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药田出贵妻·上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问道:“对了,老板,对了有没有比较不甜的,最好是带点咸口味的糕饼,不要肉饼。”肉饼吃两口就很容易腻了。

  “带点咸的口味……”老板思索了下,随即拿过一款新口味的饼,“这个千层酥,咸中带酥的口感就是连我这挑嘴的也不时偷拿一、两块尝着。”

  裴子瑜捡了块掉到一旁的小碎片尝着,“还不错,这也帮我包一盒,还有你店里的凤眼酥、绿豆糕都帮我包四盒,这些饼每个口味都一盒,分成四串。”

  “欸,好的,裴姑娘您稍待一下。”老板一听赶紧也加入打包行列。

  一旁的刀豆一听到主子买了一堆的糕饼吓了一跳,“小姐,我们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加起来也吃不了这么多糕饼啊。”

  “谁说只给我们府上的人吃,等等你把剩下三串糕饼送回去,一串拿去给我娘,一串府里的下人们各自匀了,另外一串送到草药园给工人们,剩下一串我要带走。”最近常往医馆跑,免不了在那里蹭饭,也该回馈一二。

  糕饼铺的伙计们手脚利落,很快的就将四串糕饼打包好,提到裴子瑜面前。

  她取下腰上系的荷包,掏了五两银子递给老板,“老板,剩下的银两你就随便包一点你们其他口味的糕饼。”

  “小姐,您交代的东西我拿来了。”这时前去绣针坊的八角气喘吁吁的跑进糕饼铺,晃了晃手上提的东西。

  “给我吧,你跟刀豆先把饼送回去,傍晚时再来接我。”她空着的那只手接过八角手上的衣物,交代了声后径自往医馆方向走去。

  医馆里人满为患,为了自身的安全,已经可以下床缓步行走的皇甫霁选择了一般不会有病患前去,晒着草药的后院,躺在树下一张躺椅上闭目养神晒太阳,他手上的伤势复原得十分良好,就连赤鸠毒也解得七七八八了。

  张大夫稍早为他换药时告知他,再过不久便能拆掉他手上包裹的布巾,届时他身上的毒也能完全清除干净,无须担心会对身体造成影响。

  这位张大夫真是医术了得,想不到这种乡下地方也有这么个能才。

  这些天,他的情绪一直十分低落,主要原因是不知道零一他们三人现在如何,一一是为了自己好不容易查到的端王养兵意图谋反叛国的密件和证据都不见了,他记得他爬上河岸那时,那些密件还在自己身上的……

  如今密件遗失,想重新调查谈何容易,所有物证恐怕都早被端王毁去。一想到此事,他便无心养伤。

  要说能让他开心的事是,张大夫告诉他,他的武功假以时日便能恢复,不要感到丧志灰心,这让他瞬间像那天裴子瑜说的一句话——满血复活。

  他当时不是很懂这句话,裴子瑜只是笑笑的说就是精神百倍的意思。

  总之,武功没废了就是大好事一件,待身上的赤鸠之毒完全清除干净,再按着以往他练功时的心法修练,恢复内力,也好摆脱这种毫无防备能力的废人感。

  他本都已经放弃恢复功力的希望了,如果张大夫真把他治好,日后他回宫定要引荐张大夫进御医院,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不,他最该报答的救命恩人应该是裴子瑜才是,如若不是她,今日他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

  “嘿,你在想什么?”裴子瑜到了医馆绕了一圈没看到应该躺在病床上休养的男人,问了下药僮才知到他嫌前头吵,到后院来晒太阳了。

  阳光被人遮住,皇甫霁一睁开眼便见到裴子瑜那张有着灿烂笑容的脸蛋,怎么他才一想到人,她就出现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开来。“裴姑娘,你怎么来了?”

  昨天还同他说,她今天要陪她娘亲去庙里进香,就不进城,自是也不会到粥棚那边,医馆也不过来,怎么才过了晌午,人就来了?

  “我今天早上突然想到有东西要给你不来不成,所以跟我娘去上香后,只好又走了一趟过来了。”

  “什么东西?”

  “喏,给你。”她将手中的包袱跟那盒咸饼放到他怀中,然后拉过不远处一张竹编矮凳子,在他身边坐下。

  “这是……”他疑惑的看着怀中的包袱。

  “你总不能一直穿着张大夫的衣服吧,你那件破掉的衣物,我让绣针坊的掌柜找人缝补好了,还买了几套夏季衣服给你换洗。”

  “有劳你了,你的恩情在下一定不会忘记的。”看着手里这包衣物,他有些感动。

  “不用了,十二年前我发过誓,只要能活下来,此生定尽我能力救助生病受伤之人。”她双手撑着下巴摇着头,“所以你不用回报了。”

  “你发过誓?十二年前你才几岁,还懂得发誓呢。”皇甫霁好笑的问道。

  “我怎么不懂?我知道的事才多呢。”

  “喔?你知道什么?说来听听。”

  裴子瑜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很爽快的说了,“我娘是京城一个大将军的五姨娘,我从小身子就弱,那年我四岁,我爹奉命出征,夫人借机将我娘跟我赶出将军府。我永远记得,那天下着磅礴大雨,我娘背着我走出京城,那场大雨还差点要了我的命,有一度还断了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