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他们在黑茗山上寻找龙骨花时,无意间发现一名被野猪所伤,倒在草丛里的猎户,他肚子被野猪牙撞出两个大口子,肚子里的肠子都掉出来,脚也断了一只,命在旦夕,她不忍一个生命就此消逝,因此当场替那名猎户做手术,不只把腹部和肠子的伤口处理好,也止住断腿继续流血。

  整个过程他震撼得无以复加,可她却很淡然对他说,那叫做手术,外伤是她的专长,像猎户这种伤势不算少见。

  他们把猎户送回他家,秋语还将他们寻找龙骨花时意外发现的人参送给猎户,当他们从黑茗山下来路过那猎户家时,看到那猎户已经可以撑着木棍下床稍微走动,他们两人才放新回京城。

  他虽厌恶君灼华,却不代表他对她一无所知,据他所知,君灼华连替自己上个药都不会,那怎么可能会治疗外伤?更何况那缝合手法跟秋语是如出一辙,这怎么可能?

  何若薇此刻根本无暇理会其他人,更不想去解释,现在她眼中只有伤患。

  单远雄的伤势太过严重,她等于是跟死神拔河,只有她一个人处理单远雄身上这些大伤口速度太慢,时间拖长伤患的体力根本无法负荷,必须找个帮手。

  她霎时看向单墨寻,指着他,冷声命令。“你,去消毒,过来帮忙!”

  论医术,应该要找太医,会指名他,是因为当时在黑茗山救那猎户,以及治疗单墨书时,他们两人之间已经培养出默契,只要她一个眼神动作,他就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现在应该会比其他人比较好做事。

  消毒这个词也是秋语说过的!

  单墨寻甩头,把震撼的感觉甩出脑外,立即用酒将自己双手消毒,上前担任她的助手。

  有他协助,手术进行得很快,期间他心头不断冒出君灼华就是伊秋语的感觉,他很努力才压制住这样的念头……

  他会有这种感觉,不只是因为君灼华处理伤口的手法与秋语如出一辙,更是她的眼神与各种习惯,要不是他看见的脸确确实实是君灼华的,他真会以为秋语在他面前!

  在众人惊骇错愕之中,何若薇终于将单远雄身上的伤口全部处理好。

  一整天忙着抢救伤患,最后又处理单远雄这个重量级的伤患,等她做完手术,已经是月升高空的时候了。

  “好了,总算抢救回来了。”她将缝线剪断,吁口长气说道。

  这一声把所有人的心神都拉了回来,包含皇帝在内皆不可思议的看向全身像件破衣的单远雄,虽然像件破衣可命却被救回来了,说不震撼是骗人的。

  皇帝压下心头的惊耗。“好了,这样就好了?可有生命危险?”

  “这一晚仍有危险,如果今晚没事,就交由太医们照料即可。”她将最后一处伤口包上纱布,严厉的眸光落在一旁还在啧啧称奇的太医们身上。“不过要注意,每次换药前一定清洁,不要我人救回来了,伤患却因伤口发炎而死。”很多伤患明明手术成功,可是却死在伤口感染上。

  皇帝眼神严厉地看向那群太医们,“听到没有,你们这群庸医!”

  太医们见皇帝发怒连忙下跪,不约而同的承诺。“下官等人一定尽心尽力照顾单老爷直到康复为止。”

  “你们最好记住单远雄是朕的救命恩人,他要是有个万一,你们几个就等着脑袋搬家,:

  一群年纪加起来超过两百岁的老家伙,医术竟然输给一个小姑娘,医术不如人就尽早辞官,免得哪天朕的性命也交代在你们这群庸医手中!”

  皇帝这话一出,这几名在杏林享有很高名声的太医们,全身倏地冒出一阵冷汗,皇上这话分明就是警告他们尽早辞官,否则早晚项上人头不保还连累家人……

  单墨寻根本没心情理会那群吓得汗湿一身的太医,只关心父亲的伤势。“郡主,您说家父今晚性命还有危险,不知需要注意什么?”

  “令尊今晚可能会发烧,一会儿我会把药丸留下,只要化水喂他喝下就好……”

  因为体力透支,她把手中的剪刀跟夹子放下时,她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后仰倒,单墨寻在她倒下瞬间,飞快上前扶住她。

  “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单墨寻慌张问道。

  “没事,可能是太累了,谢谢你及时扶住我,不然我就有苦头吃了……”她站直身子,闭了闭眼,等晕眩过去,从医药箱里拿出两个瓷瓶交给他,“发烧吃白瓶子里的,红瓶子里的能止痛,一个半时辰喂单世伯吃一颗。”

  “多谢郡主,今晚在下会寸步不离的在家父身边照顾他。”他看了眼手中的两个瓷瓶,心底突然浮现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

  “那好,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别硬撑,让人帮着照顾单世伯。”

  她揉了揉太阳穴,将药箱交给秋月准备离开,现在她只想回到自己帐篷好好洗个热水澡,睡个昏天暗地。

  在她转身瞬间,单墨寻有些艰涩的开口说:“谢谢你!”

  她转过身幽幽看着他片刻,扯出一抹凄楚的浅笑,“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大夫的职责,你不用跟我道谢,好好照顾单世伯。”

  看着她消失在夜色之中的纤细身影,又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了伊秋语,心头那紊乱无法厘清的情绪再度浮上心头,搅乱他所有思绪。

  低头看着手中的瓷瓶,回忆她交代注意事项时的称呼,他心头顿时又是一惊,骄纵高傲的君灼华从来不会称呼父亲为世伯,一个人不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般大的转变……

  蓦地,几日前单墨书与他所说的事情突然浮现脑海,他眼睛不禁瞪大,心底有着一抹深深的怀疑。

  她是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