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唉,自己附身在君灼华身上也真是悲惨。

  但看到床榻上的单远雄时,她火速将又窜出的烦恼扔到天边,没心情纠结爱情问题,将所有心思放在伤患身上。

  “世伯,您现在感觉如何?”

  这时小厮正小心翼翼给躺在床榻上,没法动弹的单远雄喂着汤药,单远雄给了她一个感激的眼神,试图坐起身向她道谢,她连忙出声制止。

  “世伯,千万别起身,小心身上的伤口裂了。”

  宫女见她到来赶紧拿来一张矮凳放到床榻边。“郡主,请坐。”

  “世伯,我知道太医已经帮您检查过,不过能否让我再为您仔细检查一遍,这样我比较放心。”

  单远雄微点头。

  一经他首肯,何若薇便开始仔细的为他做检查,期间发现有几处伤口太医包扎得不是很好,顺手帮他换药重新包扎。

  一直站在一旁的单墨寻看着她上药跟包扎的手法,愈看愈觉得她就像是伊秋语,如若不是她顶着君灼华的脸庞,他真会误认为她就是伊秋语。

  片刻,何若薇做完所有的检查与包扎,又向单墨寻讨了药方来看,浅笑着说:“太医开的药方很适合世伯服用,并不需要修改,不过一会儿我会开张单子,上头会注明养伤期间该注意的事项及饮食。”

  “有劳郡主。”单墨寻沉声说道,又吩咐小厮拿来文房四宝。

  “撇开郡主身分,我算是一名医者,救治病患是医者的职责,所以单大少爷不必客气。”她口述了注意事项,让单墨寻记录,并没有亲自写,说完了后便向两人告辞,“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世伯休息。”

  她看单墨寻要送她,连忙制止,“都在营地里,相隔不远,单大少爷你就别送我了,好好照顾令尊,有一些事情还是需要你这儿子在身旁。我先走了,世伯我告辞了。”

  看着掀开又再度放下的门帘,单墨寻依旧无法从困惑中回神。

  “单大少爷,单老爷请你过去。”宫女过来禀告道。

  他甩开心中的疑问困惑来到床榻边,“父亲,您有何事吩咐孩儿?”

  单远雄看了眼一旁的宫女跟小厮,两人很会看眼色地立刻退下,待帐篷内只剩下他们父子两人,他才虚弱的开口——

  “寻儿,你不觉得……郡主好像变得不太一样吗?”

  §第十四章 一有情人终于相认

  岂止是变,根本像是换了一个魂魄、变了一个人,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君灼华。

  单墨寻不解地问:“父亲,你支开下人就是为了问我这事?”

  “郡主跟你两人之间也算是纠葛多年,为父想问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单远雄那疲惫虚弱的眼眸带着歉疚。

  “父亲,您的意思是?”

  “为父这条命算是郡主救回来的,而为父又是皇上的救命恩人,你认为皇家那边不会有所动作?”单远雄提醒儿子这一点。

  单墨寻顿时有不好的预感。“父亲,您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

  “今日皇上身边的红人石公公要离开前特地来看为父,并且跟为父稍稍透漏皇上的想法,有可能赐我单家皇商之职,抬高身分后,为你跟郡主两人赐婚,为父担心,你恐怕……无法拒绝赐婚。”单远雄叹了口气。

  “父亲,您应该知道儿子与秋语情投意合,我不可能娶她以外的女人!”他脸上勃然变色。

  “为父知道你跟伊姑娘两情相悦,可皇命难违,你应该清楚抗旨的严重性,如若郡主转了性子,你或许可以试着和她平心静气相处看看,至于伊姑娘……”单远雄沉吟了许久,艰涩地说:“我看墨书跟她相处得也好,伊姑娘对他又有救命之恩,若他们两人愿意,为父不会反对,如若墨书跟她都不愿意,那为父会想办法弥补她。”

  “父亲,感情是可以这样儿戏吗?”他愤怒的质问父亲。

  “寻儿,为父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要是皇上真下了这道旨意,你抗旨的结果就是带着单家三百口的人一起上菜市场口!”皇命大过天啊,这才让他不得不提醒儿子将感情收回。

  单墨寻顿时不知该如何反驳,他不想放弃与秋语的这段感情,可他却又不能自私弃单家三百口的性命不顾。

  单远雄见他紧握的拳头暴着青筋,无奈叹口气,“你出去冷静冷静,好好想想。”

  “孩儿告退!”

  单墨寻负气甩袖离开帐篷,漫无目的,心情沉闷地在营地里乱走,不知不觉的走出营地,来到一片幽暗林子,藉着穿过树叶缝隙的银色月光走到一条小溪边。

  看到在月光下闪烁着银色粼粼波光的小溪,让单墨寻上前洗把脸,想藉此洗去满心的烦躁和满腔愤怒。

  只是当他差一步便要走出林子时,看到屈着双腿坐在溪边大石上,撑着下颚看着天上明月长吁短叹的君灼华。

  看到一脸愁容的她,他下意识的将自己藏到树后方。

  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到来的何若薇,低下头看着潺潺流水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嘟囔道:“唉,我说,你们这些水啊,当时办事怎么就不能办得俐落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