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单世伯,你喊得可真是顺口!”

  “不喊单世伯,那喊什么?”她该不会露出马脚了吧!

  她这个女儿一向骄傲,怎么会称单远雄为世伯?记得不管他与单远雄交情如何,女儿对单远雄的称呼都是单老爷,是何时开始有这种变化的?

  突然想起这事的西疆王双阵锐利地直盯着她,愈想愈觉得他这个宝贝女儿变得很多,变得他几乎不认识了,尤其是她懂医术这一点,是让他最困惑的。

  西疆王将手中的茶盏放到一旁,摆摆手示意帐内所有下人退下,只剩下何若薇跟他两人时,他阵光冷沉紧锁着她。

  她被看得心里发毛,受不了的直言,“父王,您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一直这样盯着女儿,怪恐怖的。”

  “华儿,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为父,你可以告诉为父你何时学了一手精湛的医术吗?”

  西疆王手指轻敲着椅子扶手,语气淡然却有着上位者绝对震慑人心的威严,让何若薇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咬了咬下唇,把目光移向手中的茶盏。

  她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君灼华可以说是在西疆王的臂弯中长大,他对女儿的一切不可能不了解,随口胡诌说是在梦中神仙教的,是不可能煳弄得过他的。

  西疆王也不逼她马上回答问题,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神色凝重。

  她抿了抿唇,把茶盏放下,走到西疆王面前,“咚”的一声跪下。

  她这举动把西疆王惊了一下,“华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父王……两年前我做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让我愧疚了两年,没有一天睡得好觉,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我想要弥补,才认真努力学习医术的。”她双手扭着自己裙子,不安的看着西疆王。

  “你做了什么事情?”从未见过女儿露出这种愧疚表情,可把西疆王紧张死了。“先起来慢慢说,别跪着,再大的事父王都能替你解决。”

  “父王,让我继续跪着吧,这样我比较好受。”她摇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姑娘一样,眼神惶恐地看着西疆王,“父王……您知道单墨书为何会躺在床上当了两年的活死人吗?”

  “不是因为坠马吗?”

  “不是,他是中毒的,而下毒的人……是我!”

  “华儿,你说什么?”

  迎着他不敢置信的目光,她眼眶含泪摇头,“父王,女儿为了追求一份不属于自己的爱情,想将他永远绑在自己身边,因此在他来京城王府赴宴时喝的酒中下毒,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那杯酒被单墨书误喝了,解药又被我弄丢了……”

  西疆王猛烈的倒抽口气,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儿为了一个男人这般疯狂。

  “什么毒?”难怪单家会不跟西疆王府合作生意了。

  “是异域的奇毒萎靡,那几年女儿跟父王您住在边关时,常到异域,认识了一名神秘的女巫医,她会很多奇怪的医术,一时兴起便拜她为师跟她学了一些,后来无意间知道她有一种叫萎靡的奇毒,就起了歹心。

  “女儿刚认识单墨寻时,就打定主意这辈子只嫁给他,可是即使女儿贵为郡主,他对女儿却始终冷淡,因此……女儿偷了师父的萎靡回京城,然后……不久悲剧就发生……女儿知道自己铸下大错,可是再怎么懊悔都无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这时知道是我偷了毒药的师父追到京城,师父要女儿学习她所有医术,日后外出救人弥补自己的过错,可是在医术还未得到师父认可之前,不可以为他人治病,也不能让他人知道我会医术,所以我才一直瞒着所有人,要不是这一次太多的伤者,单世伯命在旦夕,女儿是不会让人知道我会医术这事。”

  现在只能将一切推给异域的神秘女巫医,才能解释君灼华为何突然拥有与众不同的医术,否则不管怎么说都很难自圆其说。

  她愧疚泣诉的模样让西疆王看了万分不舍,长满茧子的大掌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幸好老天有眼,单墨书身上的毒被伊大夫的孙女治好,这样你也不用抱着愧疚过一辈子,现在你又救了单远雄,这笔帐应该是能一笔勾销了。”

  “父王,这怎么能够抵销,救人是我生为医者的本分,单家的人恨我怨我是应该,不能混为一谈。”

  看她眼眶含泪,西疆王也不再反驳她,“好好,你高兴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只要不要忘记自己郡主的身分就好。”

  女儿一改骄纵性子,成为济世救人的医者,这样也能博得好名声,对于日后说亲也较容易,免得万一要是有和亲使者前来,皇上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把名声不好的女儿送去和亲。

  “那我先过去单世伯那里一趟。”

  西疆王摆了摆手,“去吧,去吧,记得先洗把脸再去,别顶着一张花脸过去,免得让人误会!”

  “女儿知道。”

  何若薇来到单远雄的帐篷才知道单墨寻并不在里头,只让下人转达,请她到林边的溪边找他,她不疑有他的往溪边而去,穿过林子,远远的便看到单墨寻站在上次她坐的那颗大石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