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婚礼?”

  “是的,少爷,宫之南的女儿宫雨漫将在三天后嫁给中东王子,宫之南也因为这事预计于明天回到希腊。”

  “她才几岁?”就要结婚了?

  “今年十八。”

  夜焰轻轻合上眼,感受海风拂面的温柔。

  “原叔,我们是否一定要这么做?她是无辜的,而且还要结婚了。”

  “首领只是要拿宫小姐当人质来牵制宫之南,实因事态紧急,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行走各国的军火商宫之南,夫妻两人都是美国华裔,宫之南长年游走各国,妻子因深爱希腊之美,十年前便带着女儿定居希腊爱琴海旁的圣托里尼,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未料却在一年多前病逝,独留女儿宫雨漫与众家仆在此。

  宫之南与X有长年的合作关系,对X的底细知之甚多,这回竟欲对意大利黑帮组织以泄漏X内部之讯息为条件来达成天价的买卖,如果X的底细曝了光,就等同于把帝国的生死大事交到人家手里,因此这个消息一被落雪截取,第一时间首领皇甫丹便决定先下手为强。

  “只有先拿下宫雨漫,宫之南才会闭嘴,她是他的独生爱女,他说什么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对付我们。”原珍解释着。

  皇甫夜焰是临危受命,刚从国外飞过来的他对这中间的细节并不是非常了解。

  “这岂是长久之计?”

  “的确不是长久之计。可是目前,我们也只能用这种法子来让他先闭嘴,终究,这个人是再也留不得的……”

  “所以,父亲终是要杀了宫之南,拿宫雨漫为人质乃权宜之计?”

  “是的,少爷。这回宫之南是犯了商场大忌,一个随时可能出卖我们的人,岂能留下活路?”

  那她终究也活不了。

  夜焰睁眼,望向眼前蔚蓝的海与天。如果这件事要以杀了宫之南做结束,父亲又岂会放过他唯一的女儿宫雨漫?当真是天方夜谭!

  这么多年了,他见过多少杀戮血腥?原不该对任何人、事、物有所恋栈,可今天……或许是天太蓝、水太蓝,眼前的一切都太美,让他有点不忍心破坏这天地之间的宁静。

  “传令下去,不可伤她一分一毫,我今天不要见到任何一滴血。”

  陆续传出了几声枪响,把屋瓦上的鸟都给震飞而去。

  皇甫夜焰堵在一条从山上通往山下岸边游艇的唯一路径上,几声枪响不足以让他判定任何情况,但他相信X不会失手,因为抓一个女人是件太过简单轻易的任务,他甚至怀疑自己为何还要出现在这里?

  仔细想想,刚拿到哈佛大学毕业证书的他,究竟为什么出现在希腊,而不是在回香港的路途上呢?

  是原叔。他打电话通知他这里有重要任务,首领希望他前来亲自坐镇……因此他便来了。

  抓一个十八岁的女人究竟算什么重要任务?

  他的眼皮跳着。

  这当中实在透着一丝古怪……虽然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想透这古怪的直觉究竟来自何处……但该周全准备的,他也都依直觉先备着了。

  不管怎么样,他不能亲眼看见一个无辜的女人卷进来而无动于衷,袖手旁观,这不符合他的行事原则。

  又是枪声。

  这半点打扰不到他,因为他已下令不能见血,所以那些枪声最多只是吓唬人而已,可,眼前这状况是怎么一回事?他竟看见穿着一身新娘婚纱的女人从上头的石阶俯冲而下——

  她跑得那么快,赤着脚,拉着裙摆,穿着白纱,像精灵一样的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他的目光在她美丽的容颜上微微定住。

  夏秋?他在心里低喃一声。

  不明白天底下怎么有如此相像的人……

  她就是宫雨漫吧?就算一身的新娘婚纱还不能让他肯定她是谁,那么那些追在她身后的他的手下,也已经让他很肯定她是谁。

  皇甫夜焰轻蹙起眉,几乎没有多想的便在她飞奔到转角处时把她拉进怀中,捂住她的嘴,用他的身子环抱住她,把她带到安全的角落里。

  “安静点,乖,我会救你出去,只要你听我的。”他在她的耳畔低语,用的是中文。因为宫之南会中文,娶的老婆也是中国人,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判断怀中这女人也是懂中文的。

  果然,宫雨漫朝他点了点头。

  她因为剧烈奔跑而娇喘不已,可看着他的目光澄澈无比,幽然的目光中含带着一丝企盼。

  那是一双和夏秋一样漂亮的眼睛,但却是不一样的,捂住了她的嘴的现在,只看得见那双眼睛的她,眼角微微上勾,比夏秋的眼小一些却媚一些,睫毛半掩,比夏秋的小儿女情状多了几分风情。

  身手利落的几个人从洞口飞快而过,夜焰放开捂住她的手,改而拉住她的手腕——

  “跟我来!”他带着她朝另一个方向跑去,避开了追兵路线。

  虽然他对这里的地形没她熟,可是他知道来人的习性及追捕猎物的路线,可以很好的掩藏住自己的行踪。

  两人在一阵奔跑及左弯右拐之后,来到了海岸边的一块巨石上,这里离海面还有三、四层楼高的距离,夜焰看了一下四周,视线最后落在她脸上。

  “会游泳吧?”

  她喘吁吁的点头。“会一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