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第十四章 京城来的奴才

  就在外头的那个车夫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之时,裴子瑜已经来到大厅。

  她才一踏进大厅便见到一名穿着蓝色长褙子、打扮像是管家,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还有两名表情十分严肃、身形壮硕的嬷嬷,分坐在她娘亲下首的太师椅上。

  这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子神情看起来倒是平静,看不出喜怒,倒是那两名嬷嬷满脸猜忌狐疑,其实与其说是猜忌,倒不如说她们正贪婪的盘算着,她这一屋子的家产还有她娘亲身上的行头。

  坐在她娘亲左侧那名,眼尾上有颗大痣、穿棕色衣服偏瘦的叫陈嬷嬷,瞇细了眼不停四下张望,打量着这处修缮得崭新漂亮的屋宇。

  来到翠缇县前往裴府的这一路上,她们就没见过比这院子更好的房子了,让她跟王嬷嬷都惊呆住了。

  这就是自家夫人这十几年来,嘴里会不时提起的破地方?

  这里大又新颖,哪里破了?

  而坐在一旁年长一些,身着花红衣服的王嬷嬷,两只眼睛从黄氏出现后就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心里直惊疑着。

  当初五姨娘被撵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这十二年来夫人司是不曾派人来送过半点银两,任由她们母女两人在这乡下自生自灭的,怎么如今她们来到这里,见到的不是面黄肌瘦、一脸穷酸,眼巴巴求着她们赶紧带她回京的五姨娘跟六小姐,反而足一身气派,吃穿用度都不比京城大户人家差,光这处院子,没点钱是盖不起来的,还有五姨娘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光那一套头面就可以在京城买下间店面或宅子了。

  两名嬷娓互看了对方一眼,满心的疑惑,她们母女俩这十二年来是如何过活的?日子竟然过得如此滋润,还有这么多仆人伺候着,莫非是老爷瞒着夫人,私下给她们母女塞银子?可,这不对啊,这几年皇上给老爷拨下的奖赏,全是原封不动的抬回裴府,由夫人发落。

  那五姨娘跟六小姐是用什么过生活的,让人很匪夷所思啊!

  相较于两只贼眼一直打探着周遭的陈嬷嬷,许管事目带着精光的看着,不动声色。

  黄氏一见到女儿回来,马上向她介绍,“瑜儿来,娘跟你介绍,这位许管事是你爹身边的得力管事,奉你爹的命令前来的。”

  许管事起身抱拳,恭敬地向裴子瑜行礼,“老许见过六小姐,大将军派老奴前来接六小姐及五姨娘回府。”

  “大将军!”裴子瑜故意惊呼了声,装得好像从来不知道有这号人物。“我认识吗?小女子我可是从来不认识什么大将军这种伟大的人物,许大叔,你恐怕是跑错家了,要我帮你找村长来问问吗?”

  这个名义上的亲爹,竟然在遗弃母亲跟她这么多年才想起要派人来接她们,莫非是行军打仗伤到哪了需要人照顾,才想起他还有个侍妾女儿?

  “回六小姐的话,老奴正是从村长那里来的。”许管事有些诧异,真没意料到这六小姐会这样当着他的面不给大将军面子,直接说不认识。

  “是的,没错,六小姐,是村长领我们三人过来的。”花红衣服的王嬷嬷语气凶恶的抢着开口说话。

  这五姨娘黄氏在她们的印象里就是怯弱胆小的性子,夫人不管说什么,她都不敢吭一声。

  当年要不是仗着老爷的宠爱,直到六小姐出生都住在老爷院子里,这女人跟腹中胎儿早被夫人暗中派人给料理了,哪里还能放任让六小姐出生。

  不过这六小姐也不是个争气的,一出生就是个病秧子,那个什么相命先生所说的话根本不足为惧。

  老爷一上边关,这两母女在裴府里还真是什么都不是了,夫人先是将她们母女赶到后院柴房住着,早上到桨洗房帮忙洗衣,不惹夫人心烦眼不见为净就算了。

  偏生她这女儿一天到晚要吃药,黄氏时不时便去求夫人替六小姐请大夫,让夫人厌恶怨肢不已。

  无巧不巧的,一日一名相命先生经过后门,看到了六小姐便直言断定,日后六小姐会是人中之凤,身分贵不可言,这尊贵身分甚至超越夫人生的嫡长女裴子苑的I品诰命夫人命。

  夫人岂能让这庶女爬到自己疼爱女儿头上,日后让女儿对这低贱庶女磕头,因此便将她们母女轰出裴府,任由她们自生自灭。

  这被赶出裴府,黄氏一个大气也不敢吭,说话没底气的主子,在他们下人眼里还真是什么都不是,也不用太客气,只要搬出夫人来,她们母女两个还敢作对不成?

  裴子瑜一脸狐疑的打量她,丝毫不给颜面的怒喝道:“你谁啊,这里有你这个做下人说话的余地吗?”

  这个王嬷嬷瞬间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将怒气发在一旁一直安静喝茶的黄氏身上。

  “五姨娘,六小姐不识得老奴,你总该识得,你跟六小姐说一声吧。”

  黄氏抬眸看了眼这王嬷嬷跟陈嬷嬷这两位故人,以前在裴府那些酸苦记忆不由得浮现在脑海,当年她可没少受到这两位嬷嬷的“照顾”。

  尤其是腊月天,一大堆棉袄衣物、床单、被罩丢到她面前,要她在日落之前洗干净,才要帮她请大夫给女儿看病,日落前没洗干净大夫就不用请了,那些衣物简直永远没有洗完的一天。

  一幕幕画面提醒着她,当时她为了帮女儿请大夫看病是如何卑微,是如何的偷生苟活的,一切有多么不堪。

  “瑜儿,这两位是王嬷嬷跟陈嬷嬷,她们两人是大夫人身边的得力嬷嬷。”黄氏勉强的扯了抹笑意。

  那抹笑意让裴子瑜看到了娘亲许久不见的苦涩,这让裴子瑜心头生起一股怒火。

  这里两个狗仗人势的狗奴才,也不想想现在是踏在谁的地盘上,敢这样当着她的跟她娘亲说话,她娘亲当年在裴府肯定也没少受这两个奴才欺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