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宋雨桐 > 帝国的新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着,两人有点脸红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这女人,是“悦朵餐厅”的传奇。

  天生的美丽动人、嗓音之悦耳迷人先不提,她顶着饭店管理的硕士学历,二十四岁正式进入“悦朵”,从端盘子的服务生开始做起,工作不仅比旁人认真勤快又努力,中、日、英、法四国语言更是说得好听又流利,每位被她服务过的客人都对她十足贴心又礼数周到的服务印象深刻,不到一年半,她就晋升为领班,也是“悦朵”数十年来第一位破例任用的华人女性领班。

  几乎是不成文的规定,“悦朵”是从不用女领班的,或者说整个M饭店内所有的餐厅都没有过女领班,甚至连服务生都以录取男性为优先,至于原因没有人知晓,可慕悠晚却未因这些历史惯例而动摇她进入M饭店工作的意念及服务的热忱,也可能因此造就出她与众不同的行事风格而被拔擢。

  不管怎样,“慕悠晚”三个字现在已是饭店界茶余饭后必拿来闲聊的话题,纽约M饭店旗下的餐厅近一年来订位的客人有百分之七十是经由她之手,其他两位在业界七年以上的资深领班,光是在“悦朵”一间餐厅的业绩都比不上她一个人的,更遑论是跨界到M饭店旗下的其他餐厅。

  不少名人都是她的忠实客户,例如现在红透亚洲半边天又红到美国来的影视巨星洛桑,大小宴会全交由她安排;政商名流界不管是夫人、小姐还是公子、先生,需要宴客招待安排的全找她;不只如此,就连来自中东欧亚的贵族公卿王子们也耳闻她的名号,只要来过一次“悦朵”,便都成了她的囊中物。

  一个才二十七岁的女人呵。

  总让一堆三、四十岁,好不容易才在竞争激烈的纽约饭店界混口饭吃的男人们好生丢脸。

  她其实吓得两腿发软。

  处理完这起突发事件后,慕悠晚一个转身便躲进女厕里用水冲脸。她的脚在抖,手也在抖,十几分钟前带着一抹傲气、坚定无畏的迎着即将要挥到她脸上拳头的这张脸,在镜子前闪过一抹狼狈与脆弱。

  如果那一拳真的朝她打下来会如何?她的脸可能会肿上十天半个月不能见人……

  慕悠晚瞪着镜中那双带着些许雾气的眼睛,伸手又拍了一下脸。

  “没事了,慕悠晚,不要怕……”她对自己说。心乱乱地跳,好半天也停不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才端整面容走出女厕,黑色如瀑的柔滑长发被她重新用簪子固定在脑后,补了妆,也上了粉色口红,她再次挺直背脊,头一抬,却见转弯的廊道上站了一名高大英俊又带着一丝粗犷不羁的男人。

  黑色合身V领T将他瘦削有型的好身材彰显无遗,修长且比例完美的双腿裹在一条质感甚佳的黑色皮裤当中,整个人身形瘦高,但该有力的地方看起来却很有力,不是那种很恐怖的肌肉男,而是很有型、身手矫健的那种——绝对万人迷。

  短短的黑发有点乱,还有点微鬈,配上这男人高挺的鼻及好看的唇,及那双锋利无比的黑眸……

  慕悠晚不得不承认,这男人光是站在那里就带着浓烈的霸气与侵略感,让四周的空气都变得蠢蠢欲动的……让人想逃离。

  她也是。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极危险,比方才那种只会鬼吼鬼叫朝女人挥拳头的恶人还要危险一百倍。

  前面的路只有一条,她要回“悦朵”一定要经过他……

  在慕悠晚打量他的同时,原火的黑眸也瞬都不瞬地盯着她。

  长发用一支古典的簪子固定在脑后形成一个漂亮的发髻,露出她美丽纤细又性感无比的颈项,端庄却不死板,甚至很有古典的女人味,身上的制服是粉紫色,衬着雪白的肤色,让本来就美丽的她干练利落中还带着极富女人的风情。

  身材……凹凸有致,短裙下的长腿均匀而美丽。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从头到脚打量过一个女人了?三年还是四年?他不想记起,也不想去算,因为那曾经的失去,曾让他几欲发狂。

  可眼前这个女人算是怎么一回事?

  阴郁的黑眸闪动着一抹难解的流光,他更加郁闷的瞪着她,像是要把这个女人从头到脚都刻进眼底。

  她,跟他有仇?

  慕悠晚轻蹙起眉头,竟连提起脚步往前走的勇气也没了。她何时变得像个胆小鬼似的?眼前这男人只不过是个路人甲,甚至可能只是站在女厕外头等自己女人出来而显得十分不耐烦的路人甲。

  她决定鼓起勇气走过去,不管那男人灼烫到要逼死人的视线是怎么缠绕在她脸上,又是如何害她短短一条回廊像是走不到尽头似的……她在心里低咒,越想快步从他眼前走过去,老天却越更是跟她作对——

  她纤细的手臂在刹那间传来剧痛……

  那男人竟然伸手拉住她,使的还是蛮力……

  该死的!她差点把脏话骂出口,可在这之前,那股剧痛让她的眼眶浮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你干什么?”慕悠晚瞪着他。

  “你的中文名字叫什么?”他用中文问她。低沉的嗓音,薄而魅。这么靠近的看她,甚至闻得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原火的黑眸燃起一道火焰。

  嗄?慕悠晚错愕的看着他。她制服上的名牌写的是英文名字ROSE,在纽约,根本没人对她的中文名字有兴趣。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慕悠晚微微皱起眉。他就这么肯定她会说中文?她这个黑头发、黄皮肤的女人就不能是韩国人或是日本人吗?

  她戒备的看着他,不明白这男人为何如此理直气壮又粗鲁蛮横的问她名字?又凭什么以为她会告诉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