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何若薇跟君灼华这个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契合,加上帮忙抢救伤患,还替单远雄动了大手术,何若薇一回到自己的帐篷梳洗过后便倒头就睡,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傍晚。

  “郡主,您醒了,饿不饿,奴婢马上端粥来。”一直守在一旁的秋月关心问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她揉了揉眼睛问道。

  “已经是申时末了。”秋月拧来一条湿布巾让她擦脸。

  “昨天受伤的那些伤患现在如何了?”她擦过脸后将布巾交给秋月,同时问道:“秋猎又进行得如何了?”

  “回郡主的话,因为昨天的意外事件,没有一受伤的人大部分都在今天早上跟着皇上一起回京城了,一部分大军也准备拔营离开,留下的都是受伤不能搬动的人,现在围场所有事务皆交由我们王爷统筹。”秋月为她倒来杯温开水。

  “这些怕死的人跑得可真快啊,丢下老弱残兵的。”她喝了口水,有些义愤填膺地说,“对了,单老爷醒来了吗?”

  秋月扶着她起身,“过午时单大少爷曾经来找过郡主,知道郡主还在休息便没让奴婢叫醒郡主,只让奴婢转达单老爷已经醒了,感激郡主的救命之恩。”

  听秋月这么说,何若薇就放心多了,“太医有过去替单老爷检查吗?”

  秋月拿来衣裳,一边帮她更衣,一边回想,“这奴婢就不清楚了,不过春风从外面回来说,听说单老爷昨天半夜发了几次高烧,都是靠郡主给的药才有办法很快退烧,不然恐怕……反正太医们的意思是说,郡主那药就是仙丹。”

  她心下暗松了口气,还好,单世伯已经脱离险境了。

  秋月快要帮她将发髻梳好时,春风端着肉糜粥走了进来,“郡主,您醒了,王爷见您一直昏迷不醒十分担心,特地交代奴婢,要是过半个时辰您还未醒,就要去请太医来为郡主看诊。”

  “我只是太累了而已,没事的。”她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还算满意秋月梳发的手艺。

  当装着肉糜粥的小砂锅盖子一掀开,诱人的香气弥漫在整个帐篷里,何若薇顿时感到饥肠辘辘,立刻走到桌边坐下。

  “方才不觉得饿,现在一闻到香味肚子就不自觉的响了。”

  “郡主,那您快用膳吧,饿坏了的话王爷跟长公主会心疼的。”春风赶紧为她舀了碗熬得绵密的肉糜粥,又夹了几口精致的小菜到她面前的盘子里。

  她吃了一口粥,问道:“你们有听到关于昨天狩猎意外的相关消息吗?那些野兽不可能无缘无故下山主动攻击人。”

  这里又不是像非洲大草原,数百万动物为了生存会大迁徙,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就是不知目的是什么……

  不过,如果要猜,最有可能是冲着皇帝来的。

  皇帝一年到头都在皇宫,想要刺杀他谈何容易,一年一度的秋猎皇帝才会从皇宫出来,任何想要他性命的人都不会放过这机会。

  秋月摇了摇头,“奴婢一整天都在帐篷里守着郡主,对外边的事情并不清楚。”

  春风拧着眉头回想了下,“郡主,外边并未听到有关这一方面的消息,恐怕是被刻意压下,不过,奴婢曾看到王爷的手下抓了几个行迹可疑的人,如果您想要知道,恐怕得去问王爷。”

  她眼珠子转了转后摇摇头,继续吃着自己的粥,“算了,这不是我该管的。”

  这事有西疆王处理,应该很快就能查出幕后主使者跟动机,她只要在一旁看热闹就好。

  她连吃了三碗粥,觉得肚子有点撑,决定到外头去走走帮助消化,便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出去散步消食,你们别跟着我。”

  “不行啊郡主,外边现在很危险,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再蹦出猛兽,现在在围场的人是人人自危啊!”春风一听赶紧向前阻止她。

  “围场没有士兵守卫了吗?”

  “当然有。”春风点头。

  “既然有,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又不走出营地,只在营地内散步。”

  “那……郡主,您千万要小心注意安危。”

  “行了,你们也赶紧用膳吧,我走走就回来。”

  何若薇一走出帐篷,就发现今天的围场气氛比昨日紧张数倍,就担心那些猛兽会再度集结冲进营地,因此守备的士兵们一个个是神情严肃、小心戒备。

  在营地里走了一圈发现这气氛太过于压抑,让她顿时觉得很无趣,本打算干脆就回自己营帐,免得让人担心,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单远雄疗伤的帐篷附近,站在原地有些举棋不定,不知该过去看看单远雄,还是该走人?

  既然来到这里不进去看看单世伯有些说不过去,可是一想到墨寻对君灼华的态度,她头皮就有些发麻。

  说真的到现在她都还想不出来,该用什么方法或态度去面对他,要她放弃两人那段感情她不愿意更是不舍,可自己现在用的身躯是墨寻最厌恶的女人,她真的不知该怎么处理这难解的问题,想了就烦。

  想到最后,她决定先将这恼人的问题抛开。

  她是医师,必须先尽一个医师该尽的职责,关心病人的伤势,而不是为了自己私人问题而弃病人不顾。

  于是,她朝帐篷走去,才刚走近,站在门外的士兵便向她问安,“见过郡主。”

  “我来探望单老爷的伤势,你进去通报一声吧。”

  这时门帘被掀了开来,听到两人声音的单墨寻从里头走出来,“郡主,请进。”

  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出现,何若薇有些紧张的扭着十指,“单大少爷,打扰了,我来探望世伯的伤势。”

  “郡主是家父的救命恩人,这么说就太见外,请进。”

  单墨寻对她保持着生疏冷淡的态度,这让她觉得有点难受,但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他说话,要用君灼华的态度跟他说话,她办不到;用原本他们两人相处的方式同他说话,墨寻大概会以为她又在耍心机,不知道又要怎么设计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