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我还请了一个厨娘负责帮他们准备午膳跟下午点心,还有两名嬷嬷帮忙照料更小的孩子,这样家里无后顾之忧,他们可以专心工作了。”

  他很意外她竟然如此照顾这些为她工作的工人们,她如此行径,在这大业国里可是从未听闻过。

  “我只是想,识了字,这些孩子往后会比较有好的出路,不用一辈子窝在这山里砍柴打猎。”

  “没错。”她这说法更让他惊讶,没想到裴子瑜这个十六岁的姑娘,想法与他人不同外,甚至这么替他人的未来着想。

  村里这些粗人一辈子几乎没看过一本书、不认得一个字,不,该说是整个大业国的寻常百姓,识字的也没多久,想要送孩子上学堂,也拿不出束脩,能干活吃饱最要紧,其他什么都是次的。

  “你不心疼?这样你的钱便少了。”

  “我不过是一个月多花几十两银子,这对我来说不痛不痒,却有可能给这些孩子一个光明未来,何乐而不为?

  “况且他们的父母也是我的衣食父母,没有他们细心帮忙照料草药园,我哪里有办法赚到财富,光凭我两只手是不可能的,你说是不是?”

  她的想法让他对她有了新的认知,也感到佩服,认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

  一听到他同意她的想法,她开心得眼睛一亮,兴奋的抓过他沾满土的手,“这么说你同意答应我暂代一个月的课了?”

  皇甫霁垂眸盯着被她紧握在手心的手,顿时有一种很奇怪、酥酥麻麻的感觉窜进心窝,穿透他沉稳平静的心湖,随着血液流窜在身体里的每个角落。

  她发觉他的视线,一怔后惊呼了声,连忙松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用力摆着手解释道:“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是太开心了,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她的老天啊,幸好她娘亲没有跟着-起过来,要不看到她这举止,还不立刻着她娶黄辅济那才有鬼。

  皇甫霁敛下眼睑,微勾起好看的唇,“放心,我不会在意的,这只是一时高兴忘情了,没有什么的。”

  被自己这么一吓,她的头皮都发麻一阵,她用力拍着胸口,“呼,还好,你能了解,不过这事你一定要保密,要是被我娘知道,她非得逼着我上你这里来提亲,把你娶回去当上门女婿。记住,你一定要保密。”

  “放心,这事关你的名节,我会保密的。”

  “多谢、多谢。”她再度谢道。

  “瑜儿,你似乎很害怕黄姨将你嫁掉似的。”他继续拿起竹片刀,雕塑着手中的茶壶。

  “怕,谁不怕啊!”她走到-旁放着茶水的茶几边,径自倒了杯开水喝着,没好气的道:“要嫁给-个从来没见过面的陌生人,不知是圆是扁,是纨裤子弟还是青年才俊,是混混还是土豪,换成你,要你娶-个陌生女人你不担心吗?”

  “自古以来婚姻大事便是父母作主,身为子女如何能够反驳?”尤其是皇室每一桩婚姻的背后都是政治权利与利益的结合,他这种生长在皇家的人,更没有资格作主自己的婚姻,不可能不顾一切地执意选择自己所喜爱女子为妃。

  “谁说的,我就要反驳,我就不嫁!不是自己心之所爱的人,不是我只想与他一世相守的人,我才不嫁,跟我娘死磕到底。”她撇了撇嘴道。

  “如若是你爹帮你定的亲,你也不嫁?”

  “我爹?!”她更加鄙夷了,嘴角露出几分讥诮,反问道:“他没战死在沙场上吗?”听到她这样诅咒自己亲爹,皇甫霁眉头不由得一阵紧蹙,这裴震天可是大业国的顶梁柱,她这个身为女儿的人竟然这样诅咒亲爹……

  “你不知道你爹可是威震天下的大将军吗?有他在边关镇守,临近几个国家根本不敢觊觎我大业国。”

  “这关我什么事?他是皇帝眼前的红人,大业国的顶梁柱那又如何?对我来说,他就是个再陌生不过的陌生人,陌生人又如何有权力资格插手我的婚姻大事?”她冷嗤了声,不屑地说道:“况且,说不定他早已经忘了我娘跟我,又怎么会管我的婚事呢?”

  “你这么出色,他一定不会忘了你的。”皇甫霁试图替裴震天辩白。

  “当然是早把我们忘了,而且他妻子儿女众多,也不缺我们母女两个,又怎么会想到我?”裴子瑜好笑的瞅他一眼。

  “坊间都知道裴大将军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汉,我听说当年他在战场上死都要将跟他一起出征的同袍带回,所以他怎么会是那种不负责任、忘记妻女的男人?”

  “霁三,你别试图改变他在我心中不负责任的形象,我跟我娘在翠缇县这十二年,他奉命回京次数一共三次,每一次停留时间约莫三个月。

  “可是这三次,他有哪一次来见我跟我娘的?说他是大人物忙,不能千里迢迢过来,那也能派个心腹手下过来看看吧,或者是请人带个口信。

  “但他一次都没有,一次都没!难道你要我自欺欺人的说他心里有我跟我娘吗?这种事情我做不到,所以别再说他心里有我有我娘。”她冷冷勾着嘴角,不想再多说。

  这话让他无法反驳,这毕竟是裴府的家务事,他一个外人实在不好插手。

  她站起身来,“好了,总之事情就这样说定了,我先回去了,明天一导再来找你,带你一起去学堂,可以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