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他们一群人下马车后,这冻得脸色铁青的陈、王两位嬷嬷也想混在众人之间一起混进客栈,说不定还能趁着人多,借着裴子瑜的名字订到间上好房间,今晚能好好睡上一顿美觉。她们的小动作可是没有逃过裴子瑜的眼睛,笑笑地转过头来问道:“两位嬷嬷,今晚是否也要住客栈?那你们恐怕得另外去找其他客栈了,这里今晚已经客满了。”

  “你们都在这里-难道让我们去住别的客栈?这要是夫人问起,知道我们两人没有贴身伺候着,这罪过我们两个奴才可担当不起。”王嬷嬷语气颇恶的说道。

  “让两位嬷嬷贴身伺候我可担当不起,要是一不小心被两位嬷嬷伺候得我旧疾复发,那岂不是害两位嬷嬷被夫人责罚?我命贱-还是让自己的丫鬟伺候来得稳妥。”

  这话说得陈、王两个嬷嬷是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裴子瑜勾了勾嘴角,不经意地又告知道:“对了,我方才听八角说了,因为这场大雪,今晚住店的客房房钱都涨了一倍,我好心提醒你们,要住客栈可得先掂掂自己的荷包,当然,借坐大厅是不用银两的。”

  说完,摆摆手悠哉欢快的往二楼客房走去,临了还不忘轻飘飘丢下一句,“真好,一会儿就可以泡个热腾腾的热水澡,这天气泡澡最舒服了。”

  听到热水澡,差点没把两个嬷嬷给气歪了腰,热水澡她们比她更是渴望,这一路上两人根本没洗过一次澡,身上都快长虱子了。

  看着裴子瑜嚣张离去的背影,王嬷嬷气得跳脚,骂道:“这贱蹄子竟然不打算替我们付房钱?!”

  “你说这怎么办呢?王嬷嬷,我这里只剩下三两银子,还是我自己的体己钱,要是住一晚就没了,这离京城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呢,我们要怎么过啊?”

  一想到要拿出自己的体己钱先应急,这陈嬷嬷就很是肉痛,可不住房光坐在大厅打盹,今晚肯定会冷死。

  “哼,这小蹄子不买夫人的帐,但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我就不相信黄氏敢得罪夫人,当年黄氏别说在夫人面前大气不敢吭一声,连在我们两人面前也是连个屁都不敢放的。”

  王嬷嬷问了掌柜的黄氏一行人的房间之后,怒气冲冲的便冲上楼,打算直接去找黄氏理论、讨个说法,今晚她非得叫黄氏让给她们一间房。

  这一路上六小姐这小蹄子带着黄氏跟她那群下人吃香喝辣的,吃好睡好,餐餐特产外加大鱼大肉,住又是住最好的上房,奢侈得不行,看得她们眼馋。

  可六小姐也是很故意,宁愿将他们吃剩的食物分送给路边的乞丐,也不愿意让人拿来给她们分食。

  连住房也是,宁愿多花钱给她带来的那几个贱奴睡得舒服点,不让他们去睡下人房,却舍不得为她们多付一间客房的钱,让她们丢身分的去跟一些粗鄙不堪的奴婢挤一间下人房的。

  这态度做法实在太厚此薄彼了,说穿了,她带往京城的那些低贱奴仆,可都一样是裴府的下人。

  这怒气她早已经憋了一肚子了,要是没下雪,她和陈嬷嬷挤挤下人房也就算了,但今天这种下雪日子竟然还不想给她们住房?!

  王、陈两个嬷嬷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直截了当的推开黄氏的房门,完全当作没看到正坐在屋里喝着热茶的裴子瑜。

  王嬷嬷看向黄氏劈头便是一阵怒声质问,“五姨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可别忘了我们两人可是夫人的人,一路走来你百般刁难,不怕夫人怪罪于你吗?”

  “刁难,这话从何说起?”黄氏眨了眨眼,放下手中的茶盏,满脸不解的看着找她讨说法的王、陈两人。

  “五姨娘,这一路上我们两人可是没刁难过你们母女,你们整路上游山玩水的回京,我们两人也没说句话,吃的用的全是我们自己付的银两,眼下我们带出来的盘缠告罄,这六小姐竟然还不打算为我们付房钱,这样说得过去吗?如此刁难我们不觉得过分吗?”

  这王嬷嬷今天就算是抹下脸面不要了,不找黄姨娘开刀,回京的路程还那么大一段,难道叫她们以后吃沙喝风睡马车的一路回到京城吗?

  “两位嬷嬷这话从何而来?回京这一路上,我们吃穿用度都是自己出钱,没有用到夫人让你们带来的任何一分钱,何来我们刁难过分这一说?”黄氏皱了皱眉头,真要论刁难,当年她跟瑜儿可没少遭到她们两人的刁难。

  听到黄氏的话,裴子瑜满意的扬着嘴角,继续喝着她的热茶。她这个女儿控的娘就像麻糟一样软弱,但只要一遇上有人欺负她女儿,娘亲可是会像硬掉的麻糌一样,怎么敲也敲不破,谁都别想当着她娘亲的面欺负她。

  被黄氏这么一回嘴,王、陈两个嬷嬷脸上是一阵火烫臊红,本是想来讨公道的,没想到反而被黄氏这软柿子给洗脸。

  “王嬷嬷、陈嬷嬷,你们的盘缠用尽了,私底下找我说便成啊,何必故意寻我娘晦气呢?我娘可是从来不理这些事情的,你们两个可是找错人了。”裴子瑜两指夹着杯盖,不疾不徐地磨着杯沿,语带嘲讽的丢了这句话。“不过,你们两位嬷嬷也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两位好歹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身上竟没带什么钱,这要是传出去了,不给你们夫人丢脸啊!”

  她们两人老脸上更是火辣,气得两管鼻管白烟直喷,却也不敢再多反驳两句,就怕两人这张老脸丢尽,连带夫人的脸面也一起丢了。

  这时吴嬷嬷端着刚泡好的参茶进入,将参茶递给黄氏,“夫人,这参茶泡好了,您趁热喝了。”

  “瑜儿,既然两位嬷嬷她们的阮囊羞涩,你就帮帮她们跟那车夫吧,我们也不差多三口人吃住的。”黄氏吁了口气、抿了口参茶劝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