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一


  可,父亲竟送他这样一个见面礼呵,是在报复他这个不孝子的抛家弃父吗?该死的……

  这当然同时也代表着一件事——皇甫丹已知道慕悠晚的真实身分。

  因为那个人原本要伤害的对象是她,慕悠晚。

  他不能不见他。

  ***

  一个位于转角的小型咖啡馆,在纽约这个处处摩登大楼的城市里显得十分不起眼。

  皇甫丹和儿子约在这个隐密的地方见面,这是他数十年来的习惯,去的地方一定可以从上而下的防守,不能是死巷,安全要求百密而无一疏。

  若不是如此,他可能没法子活那么久,毕竟在业界太张狂,敌人遍布全世界,就像他的事业也遍及全世界一般。

  以前没离开家的时候,皇甫夜焰和父亲的关系也不算太好,常年在外念书的他,也是久久才见父亲一次。

  所以,就算已四年没见,好像也没有很想念。

  本以为会见到一向张狂的那张脸,可这回皇甫夜焰见到的却是一个像是在四年之间老了十几、二十岁的老人。

  枯瘦肌黄,本是高挺的身躯像是再也撑不起那副英挺的骨架而微微驼着,手里还拿着拐杖,十足十的一个老人。

  唯有眼神依旧锐利无比,皇甫丹一看见他,拐杖一扬便朝他打了过来——

  皇甫夜焰不闪不避,硬是接着这一棍,砰地一声结实地落在胸口上,闷痛却没叫出声。

  “为了一个女人而抛家弃父,你这个不孝子!”说着,又是一杖朝他挥了过去,丝毫没减下力道。

  皇甫夜焰依然直挺挺的受着,半声不吭,让这老人打累了,自己喘吁吁的收了手,坐在一旁喘息。

  “我要杀了她!”他皇甫丹老虽老矣,可大权在握,凌厉的气势及狂傲的霸气依然不减当年。

  皇甫夜焰蹙起一道浓眉,森冷的目光扫向他。“我不许你动她!”

  “我早在四年前就该直接杀了她!”

  “父亲!”

  “我没你这个儿子!”

  皇甫夜焰咬牙,起身长腿一弯,朝他重重跪了下去。“就算父亲不认我这个儿子也没关系,请您放过她吧,她失去了记忆,所有的事都忘记了,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我了,对您对X来说没有任何威胁——”

  “她拐走了我唯一的儿子!”

  “是我拐走了她,父亲。”皇甫夜焰淡淡地道:“我明明知道她是谁,却没有把她送回去她父亲身边,更假装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明明我是个坏人,她却把我当成了恩人……”

  这负担,太沉,沉得他常常透不过气来。

  皇甫丹冷哼了一声。“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保护她,你不把她送回去,是担心她再次成为我的人质或目标。”

  他是他的儿子,他会不明白他那一丁点良善的心思?

  “为什么?就因为她长得跟夏秋很像?你喜欢夏秋?”

  皇甫夜焰抬眼,很认真的看着父亲。“我喜欢夏秋,是像哥哥喜欢妹妹那样的喜欢,不是您以为的那样,就像我也喜欢原火,像哥哥喜欢弟弟那样的喜欢,我之所以救宫雨漫,不是因为她长得像夏秋,而是我本来就不打算把她带回去变成你的人质。”

  皇甫丹瞪着他,呼吸在瞬间变得有些胶着。

  千算万算,就是没把自己的儿子那过于仁慈的心肠给算计进去。

  这个儿子心思缜密,在微处便能综观全局,总能在敌人计划之前先行一步而完美达成任务,这样的天分可是无人能及。

  他以为把他的天下交给他定是无疑,却没想过他从来不曾想要过他的天下……

  “就算如此,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何不回来?X帝国首领的位置就如此让你不屑一顾?还是,你根本就存着要把帝国相让给原火的心……告诉我,原珍那天又究竟是怎么死的?”

  皇甫夜焰神情一凛,凝视着皇甫丹久久不语。

  他知道,那日原叔的死,对X帝国的众人来说也一直是个谜,所有知道真相的人都跟他一起离开消失了,后来赶到的几名组织成员根本不知道原叔是如何中枪而死的,当然就更不知道原叔曾经要置他于死地。

  总之,那日他和宫雨漫的落海、原叔的死、和他两名亲信的失踪,全被归咎于任务失败,遭到对方人马射杀追捕,所以死的死、落海的落海、失踪的失踪……

  这样的结论是好的。

  至少原叔不会因为叛乱罪名而连累到原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