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早已备好等着上桌的午膳马上被端上桌,摆得满满的一桌,看得裴子瑜嘴角直抽,这一桌菜也太丰盛了,十个人都吃不完吧。

  “霁三啊,黄姨特地让人炖了人参鸡给你补补,还有让人到了二十里外的渔村去买了几尾刚捕捉上来的鲜鱼,特地用了清蒸,这样才可以吃出这鱼的鲜甜。”黄氏对皇甫霁真是热情款待,“还有,今天还让人做了芙蓉豆腐……”

  站在她身后的裴子瑜抽着嘴角,吃醋的看着娘亲,她娘简直把霁三当成亲生儿子了,把她这个女儿丢到脑后去,以前吃饭时,她娘亲可是热切的拉她的手为她介绍,现在介绍的对象换人了。

  “瑜儿,你愣在哪里做什么?赶快坐下啊。”

  裴子瑜不情不愿的拉开椅子,才正要坐下,小红追进厅里——

  “小姐,你将跟黄公子订亲的玉佩落下了。”

  裴子瑜翻了翻白眼,这小红这么多事干么,她就是故意的啊。

  她翻白眼,不耐的表情全落入皇甫霁眼底,他捂着唇轻声窃笑了下,拿过小红手中的玉佩,“我来吧。”

  拿过玉佩后,他走向裴子瑜,朝她靠近了些,弯身。

  顿时,他鼻息间的热气喷拂在她的颈侧,热热的,她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躲去。

  她眼神防备的瞪着他,“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帮你将信物系上。”皇甫霁语气十分自然淡定,温润的脸上勾着好看且纯良笑意,好像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

  “不用了,我自己来。”他们两人这距离太过亲密,暧昧得叫她莫名有些尴尬。

  就算她是穿越来的人没那么重视规矩礼节,可在自己娘亲还有下人面前,与她这样如此暧昧的互动,也够叫她尴尬和心慌意乱的了。

  “这信物还是要本公子亲自为你系上的好。”

  他神情自若地笑了笑-不给她拒绝的权力,在她羞红着脸反对之前,已经动手将信物仔细替为她系上。

  裴子瑜蹙着眉头,看着他熟稔亲密的动作,他看起来是温文尔雅的君子,可怎么无形之间总是散发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王者霸气,让她根本无法开口拒绝。

  “系上了,瑜儿可莫再忘了。”皇甫霁笑着提醒她。

  他低头看着服贴在她腰际上的信物,就好像她整个人已经烙下他专属印记一样,这感觉让他十分满意。

  裴子瑜垂眸,神色有些复杂地瞅着腰际上绿光流动的玉佩。

  “这东西是我们两人婚约的信物,还是随身佩带在身上的好,瑜儿莫再忘了,以免让人有机可趁。”皇甫霁意有所指的再次提醒她。

  “有机可趁?你在胡扯些什么!”

  “虽说我们两人已经定下亲事,外头还有不少人对你抱持着非分之想,这信物戴在身上,多少可以打消那些不自量力的人的主意。”

  裴子瑜眼角抽了抽,这霁三也太夸张,肯定是在说昨天她跟着刀豆送草药到张大夫的医馆,与里头一位刚出师的年轻大夫有些话聊,就认为别人对她有意了。

  拜托,去看看现在哪还有媒婆上她家的门,全县城的人都知道裴家闺女这门亲事没戏唱了好不好。

  “就是啊,瑜儿,这可是你们两人的订亲玉佩,怎么可以随便乱放,下回不可以再乱放了,要随时记得戴着,知道吗?”黄氏蹙着眉头,很不认同的看着女儿。

  昨天刀豆回来,她也稍微听说了,张大夫医馆那位年轻大夫跟瑜儿可是很有话聊的,最糟糕的是,瑜儿对他的印象似乎也很不错。

  天上掉下来霄三这么好的一个女婿,要是万一让女婿有了什么不好联想,生气退了亲,她可是打着灯笼也不着了,她不提点下女儿怎么行。

  裴子瑜抿抿唇,深吸口气,不想再与有了女婿就没了女儿的娘亲辩论。

  “我知道了,我换衣服一时就忘了,娘你别念叨了,你再念我就吃不下了。”她拉开椅子,径自坐下。

  “岳母,瑜儿并不是故意的,您就别说她了。”皇甫霁帮她说话的同时在她身旁坐下。裴子瑜在心头腹诽着,她都还没点头嫁他咧,他就叫她娘亲叫岳母叫得这么亲热,他就这么笃定她一定会嫁给他吗?

  “你唷,还没把她娶回去,就这么宠她,以后你还不被她吃得死死的。”黄氏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却很满意未来女婿的态度。

  “娘啊,你未来女婿对你女儿好,你不开心吗?”裴子瑜没好气地回嘴。

  虽然她根本不同这桩婚约,但这时候一定得稍加利用。

  “我就担心你把他吃得死死的,傻女婿把你宠坏,你就更无法无天了。”黄氏转了话题,“来,开动了,赶紧吃,有的菜凉了就失了风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