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三皇子在朝堂上颇受皇帝重用,虽说为人温和,看似无害,但绝对不是好惹的。

  尤其是女人别想招惹他,三皇子对女人一向十分厌恶。多次让人把偷偷塞给他例如香囊绣、绣帕、鞋子、衣物等等亲手做的礼物,拿出去发送给街边的乞丐,让那些闺阁千金小是各个灰头土脸的。

  后来就少人敢再送他贴身的东西了,生怕某日她们的心意会出现在某个乞丐手中,平白丢人现眼。

  曾经有位爱慕他的郡主,对他多方纠缠,一日拦了他的去路,当时是腊月天,三皇子二话不说让手下把她踢进一旁的冰湖里清醒清醒。

  这招杀鸡儆猴很有效果,从此就没有女子敢明目张胆的拦住他,送他贴身小礼物,甚至当面对他诉情衷了。

  怎么这一向不近女色,不给女人有好脸色看的三皇子,不按常理出牌、莫名其妙的给他们将军府送礼来,送的对象还是昨天才刚回来的六小姐,这不吓死人吗?

  特别是昨天才刚掌中馈的胡氏更是吓得不轻,因为去年她才和娘家大嫂一起讨伐这个不长眼拒绝婚事的三皇子。

  可别有什么闲言碎语流进刚立下大功回京的三皇子耳里,此举是借机报复来着,她这中馈大权还没握热呢,别就这样就让老爷把她给收回去了啊。

  三皇子这是何意?老爷上朝去了,这会儿也还没下朝呢,胡氏也不知该怎么办,又问起了送礼来的小海。

  “这位小爷-不知道这礼是要送给哪位小姐的?”

  “裴府六小姐,子瑜姑娘。”小海不厌其烦的再说一次。“劳烦二姨娘你请六小姐出来。”

  “六小姐这会儿可能未起床呢,海小爷要不我让人给她送过去吧?”胡氏转了下眼珠子,提议道。

  “这可不成,三皇子特意交代,这东西得亲手送到六小姐手中。”小海一口拒绝。

  “那得要请海小爷你稍待一会儿了,我这就让人马上去请六小姐过来。”胡氏翻了翻白眼,没意料到三皇子的小厮也是个难缠的主。“只是不知道三皇子礼盒里装的是何物,能否请海小爷你稍微提点提点,好让下人转达。”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月光珠而已。”

  什么,月光珠?!满京城的人谁不知道三皇子屋里有颗月光珠,传闻三皇子自小闻不得点灯的燃油味,当年太上皇偶然得了一颗可以将黑夜照耀得有如白昼,光芒四射、价值连城的月光珠,便转手赏给三皇子,这颗月光珠可说是意义非凡。

  如今三皇子竟然将这么珍贵的宝贝拿出来送给六小姐这个庶女,这……这背后代表着什么意思啊?

  胡氏及另两位姨娘惊讶得下巴都还未推回去,裴子瑜终于姗姗来迟。

  一踏进大厅,她便感到气氛不太一样,礼貌性的向现在掌中馈的胡氏点头示意了下,“二姨娘,匆匆叫我到前厅来有什么事情吗?”

  “三皇子派他的贴身小厮给你送礼物来了,六小姐。”

  “三皇子?”这三皇子是何方神圣?

  “小的小海,见过六小姐。”小海恭敬的向裴子瑜问安,“小海今日奉了三皇子之命前来,亲手将这礼物交到刘小姐手中。”

  “送我礼物?”裴子瑜的眉头打上一个大结,她跟三皇子非亲非故的,他做什么给她送礼物?

  “是的,六小姐,这是三皇子珍藏的月光珠,平日都是放在卧室陪他起居的,请您收下。”小海打开装着月光珠的盒子,掀开罩住宝珠的黑布。

  霎时间,整个大厅光芒四射,光彩耀眼、光华慑人夺目,众人惊艳得张大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月光珠。

  赞叹过后,裴子瑜拧着秀眉瞪着小海,冷漠拒绝道:“这东西太贵重了我能不收,劳烦这位小爷,将东西送还给三皇子吧。”

  她跟这位三皇子是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的,他把他放在卧房里的东西拿来送她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跟她日月同辉、不分你我?

  这也太恶心了吧,她根本不知道他是妖是魔咧!

  再说,如果她收下这陌生男人卧房里的东西,那她把霁三置于何处?

  未婚妻未进门就给他戴上一顶绿油油绿纱帽,日后不闹得满城风雨,她不被人在后面戳脊梁骨给戳死啊!

  “嗄?”这下换小海掉下下巴,但很快恢复过来,扭了扭脖子,僵硬的提醒这位很不识相的六小姐,“六小姐,这可是三皇子送您的,这是无上的殊荣,三皇子可是从来没有送过任何姑娘礼物,六小姐你还是第一个收到的。”

  裴子瑜扫了眼小海那一脸对她不以为然的表情,“无功不受禄,更何况我跟三皇子非亲非故,还请小爷你送回去给三皇子吧!”

  说完,裴子瑜转身便离开大厅,留下一屋子错愕不已的人。

  因为这次事情办得漂亮,皇帝大喜,体谅皇甫霁这半年多来的辛劳,除了召见才需要进宫外,特准了他一个月不用上朝。

  可,这本是一个月都可以不用上朝的皇甫霁,本想上御书房找皇帝谈他与裴子瑜的婚事,却因皇帝和大臣们还在朝堂上议事,他便决定先到慈和宫探望太后。

  太后这次自午颐山礼佛下山时遇上了大风雪,不慎感染风寒,连带引发旧疾,虽有御医随行,但缺乏重要药材,幸得贵人赠药,这才救了太后一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