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号角声再次响彻整个围场,宣告今天的狩猎比赛正式开始,早已准备好一显身手的人,在号角响起后,各自背起弓箭,马鞭一扬,朝深山方向奔驰而去,连皇帝也在御林军的保护下,策马进入山林里享受狩猎快感。

  宁安公主见皇帝都已经进入林子狩猎,也拿起自己的小弓,拉着何若薇和茉莉县主也要跟着一起进入树林,想着要转换一下郁闷的心情。

  何若薇却拒绝了她,“你们去吧,我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骑马颠簸脑袋会晕,我在这边祝你们旗开得胜,收获满满。”

  听说在边关住了几年的君灼华对骑马射箭都很在行,可她是前阵子在伊秋语身体里时,经过单墨寻的教导和练习,才勉勉强强能骑着马走,要她骑马在林子里奔驰还要狩猎,不马上摔下马背才有鬼。

  她跟着去肯定立刻露出破锭,让人怀疑,还是待在营地才安全稳妥。

  宁安公主和茉莉县主见她坚持,又看她脸色确实有些苍白,便放过她,两人带着随从一起离开。

  林子里,单墨寻虽然自幼习武,不过并不喜欢狩猎,因此不像其他人那般,迫不及待的奔进山林里一展身手,反而陪在父亲身边,护着他的安全。

  单远雄笑着问道:“寻儿,你的箭术可以说是到了百步穿杨的地步,比军营里那些神射手们还厉害。参加秋猎的那些世家子弟们你也认识不少,怎么不跟他们一起,获得头名皇上可是有重赏。”

  “父亲明知道我对狩猎没什么兴趣,还要打趣我?我学武是为了防身并不是争名夺利,我陪在父亲身边保护您的安全即可,再者,太出风头可不是一件好事。”单墨寻看了看前方杂草丛生,显然人迹罕至的小径,策马走到单远雄前头,一边道:“父亲,这条小径不好走,您小心些,我在前头为您开路。”

  “呵呵,我哪里需要你保护,可别忘了你小时候可是我教你武功的。”单远雄虽反驳了他,但儿子如此孝顺,时时注意着自己的安危,身为父亲的能不高兴吗?还是忍不住的朗笑了两声。

  “就当是给儿子一个侍奉父亲的机会吧,一年到头儿子都在外奔波,没什么机会能跟父亲像今天这样好好聊天。”单墨寻放慢马速跟父亲并行。

  “也好,我们父子俩今天就当作是出来踏青,也别管狩猎了,我们是商人,对这些动刀动枪的活动自然是不行,没有带猎物回去,旁人也不会嘲笑的。”单远雄指着另外一边的上坡小径,示意往那条小径上去。

  “吼——”

  单远雄话声才落,远处突然传来一记让人惊恐发毛的吼叫声,一群鸟儿乱窜出树林,造成不少骚动,单墨寻拉住缰绳,眉头微皱看向鸟儿惊飞的那片山头,有很不好的预感。

  “怎么回事?按理说参加狩猎的人脚程没这么快已经奔到那山头了!”单远雄顺着他的眸光望去,对那吼声也感到奇怪。

  “可能是猛兽出现引发的騒动……”他凝望着那片山头,“父亲,不管如何,我们都得小心谨慎,孩儿觉得不太对劲。”

  “行了,你注意自己的安全,围场里各处皆有士兵把守,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往那方向去吧。”单远雄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除了留守的士兵,以及一些年长的女眷外,营地里几乎所有人都涌入山林里狩猎,何若薇吩咐春风秋月别跟着,一个人在营地附近闲逛。

  她无意间来到一条清澈小溪边,漫步了一阵子感到有些热,脸上泌出不少汗珠,她便蹲在溪边掏着沁凉溪水洗脸,这清凉的溪水让她感觉舒服不少,看四下没什么人,她索性脱了鞋袜,将脚泡在溪水里,她舒畅地吁了口长气。

  就在她拿着湿帕子擦拭着颈子时,她听见山林里传来一阵恐怖的嘶吼声,这声音让她全身颤栗。

  “好可怕,这是什么声音?像老虎的吼声,又好像夹杂着狼嚎……”她眉头皱起,搓搓两只窜起鸡皮疙瘩的手臂,左右看了下附近摇动得十分剧烈的树丛,忽然感觉好像会有什么野兽突然冲出来狠咬她一口似的。

  虽然说这里是山脚,可是也是狩猎区,离营地又有些距离,没有士兵守卫,要是真的遇上什么野兽,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愈想愈觉得恐怖,她还是别继续待在这里比较好。

  她赶紧套上鞋袜回营地,不料她还未走进营地,便闻到隐约的血腥味,她心下一惊,撩起裙摆用跑的回到营地。

  一进入营地边,看到不少上山狩猎的人是带着伤回来的,还有不少断手断脚的人用担架被抬回营地,太医们忙着为他们包扎,整个营地乱成一团,负责守卫的士兵们则一个个表情紧张,手持长枪戒备。

  “发生什么事情了?”何若薇随手拉住一个从她身边经过的士兵焦急问道。

  “山上发生意外,那些猛兽像是发了疯一样,见人就攻击,不少参加狩猎的人受伤了。郡主,属下还要赶去抬人回来,先告退。”

  她连忙松开手,愣愣地看着四周,在看到有人被抬往医疗帐篷的方向时,她终于回神。

  本身就是外科医师的她,看到伤者本能地抬起脚往医疗帐篷方向跑去,不过她还没进帐篷,就发现整个医疗帐篷已经容纳不下更多伤者,帐篷外面有伤者或坐或靠或躺在担架上哀号。

  她心急如焚,拉住一个刚经过她身旁的小太监命令道:“你马上到西疆王府的帐篷去找丫鬟秋月或是春风,让她们把我的药箱拿来,快去!”

  看到一地的伤者,她未再多想,也顾不得现在的郡主身分,撩起衣袖就上前帮忙,替伤患疗伤包扎,当春风将药箱带来时,她已经浑身上下沾满血渍,春风看得诧异不已,怎么也不敢相信她们娇滴滴高贵的郡主会帮忙救治伤患。

  何若薇一边替一名被野狼咬伤腹部、血流如注的男子止血,一边焦急地寻找着自己丫鬟的身影,发现春风像木桩一样愣在不远处,她急得怒吼——

  “发什么愣,还不赶紧将我的药箱拿过来!”

  被她这么一吼,春风这才回神,赶紧将药箱拿过去。

  “帮我把药箱打开,把里面一个红色瓶子拿给我!”她头也不抬地吩咐,将已经沾满了血渍的布巾丢到一旁,换上一条干净的布巾。

  “郡主,给你。”春风不敢耽搁的赶紧将她所要的东西递给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