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话方落,手臂又是一痛,整个人被他扯进怀——

  “啊!”她惊呼出声,完全没想到这男人当真是彻头彻尾的大蛮子!“你到底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你的名字?”这男人伸手扣住她尖巧的下巴,很执着。

  她看见他眼底深处的那团火,烧得又急又旺。

  她究竟何时何地惹到他了?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表示他根本不认识她,不认识她又哪来的仇恨让他对她这样挑眉瞪眼的?

  还是……他真的有可能……认识她?

  慕悠晚的眼皮一跳,怔怔地望住他。

  会吗?可能吗?他是不是有可能“认识”九年前的“她”?

  “你……为什么要问我的中文名字?”她轻轻地问,瞬也不瞬地瞅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的眼中有期待,有迷惑,还有一丝丝的紧张。

  原火眯起眼,细看了这女人一会儿。

  虽然一样的美丽高傲又不太听话,可她眼中顿时流转出的神采,却是与方才的抗拒截然不同。为什么?

  “只是个名字,你也这么啰嗦?”他不耐的挑眉。

  “你不告诉我为什么,我是不会说的。”

  “就算我现在就把你掐死,你也不说?”

  话落,他感觉到指间中她的下巴往上抬高了几分——

  “你想掐死我吗?”她,认真的仰着头问。

  该死的……

  原火的呼吸蓦地一窒,黑眸危险的扫向她。

  她颈部的曲线、说话时的吐气如兰,还有那一开一合的美丽红唇……全都性感得让人想上前咬一口。

  这女人像极了他的夏秋,却又不像至极。

  他的夏秋温婉似水、听话乖巧,每次看着他都会害羞得说不出话来,眼睛不敢直视他。

  眼前这女人却像她的英文名字一样,美而带刺,甚至还带着男人都想要征服的傲气与果敢。

  明知是不同人。

  明知他的夏秋早在四年前的那个夏季就死了,是他亲手捧着土葬的,就算眼前的女人再像也不可能是她……

  是啊,他为什么非要知道她的名字?

  知道了又如何?他的夏秋是不可被代替的!

  就在他恼火自己的当下,身后扫来一阵风——

  “BOSS,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消失那么久,我都快担心死了……”前来寻人的手下小孟从他身后走近,骤然看见了他怀中的女人,瞬间倒抽了一口冷气。“她……她……BOSS?她是——”

  “她什么都不是!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原火的大掌倏地从她的下巴上抽回,转身便走。

  “可是BOSS,她她她——”

  “闭嘴!”原火恼火地低叱。

  他大步的往前走,手下小孟愣了半晌之后又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这才快手快脚的跟上。

  慕悠晚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看着那高大的身影离开她的视线,想追上去问他究竟为什么要问她的名字,同时更纳闷那后来的男人为何看见她也像看见鬼似的……

  她的下巴还痛着,那男人指头的温度都还残留在她脸上。

  咬牙再咬牙,她漂亮的指尖深深地陷进掌心里的肉,终于,她还是朝那男人方才离去的方向奔了过去——

  慕悠晚这辈子大概没这么疯狂狼狈过。

  她明明是个优雅的女人,说话从不会超过标准分贝,生气的时候她通常话更少,教训员工时她也都说之以理,就连面对类似流氓的奥客,她也是不吼不叫、不哭不闹,但现在,却为了追一个陌生男人,脱掉高跟鞋在纽约街头狂奔——

  那男人腿太长了,长到走路好像用飞似的,她才晚他一点儿追上去,刚好就瞧见他打开车门,坐进一辆不知何时已等在饭店门口的黑色发亮跑车。

  她大叫:“请等一下!喂,你等一下——”

  该死的她根本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就算吼到喉咙哑掉,都不会有人理她!

  看见车子已要开走,她边跑边叫边,脱下高跟鞋在街头狂奔,前方刚好有个红绿灯,如果她运气好一点,也许还追得到车……

  车内,小孟不巧从后视镜中刚好瞧见这一幕——

  “BOSS,那个女人……”

  “叫你不要再提那个女人!”正在闭目养神的原火低吼了句。

  那个女人已经搞得他够烦的了!他的手下还要来添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