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裴子瑜一刚下马车,几个在草药田里工作的工人便放下手中活计,跑了过来。

  “见过小姐。”几个工人拿下头上遮阳草帽,异口同声的问好。

  “辛苦你们了。陈叔,你们按我的交代给那两区的桔梗上肥料和驱虫药了吗?”裴子瑜瞄了眼草药田问道。

  为首的工头陈叔点头,“回小姐的话,一早大伙儿就将小姐交代的事情办妥了,这会儿正在除草。”

  裴子瑜点头,“那好,陈叔你们继续忙吧,我没什么事情,带个朋友来看看。”

  “欸,好的,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随时喊我一声,我会即刻过来。”陈叔手一挥,指挥着工人们又回草药田继续干活。

  “这片草药园全是你的产业?”尾随着她下车的皇甫霁看着她与工人们的对话-有些诧异的问道。

  “嗯。”她点头,指着不远处一条细小又陡的小径说道:“要去前山,就从那条小径走上去。”她自开垦了草药田,便修了路可以直接从后山进出,并不需要再从前山出入。

  皇甫霁点了点头,撩起衣袍便迈开步伐往那条小径走去,动作迅速利落,才一眨眼工夫,他人就在小径上了。

  裴子瑜瞪大眼,错愕的看着像脚踩觔斗云的皇甫霁,惊愕的指着他沉稳高挺的背影,不可思议的问着她身后的八角跟刀豆。“你们说……这黄公子是伤员吗?动作竟然这般神速。”

  八角很认真慎重的点着头,“是的,八角可以确定他是伤员,还是重症伤员。”

  刀豆也认真点着头,竖起大拇指,“猛!身体还未完全复原,行动便像行军一样,不简单。”

  “你们两个别赞扬了,快跟上。”裴子瑜撩起裙摆,很不文雅的半跑半爬的追了上去。

  皇甫霁不顾身上的伤势未复原,大步不停的往山上走去,半个时辰不到,便见到裴子瑜所说的高耸围篱,上头甚至还放了用铁线做成的流星网,更有不少守卫隐匿其间,要说这里没鬼,他才不相信。

  裴子瑜万万没料到他的脚程这般快,她跟八角还有刀豆半跑半走的竟然还追不上他。

  等他们气喘吁吁的走到那闹钟前时,皇甫霁已经将附近的地形瞧了个大概。

  “呼,黄公子,你这是遇上山贼土匪啊,走得这么快,我们怎么也追不上啊!”她气喘吁吁的捂着胸口看着蹲在地上,拿着一根随手捡来的木头,采集泥土的皇甫霁。

  “我看天色不早了,早点来采些土回去,下山才不会太晚。”皇甫霁笑看着因为追他追到脸色发白的三人。

  裴子瑜看着他脚边四处一坨一坨的红泥,“只是……这样如何能够带走?”

  “不带走,我只是先看看这红土的特性。”

  “如何?适合吗?”

  他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道:“这里的不太适合,不过靠近围篱旁的土质好像合适,我想进去看看,却被守卫给赶了出来。”

  裴子瑜望了望那边,又看向刀豆道:“刀豆,今天的那个守卫不是你的麻吉吗?你去跟他问问,能不能让黄公子进入取土。”

  “麻吉?”刀豆疑惑的看着裴子瑜,他们小姐常常说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话,虽然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每次一听到新词,还是会困惑一下下。

  “就是你的死党,你的好朋友,你一起长大的玩伴。”

  “喔,是这个意思啊。是,小姐您等等。”刀豆恍然大悟地点头。

  随即他往围篱跑了过去,跟其中一名守卫比手画脚、指指点点了半天。

  没一会儿,他跑了回来,面有愧色的摇头,“小姐,我那麻吉他说不成,他说最近不知怎么的,上头每天严厉交代他们看好入口,不许任何闲杂人等靠近,要入内必须有什么放行文件,如果他敢擅自放人进入,就会丢了这份差事。”

  “这么说,就是连之前还可以捡柴的地方都不许进入了?”裴子瑜皱着眉头道。

  皇甫霁本没想过这次交涉会成功,心里已打算着等与零一他们联络上,便派他们来一探究竟。

  不过,这一趟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至少从裴子瑜的口中得到有利的情报,她的小厮刀豆与这里的守卫是好友,肯定会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未来他势必有必要同刀豆套好交情。

  “连捡柴都不准了,怎么,他们里面是挖到金矿了吗?”裴子瑜嗤道。

  “小姐,我觉得他们是挖到铁矿,刚刚我那麻吉说,山里头不知道挖到什么,最近是一车一车的红土往山谷倒,还不时听得到爆炸声,如果黄公子真要土,可以到山谷去找。”

  “山谷,在哪?”皇甫霁比裴子瑜还心急地问着。

  刀豆指着另一头,“往那里走很快就会看到了。”

  “我们过去看看吧。”也不给别人开口拒绝的机会,他就径自走去。

  主仆三人这才回神,这男人又离他们几丈远了,三人额头不约而同飞过一只嘎嘎叫吵杂的乌鸦,敢情他们今天是来健行的……

  夜,一片寂静。

  一记夜鹗阴沉的长鸣声划破这份宁静,两道黑影在屋顶上如闪电般急速前进跳跃,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屋顶。

  两道黑影最后在至高点会合,拉下面巾,冷眼看了对方一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