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她知道他最近很忙,常常扛了一堆土回来捏陶壶,要不然就是不知道消失到哪座山去,常常一整天不见人影,回来后总是一身泥土。

  据刀豆说,他是出门去找可以制壶的泥土,有时会带着两个家丁一起出门,一去也是一整天。

  皇甫霁摇头叹气了声,“没有,踏遍了这附近的山脉,土质皆不适合制壶,唯有当日我们在你草药园附近挖掘到的土质还较为适合些。”

  听他这么一说,裴子瑜忍不住为他担忧了起来,没有合适的土,怎么制壶?没法制壶,怎么谋生?

  “今日找你,也是想请你帮个忙。”

  “说吧,要我帮什么忙?只要能帮上忙我定帮。”裴子瑜放下手中茶盏,定定看着他。“你知道这次水患造成不少人无家可归,在下幸得祖宗庇佑,跟下人还有个容身之所,只不过……是这样的,零三有个亲戚这两天寻了过来,本是某个大户人家的护院,可你看我现在住那院子,实在也无须护院……”

  “你要我收留零三那位亲戚是吗?不过可能会辛苦些,要上草药园……”

  “不,零三那位亲戚见我无意再收留他,本是打算离开此地到他处找护院的活儿,但昨日不知在哪里听说,那山上正在招募守卫,他便想去应试,只是听说需要熟人介绍,便求在下为他引荐,可是在下也是刚到此地,人生地不熟的,因此在下才厚颜想请裴姑娘帮个忙……”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我听说去应试的人都需试打的,只会花拳绣腿是不要的。”她也不疑有他的道。

  “零三那位亲戚应付几个大汉也不成问题,这些无须担心,就担心造成拜托裴姑娘你出面,会为裴姑娘带来困扰。”

  “困扰自然是不会,我跟他们的统领也是认识的,一会儿我要上那里交些前些日子他们订的草药,让零三的那位亲戚一起跟着吧,届时我同那位统领说说。”

  “那有劳裴姑娘了,这也是帮了在下一个忙,日后便可以请零三的亲戚下工后顺道帮在下提土回来。”皇甫霁赶紧起身作揖拜谢。

  见裴子瑜毫不犹豫地便答应帮忙引荐,皇甫霁心下暗松了了口气,只要能够让零二进入那里,相信很快便能知道里头卖的是什么膏药。端王爷,这次看本宫怎么端了你!让你永不超生。

  “怎么说得这么悲情……”

  她这话还未说完,黄氏便眉开眼笑地走进大厅。

  “裴夫人。”皇甫霁瞧见来人,起身作揖见礼。

  “黄公子,欢迎、欢迎,别客气,坐、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坐?”一见到皇甫霁,黄氏便开心得不得了,一副像是丈母娘在看女婿的模样,那笑得嘴都闿不拢了。

  皇甫霁本就是不打算暴露身分,来到这村子后,顺势就着裴子瑜之前的误会,自称姓黄。“在下今日是有一事来请裴姑娘帮忙的。”

  “唷,说什么请呢,我们是邻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邻居间本就该好好照应。黄公子你别客气,你初来乍到的对这里不熟,都可以问我们家瑜儿。”黄氏像是突然打开的水龙头,话匣子一开停不了。

  瞧她娘亲一副看女婿的模样,裴子瑜一对好看的秀眉严重抽搐着,心下一阵哀嚎——娘,您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您的野心也别表现得这么明显啊!

  黄氏这热络的态度让皇甫霁明显怔了片刻,又瞧见裴子瑜那尴尬僵硬快晕厥、翻着白眼、无声哀嚎的表情。他不禁唇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顺着黄氏的心意认同的点头,“裴夫人说的是,邻居就该相互照应。”

  尽管黄氏只是人家的姨娘,不过这宅子里人人都尊称她一声“夫人”,皇甫霁也就跟着如此称呼。

  裴子瑜心下更是悲叹了声:黄公子,您老可以别这么从善如流吗?您难道真不知道我娘亲打的是什么主意啊?!

  “就是、就是。”得到皇甫赛的认同,黄氏笑得更是花开灿烂,还不忘提醒一脸意兴阑珊、一直企图与邻居保持距离的裴子瑜。“瑜儿,日后黄公子有什么事情,你可得多帮忙,不能推辞知道吗?”

  裴子瑜翻了个白眼,内心腹诽道:娘亲啊,您别笑得这么谄媚啊,您这笑容就像是一只饿了许久的大野狼,终于盼到了只白嫩的小羔羊跑到您眼前,恨不得马上一口咬下,叼回窝里喂它的小狼崽一样。

  “瑜儿,你听见了吗?”见女儿迟迟没回应她,黄氏又唤了声。

  “听到了娘,日后这黄公子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我会尽量帮忙的,您就别担心了。”娘她的那一门心思她还不清楚吗?可,当着外人的面不能跟自家娘亲叫板,裴子瑜只能答应得很勉强。

  “裴夫人、裴姑娘,既然大家都是邻居,你们也别黄公子、黄公子的称呼在下,就直接称呼在下名讳吧。”

  “这好、这好,那你以后也直接叫我们家瑜儿闺名好了,这样亲切些。”如此又更亲了点,这是黄氏求之不得的,这方圆十五里内可是找不着像她家邻居这么俊的年轻小伙子,跟瑜儿她爹年轻时一样的俊、一样的风流倜傥。

  瑜儿自小就是个没爹疼爱的孩子,没长辈为她张罗亲事,她这个娘不能不替她操烦,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黄公子这么好的人选,她一定得替瑜儿把握住。

  “只不过……”她总得先知道这女婿人选的名字吧,黄氏犹豫了下,尴尬问道:“黄公子,你的名字……”

  “我叫皇甫霁,外边都称我为霁三,你们也这么叫我吧,当然夫人要是嫌拗口,可以叫我阿霁。”皇甫霁表现出一副模范好青年的模样。

  他叫黄辅济,裴子瑜是早就知道的,只是这个霁三……怎么这个称呼好熟悉啊,像是在哪里听过似的。裴子瑜努力在海中搜寻这个名字,可想了半天,还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