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同时命王、陈两人狠端黄姨娘腹部,导致落胎,往后恐将子嗣艰难,无法生育,胎儿经由产婆确认是为男胎,又威胁黄姨娘不可声张,否则将不再为六小姐聘请大夫治病……”这话一道出,众人一片哗然,简直无法相信余宝珠会做出这种泯灭人性的事,这裴家一直是阴盛阳衰,裴震天最渴望的就是有个儿子,可以继承衣钵,谁知他的确曾有过一个儿子的,可是却被余宝珠一手做掉。

  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裴震天虽有六个孩子,但全是女儿,没有一人可以继承将军府这偌大家业与功勋。

  如若没有男子继承衣钵,裴府的所有荣耀到了裴震天这一代便结束,后继无人,家族荣景不再,怎么对得起黄泉下的列祖列宗?

  想到那个无缘出世的儿子,就因为余宝珠的嫉妒与私欲没了,她残害的不仅是一条生命,更是毁掉裴家的未来。

  也难怪裴震天知道真相后大怒,没有一剑杀了余宝珠,只让她到佛堂闭门思过,已经够仁至义尽了。

  余宝珠所做的一切不值得任何人同情,完全是咎由自取。

  §第十八章 赠药小仙女

  裴子瑜坐在靠着雕花窗棂边的矮榻上,手里捧着盏热茶,看着又开始下起细雪的窗外。回想着今天大厅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发展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娘亲当年竟然隐忍到了这地步,而那余宝珠的恶行恐怕不只有欺负娘跟她这一桩吧!她总觉得余宝珠会如此视她跟娘为眼中钉,一定还有其他原因,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

  “小姐,床已经暖和了,您赶紧上床休息吧。”

  小红拿着小暖炉放进棉被里烘着,确定够暖了拿出暖炉,催促着坐窗边的裴子瑜赶紧就寝。

  “我娘亲呢?她休息了吗?”她掀开棉被上床。

  回到裴府的第一晚,她实在睡不着,不是因为兴奋紧张或是换了地方睡不着,而是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她脑袋都来不及运转了,想得头都痛了。

  最让她意外的是她娘亲,为了她,竟然还曾被余宝珠逼迫打胎,硬生生的把她的弟弟给打掉了,甚至落下病根,从此后不能生育,也难怪娘亲这么宝贝她。

  “小姐,你就别担心夫人了,老爷可是比你还紧张着夫人呢。”

  小青替她掖好被角,放下纱帐,这夫人当然指的是黄氏。“你就安心睡吧。”

  “嗯,你们也早点去休息吧,不用替我守夜了,天冷。”她伸手拿过放在枕头边木匣里那对皇甫霁亲手捏制的小人偶。

  望着头上纱帐上的织花,裴子瑜的思绪忍不住回到夏末,皇甫霁半夜带着她到深山树林里欣赏萤火虫的情景。

  食指轻轻抚摸了这个新郎官人偶,她整个心思都飞到他身上去了,从他离开到现在,已经快五个月了,不知道他人现在好不好,有没有穿暖吃饱的?

  她那个生物学上的亲爹都已经从边关回来,还顺便与三皇子连手带兵倒打那瑞王一耙,她娘对爹的思念已经盼到,那霁三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也不知他事情办得如何了?他刚走那阵子,还不觉得想他-可随着两人分离的时间越久,对他的思念就像是干涸的古井突然冒出井水一样,源源不绝、不可收拾。

  同一时间,三皇子府邸——

  解决了皇帝的心腹大患,连同裴大将军顺利平定乱党,在皇宫里与皇上、太子一起讨论如何对这次有功的将士们论功行赏的皇甫霁,在宫里待了一天一夜,这才回到位在宫外的三皇子府邸。

  一回到处所,皇甫霁随即进入浴间将自己彻彻底底的梳洗一番,等感到整个人放松舒服广,这十离开浴池。

  由于有地龙的关系,即使外头下着大雪也不觉得寒冷,随意穿了件里裤,他边走边擦拭一头湿发。

  看着屋内这熟悉的环境,皇甫霁不由得觉得一阵轻松,已经将近有九个月未回到自己的地方了,他不禁大松了口气。

  这次这事他办得漂亮,不仅父皇对他大力赞赏,甚至连因重病正在休养中的太后也破例接见他,大大夸奖他一番。

  只是今日太后在慈和宫里问他的话,让他有些困惑,总觉得太后她老人家话中有话……这时他的贴身小厮小海,端着参茶进来打断了他的思绪,也让脑海中那一抹忽地乍现的念头迅速闪过,快得让他抓不住。

  “主子,这参茶赶紧趁热喝了补补元气吧,您这次回来,小的都差点不认得了,您在外头一定很累吧?”小海没注意到主子突然陷入沉默,开心的叨叨絮絮催促着九个月未见的主子。

  方才闪过脑海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怎么才一瞬间他就想不起来?

  小海这时才发现自己主子好像在想事情,“主子,您没事吧?”

  皇甫霁甩了下头,“没事。这是……”

  “主子,这是参茶,赶紧趁热喝了。”见主子恢复正常,小海赶紧将参茶端到他面前。“这可是皇后娘娘特地吩咐海瑞公公送来给主子您补身的。”

  看着黄色的茶汤里躺着的那两片人参,皇甫霁心头不由得一暖。天冷了,不知道前往京城的瑜儿可有做好保暖?

  他人虽不在翠缇县、不在她身边,但她的一举一动,他还是派了人暗中关心。

  小海拿过布巾,准备替主子擦拭湿发,见主子迟疑的看着这人参,担心参茶冷了失了它的功效,连忙又催道:“主子,赶紧趁热喝了,不要辜负了皇后娘娘的一番心意。”

  “本宫知道了,你别婆婆妈妈念个不停,去忙你的,别来烦本宫。”皇甫霁扯过他手中布巾,摆手将他赶出去。

  “那小的去将主子您的衣物收拾了拿到桨洗房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