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那你跟我坦白你无法达到我的要求这件事要做什么?”

  “瑜儿,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去处理一件非常重要且复杂的事情,唯有处理好这事,我才有筹码,我们两人才有未来,我才能给你你所不妥协的坚持。”

  他唯有揭发端王,将端王绳之以法,在朝堂上立功,才能向父皇求得恩准,娶瑜儿为妃,才能央求父王不要为他多方纳妾。

  她眼眸往上瞥了瞥,小心的问着:“有多复杂?”

  “很复杂。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而是其中牵扯太多,知道越多越危险。”他重叹了口气。

  “要多久?”她早知道他的来历不简单,能这样告诉她不骗她已经实属不易了。

  “快则这一年内便会结束,慢则得拖上两三年。”

  看着他散发着坚定可靠气息的精铄黑眸,与坚毅不容怀疑的神情,她心头突然涌现一股近似感动的暖流。

  她相信他。

  “好,我给你三年的时间,等你排除万难。要是三年后你无法给我所要的坚持,那不要怪我无情。”她也对他许下承诺。

  “本宫不会让你有琵琶别抱的机会!”

  勾起她的下颚,灼烫的唇畔覆上柔软红唇,在她唇间落下霸气宣言。

  在草药园忙碌了一阵子,交代了手下工人如何采收一批草药后,裴子瑜顺着草药园里的小径,穿过清幽的树林。

  细碎的阳光穿过树梢,长长短短地流泄在寂静小径上,裴子瑜看着这一条被光束笼罩灿烂斑斓的小径,以往她最喜欢漫步在这光廊之中的,可是现在,她开始变得不喜欢了。

  因为她的心境不一样了。霁三离开后,她整个人就有些抑郁寡欢,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

  走着走着,无意间来到上一次救了皇甫霁的湖边,等她发现时,人已经站在湖边,以往为了安全起见,她很少一人独自走到这里的。

  她站在湖边,看着那波光荡漾、碧绿的湖光倒影,想起了那次在这里救了他的事情,心底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看着在湖里嬉戏追逐、成双成对的水禽,她更是失落,她都已经不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可能就只有三声无奈可以形容。

  那夜,他带着她去欣赏萤火虫,其实在他们离开没多久后,他所住的宅子便被人给放火烧了,滔天火光让远在几公里外的他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如果不是霁三临时提议带她去欣赏萤火虫,恐怕他难逃一劫。

  他当下便决定离开翠缇县,并承诺他归来的同时迎娶她。

  他这一离去已有两个月之久,未曾捎来只字片语,在前几天她听说了端王叛乱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她隐约觉得这事与霁三脱不了关系,这又让她烦躁担忧不已。

  霁三这人真是糟糕,没心没肺的,出门就像是丢掉了,难道不知道有人会担心他吗?就在她在心底诋毁着皇甫霁之时,八角匆匆忙忙地朝她跑来,朝她扬手高声大喊,“小姐!小姐,京里来人了。”

  “京里?!”

  “是!小姐,你快回去吧,夫人吩咐我们所有人赶紧来找你,说是有重要事情。”八角捂着激喘不已的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京里来的人?有说是什么事情吗?”

  八角摇头,“没说,只知道是老爷派人来的。”

  “老爷?!哪个老爷?”她揪紧眉头,见鬼般的睨着八角。

  “当然是小姐你的亲爹啊!”

  “亲爹……”

  八角的头点得更猛了,“是的,小姐你的父亲。”

  裴子瑜拍了下脑门,她还真差点忘了身体这个原主有个爹!

  那个失踪八百年,从没有尽到身为一个人父应尽的责任,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消失八百年的亲爹竟然会在这时候出现,无事献殷情必有诈,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她抿了抿唇-消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消息,“好,我回去看看吧。”

  她倒是想知道,这个八百年不曾出现过的亲爹现在现身是有什么事?

  裴子瑜回到家里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她才正要下马车,便见到一辆十分新颖豪华的马车停在大门前,让她只能在距离大门稍远的地方下车。

  刀豆在门房里,远远的见到自家马车回来,已跑过来迎接。

  “刀豆,这辆马车是京里来人搭乘的吗?”裴子瑜睐了眼这辆在马车界属于宾利级的气派跑车,对于这个十二年未曾有过一点联系的父亲,这时候派人来是什么意思?还派出这么豪华的车,更证实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他们不成。

  她提高音量喊道:“八角、刀豆,你们两个把这辆马车跟车夫赶到一边去,不知道随便停在人家大门口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可是小姐,这是京城来的马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