  他靠近些,送上自己的左脸。“打这边吧,这样两边可以平均一点。”

  他一靠近,她便往后退,双手紧紧抓住被子的一角,气闷又羞窘的别开脸。“你走开!”

  “不打了?”他笑。

  “你滚!”

  原火没滚,反而伸手挑起她别开的小脸,很正经八百的看着她。“我只说让你打我消气,可没说要放你走。”

  什么?慕悠晚愣愣地看着他。这男人也未免太让人难以捉摸了吧?

  “你是我的生日礼物,既然是生日礼物,当然是要陪我过生日,今晚,你就留下来吧。”

  “我不要!”

  “如果你敢一丝不挂的从这里走出去的话,请便。”

  “你——”

  “不行吧?那就陪我。”说着,他一个侧身在她身边躺下,手臂紧紧地挨着她雪白的臂膀。

  她惊地弹开,抓着被子想躲到床的角落里去,他转身,长臂一伸便将她整个人搂入怀中——

  “乖乖地别再动了。”他说。

  此刻,两个人的身子密密的贴近,她可以感应到他刚硬的身躯上那勃发的热气,滚烫的贴触着她柔软脆弱的身子,也感应到他急促的呼息在她的发间掠过,她的身子产生一股异样的躁热,整个身子不自主地紧绷起来。

  她何时这样亲密的靠在一个男人怀里过?何况还躺在同一张床上,被迫窝在一个男人怀里?她甚至是全身赤裸裸的……

  想到此,她的耳根子更热了。

  抵在他胸前的双手刚好在他心脏跳动的位置,那急遽的心跳声,也让她有点发慌。

  “你放开我!”她的心,跳得乱七八糟。

  “你还没对我说生日快乐。”

  她咬唇不语,听得他的心跳声越来越快。

  还有她的……

  “知道吗?你很小气。”连一句生日快乐都不愿对他说。

  虽然她被绑来是他的错,但他是寿星,寿星最大不是吗?而且他很想听她对他说这句话,莫名地就是很想听很想听。

  其实,他对小孟的做法感到不以为然及火大,可是,他不能否认内心最深处,他是开心得不得了,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可以有她陪,他突然觉得他的生日终于不再那么孤单。

  儿时便失去母亲的他,父亲常忘了他的生日,只有夏秋会记得,从小到大,她都会陪着他过生日,可他总是不以为意……与其说他开心,不如说是因为替他过生日可以让夏秋感到开心,所以他便由她去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