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可是,BOSS……”

  “闭嘴!”

  小孟被自家头儿这么一吼,本想乖乖闭嘴的,孰料,就在此时,他竟看见那女人把手上的高跟鞋高高举起,然后往空中一抛,“咻”地一声往他们的座车飞过来——

  砰——

  是重物重击到车子板金的声音。

  原火被吓一跳,下意识地把身子伏低,恼吼了一声。“搞什么?是什么东西打到车?”

  “BOSS……是那个女人……的高跟鞋。”小孟小小声地说,生怕他家老板听得太清楚似的。

  什么?高跟鞋?

  原火倏地直起身子往后一瞧,果真看见那女人朝他的跑车冲过来,还有……她脚上的第二只高跟鞋。

  砰——

  又一声,刚巧打在他座位的车窗上,如果没有那层玻璃,这只高跟鞋已然打在他脸上——

  现在是怎样?这女人疯了不成?

  “BOSS,她好像是在追我们的车。”幸好前面有点塞,车速其实不快,否则她的鞋子飞再高再远也打不到他们的车。

  “她不是在追车,根本是在用武器攻击我们。”原火咬牙瞪着那个女人。

  此刻,那女人发丝乱了,长发散落下来,嘴里开开合合地,虽然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但现在的模样可跟淑女啊、优雅的形容词沾不上边,再加上可能是大太阳底下的马路太烫脚,她停下来喘气时,那没穿鞋的白色脚丫子就像被丢进热锅里炸的虾子一样,一跳一跳的……

  原火挑着眉,很想无动于衷,可是那女人急切又狼狈不堪的模样,却让他无法无动于衷。

  “停车!”原火终于让跑车在路边停下。

  他打开车门下车,大步的朝那个已经跑不动,用手抚住胸口停在路边气喘吁吁,一脸苍白没血色的女人走去——

  慕悠晚先是看见一双黑得发亮的皮鞋停在她眼前,接着抬头,看见被皮裤包裹着的修长的男人的腿,再然后是那男人不耐又狂妄不羁的黑眸,他的薄唇微抿,瞧着她的模样很是无所谓。

  她喘个不停,事实上她不只喘,胸口还隐隐疼痛着。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究竟,为什么要问我的名字?你认识我?我让你想起了谁吗?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回答我的问题,不可以吗?”她幽幽地瞅着他挑高再挑高的眉,轻轻喘着。

  一道浓眉高高挑起——

  “你像疯子一样的在纽约大街上追着一部跑车,还拿鞋子丢我的百万名车,就是为了这个?”

  “对。”她没什么好辩驳的,现在的她的确跟个疯子差不多,这男人的话一点都没错。

  原火瞪她。果真是疯女人。

  “我现在不想知道你的名字了。”他低眸,扫了她雪白的脚丫子一眼,一片雪白中隐隐泛着血丝……是磨破皮了吧?

  “慕悠晚,悠哉悠闲的悠,晚上的晚。可这不是我的本名,因为我在九年前发生一点事故失忆了,现在这名字是我的恩人取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以前叫什么名字、姓什么、父母是谁,就连我的年纪也不准确……你认识我吗?只要有一丁点儿的似曾相识,都请你告诉我,可以吗?”她自顾自地说。

  不管他想不想知道、想不想听,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不是吗?她不能轻易放过。

  原火眯起眸,又看了她雪白的脚丫子一眼,这才把目光移到她痴痴望着他的美丽脸庞上。

  原来,是这样。

  她以为他是她可以找回过去的一条线索,所以才拼了命的在纽约大街上追他的车。

  这张酷似夏秋的脸呵,却没有夏秋那样幸福的家,与疼她的父亲与母亲。

  夏秋虽然死了,可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日子里,她一直都是幸福的活着……如果,她没死。

  “你跟我的未婚妻长得很像。”他突然道。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看见她蓦地睁大的眼,兴起一抹期望。

  “你的未婚妻……有没有流落在外的双胞胎姐妹?”她略略激动的伸手抓住他的手臂。

  “没有。”虽然很想回答她有,可是他很确定没有。“她是独生女,夏妈妈没有生双胞胎。”

  “你确定?”

  “非常确定。”

  慕悠晚的眼神一黯,微微一笑,紧抓住他的手,松开了。

  果然……没那么容易的。

  这么多年了,她早已不抱任何期望。

  “我知道了,谢谢你。”她朝他轻轻颔首,优雅的转过身往饭店的方向走回。

  她走得很慢很慢,一跛一跛的。

  原火瞪着她纤细又脆弱的背影,那孤单的感觉像一块大石压住他的胸口,闷得他得费力抵抗,才不会被压死或压昏……

  他倏地朝她大步走过去,边走边拿起手机拨出去——

  “喂,BOSS……”

  “你去帮我办两件事,要快一点……”原火把事交代完,又几个大步上前,弯下身一把将她揽腰抱起——

  她被他的举动吓一跳,可是没有说出半句抗议的话,只是硬睁着眸子瞧着他,眼眶里尽是泪雾。

  ***

  原火一路抱着慕悠晚回到饭店大厅,完全不管来往行人投射过来的目光。

  饭店柜台前刚好十分忙碌,似乎还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原火将她安置在大厅舒适的沙发椅上,随即在她跟前蹲下身,掏出裤袋里的手帕,伸手执起她细嫩柔白的脚轻轻擦拭着。

  男人略微黝黑的大掌握住女人雪白的脚丫子、半蹲在女人身前的画面,看起来就像男人视这女人如同珍宝,就怕她伤了碎了一丝一毫。

  慕悠晚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发现这男人为她做了什么,她的脸蓦地一热,羞得下意识要抽回脚——

  “不要动!再动伤口就要进沙子了!”原火扣住她乱动的脚,低下头专注地替她把脚丫子上的灰尘及细沙粒擦干净。

  “可是那是你的手帕——”

  “都已经脏了。”他抬起头来好笑的看她一眼,唇角勾着一抹淡淡的嘲弄。“你如果觉得抱歉的话,可以学学电视上演的,事后把它洗干净再拿来还给我,不然就直接丢到垃圾桶好了,我要是跟你计较一条手帕,那刚刚你丢东西砸我百万跑车的帐就更难算清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