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


  他突然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

  只能瞪着她,紧握住拳头——好让自己不会控制不住地又伸手帮她擦去泪水。

  慕悠晚是豁出去的哭了。

  眼泪拼命流,呜咽着,哽着,因这般的憋闷着哭,还因此呛着了自己,遂地一直哭一直咳。

  这模样,当真是要气死他。

  原火咬牙再咬牙,把在车子外头守着的小孟给驱离,默默地坐到驾驶座,长腿踩下油门,车子倏地冲了出去——

  车窗没关,黑夜的狂风呼呼地灌进来,吹乱了他的发,一并吹乱了他的心,他紧抿着唇,默然不语。

  驻满街灯的长路,没个尽头似的。

  慕悠晚看着,心里头倒是有点后怕了。

  “住哪儿?”

  “……”

  “不说的话,我就把你载回我家。”

  终于,她小小声地答了。

  十七分钟后,车子嘎然的煞车声在黑夜中响起,他已然把她送到家门口。

  他下车替她开了车门,她正要对他说声谢谢,人却一股脑儿被他拉进怀里,才要脱出的惊呼声硬生生被他灼热的唇给堵住——

  他猛烈的吻住她,像头饥饿的豹,吻得她喘不过气来,吻得她双腿发软地倒在他怀里——

  他终于放开她,她举起虚软的手想甩他一巴掌,他却早一步攫住了她的手,冷冷地睨着她——

  “不要在我面前哭!更不要因为别的男人在我面前哭!还有下次,我不会再放过你,我会狠狠要了你,听清楚了吗?”

  说完,他转身上了车,把她一个人留在清冷的夜风中。

  她望着他开走的车,呆呆的站在大街上好久好久。

  明明是很欠扁的一段话,为什么,她听了会觉得心里暖暖的,像是冬阳融了冰雪……

  慕悠晚抚着自己被吻得红肿的唇瓣,指尖触摸处,彷佛他的唇覆过,留下有点痛的余温。

  转过身,她突然撞进一个刚硬的怀抱中——

  被吓一跳的她直觉退开,抬眼,却发现来人竟是霍东齐。

  心扑通一跳,有点慌乱失措,想到刚刚原火那恶劣的吻……

  他是否都瞧见了呢?

  她看着他,想在他的眼底搜寻一些蛛丝马迹,霍东齐却已长手一伸环她在怀,让她退无可退——

  “你终于回来了。”他说,语调中带着一股释然的叹息。

  明知道她不会有事的,应该不会有事的,可是,他的心却始终放不下,懊恼着自己必须用这种方式来利用她,眼睁睁看着原火对她所做的一切,却只能放任而不能阻止……现在不是曝露他们关系的时候,否则她的处境将更危险,他不能冒任何一丝一毫的风险。

  慕悠晚的心幽颤着,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一直在门口等她?

  他,是真心在担忧她?

  她发现自己竟然开始怀疑起他,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全然的信任他对她的好。

  他的怀抱,是她希冀很久很久的梦,未曾料想这一天的到来,她感受到的不是温暖而是淡淡的凉意。

  可纵使如此,她的心还是因此而加速跳动,悄悄地热着。

  “悠晚……”霍东齐伸手抬起她的下颚,看见她脖子上的那道细痕,眼睛眯了起来。“痛吗?”

  她摇头。就算当时会痛,现在也不痛了。

  或者说,现在是心太痛,所以感觉不到那细痕的疼痛了。

  “为什么要来?”

  “麦克说我可以帮你。”

  “他该死。”

  “不是你要他来找我的吗?”她突然问道,目光幽幽地睨着他。她多希盼他开口否认,就算是谎言也罢。

  霍东齐微愣,深邃的眼眸定住地瞅着她带点薄笑的容颜。

  “你早就知道,原火的未婚妻跟我长得很像?”她又问。

  霍东齐盯着她,抿紧了唇,胸膛高高低低起伏着。

  他不语,她接着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