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好一会儿后,他们两人来到普济寺大殿前,即使普济寺位在山上,爬阶梯时也有凉风吹拂,可当何若薇两脚踏在最后一个阶梯时,仍是全身热汗淋漓,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下,她肯定像只哈巴狗一样的吐舌头散热。

  “若薇,那里有茶亭,我们先过去休息片刻,整理仪容后再进去礼佛。”

  单墨寻一手提着供品,一手扶着有些腿软的她,指着广场旁那个摆着供茶的茶亭。

  “我先去洗把脸,我脸好热,奇怪,上次来也没感觉这么累啊。”

  茶亭旁有两个水池,是用竹筒从后山将水接过来,引入两个水池,一个用来让上山礼佛的香客们在此净脸、洗手,另一个则是用来洗净供果后再进入大殿礼佛。

  泼了几把沁凉泉水后,何若薇感到整个人清爽了不少,拿出帕子擦拭掉脸上的水珠后喘了口气,“呼,好舒服啊。”

  单墨寻替她舀了杯供茶,“若薇,给你。”

  她接过茶水,发现单墨寻也洗过脸,脸上还有残余的水渍,拿起还没收进衣袖里的帕子,替他擦拭,同时替他将垂落额前的发丝往后撩。

  “擦干。”

  “我可没有那么娇弱。”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却很享受她贴心的行为。

  “是,是,我知道你很强健,不过现在是秋冬必须注意养生,别看太阳大就不注意,一不小心就容易染上风寒什么的。”她细心的将他脸上水渍全部擦干。

  “好了,明真大师是有德高僧,每日向他请教佛法的信众很多,赶紧把这供茶喝了我们进去,慢了不知何时可以轮到我们。”

  因为要请教明真大师的事情较为玄奇,不方便让他人知道,因此他们两人今天是瞒着其他人上山来的,也得赶紧把握没什么香客的时间去请教。

  何若薇将供茶喝完后,便与单墨寻一起拿着供品前往普济寺大殿礼佛,两人将供品摆放到供后点了炷清香,跪在佛像前诚心恭敬的祈求。

  何若薇仰颈望着慈眼视众生的佛像,顿时有种体悟,她不知道是何种机缘会让她穿越到骊国,还附身在她很不欣赏的刁蛮郡主君灼华身上,但不管怎么说,她都用了君灼华的身体,所以她向佛祖祈求,祈求君灼华不管是否可以投胎转世,将来都能够平安喜乐。

  她手持清香向佛祖诚心的拜三拜后,单墨寻接过她手中的香,替她插到前方香炉里,两人才正打算前往明真大师的禅房,便有一名年轻僧人朝他们两人走来。

  “阿弥陀佛。”年轻僧人双手合十向他们两人行了一礼。

  他们两人也赶紧回礼,“阿弥陀佛。”

  “两位施主,小僧法号智空,想请教这位女施主可是姓君?”

  “智空师父,我是君灼华。”

  “阿弥陀佛,君施主,小僧已等你多时。”

  她跟单墨寻互看一眼,“等我?”

  “是的,小僧的师父明真大师云游去了,临离去前交代了小僧,有一日君施主你定会来找他,让小僧转告君施主,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皆为因果关系勿执着,一切将回归正轨。”

  “嗄?”她小脸蛋瞬间皱成一团,感觉自己悟性太低,有听没有懂。

  “师父还交代了一句,要君施主多做善事,方得圆满。”智空向两人一拜,念了声佛号后便转身离去。

  何若薇愈想愈觉得不对,忍不住指着智空穿过的月洞门,“墨寻,你听得懂智空师父转达的意思吗?”

  “基本上是理解的,不过……对明真大师选在这时候云游的目的,感到有些许的不解。”单墨寻挠了挠鼻翼。

  她眉头微拧。“你简单明了的跟我说说你的理解。”她怎么想都觉得明真大师让智空师父转告她的话没有表面听起来简单,好像有陷阱。

  单墨寻指着后山方向,“既然明真大师已经离开普济寺前去云游,时间还早,我们到后山逛逛吧。”

  沿着蜿蜒的石板小径前行,愈往深处走香客愈少,渐渐只剩下他们两人,单墨寻伸手牵住她的小手,那温热的触感让她脸蛋倏地染上红云,她羞怯地扫了他几眼,还是任由他牵着她的手在林子中漫步,欣赏着沿途美景。

  何若薇忍不住开口,“墨寻,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香客了,你该告诉我你的看法了吧。”“先告诉我你的看法。”

  “我的想法很简单啊,就是明真大师知道我一定会回来找他,他不想拽漏天机,所以选择避开我们,请智空师父转达的那几句话,就是在说这一切都是因果,虽然说现在一切已经回归正轨,但穿越附身这事本来就是逆天而行,因此要我多做善事,弥补这个违反天地去则的错。”

  单墨寻嘴角微勾,“既然你都已经有答案也理解,怎么还问我?”

  “原来你想的跟我一样,我会想问你是因为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我担心明真大师会坑我。”

  “明真大师是得道高僧,他怎么会坑你这个小姑娘。”他屈指弹了下她的额头。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真的是想太多了。”她松了口气。

  “你啊……”他宠溺的将她圈进自己的怀中,低头眸光灼灼地望着她那双湖泊般清澈的眼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