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她们方才说什么,说她在骂自己?她骂的是君灼华那个坏女人,怎么会是在骂自己……除非……何若薇被自己想到的那个除非吓了一大跳。

  “郡主,您忘了奴婢是谁?”两名丫鬟不约而同捣嘴惊呼,用非常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你们两个有没有规矩,竟然在郡主床边大呼小叫,你们忘了太医的交代吗?”一记低沉充满威严的低喝声自两个丫鬟身后传来。

  两人连忙低头认错,“姜嬷嬷,我们错了,请嬷嬷责罚。”

  接着,方才说要请太医的丫鬟赶紧告知眼前的中年妇人情况,“不过,嬷嬷,我们不是故意要惊扰郡主的,而是郡主她真的不太对劲,她不认得我跟秋月了。”

  “什么?”姜嬷嬷眼底闪过一丝惊诧,推开两个丫鬟站到床边,担忧的看着君灼华,“郡主,您醒了,您现在感觉如何?有哪里不舒服吗?”

  何若薇心惊震撼不已,定定看着着眼前发髻梳得一丝不苟、一脸严肃,穿着墨绿色福字暗纹衣裳的中年女子。

  从她们的谈话中,她清楚听到她们三人唤她为郡主,不可能吧……她也许是穿到另一个有着郡主头衔的女子身上了,不可能那么惨穿到君灼华身上吧!

  “你是谁?”她压下心头的紊乱和惊慌,力持镇定地问道。

  “郡主,奴婢是姜嬷嬷,郡主您难道不记得奴婢了?”

  “我是郡主?我叫什么名字!”

  卷嬷嬷惊惶至极,“您是西疆王跟长公主最疼爱的女儿,是太后最宠的外孙女君灼华啊,您怎么忘了?”

  听清楚她说的名字后,何若薇下巴掉了,瞪大的眼眸惊恐地看着床边的两个丫鬟和姜嬷嬷,直到找不到一丝说谎的痕迹,她压抑不住的在心底朝着老天爷咒骂了一句——靠,老天爷,祢玩我啊!

  姜嬷嬷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她,郡主那像在看陌生人的眼神,让即使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姜嬷嬷也不由得心惊,赶紧招来秋月,“秋月,你快去让管家拿着王爷的帖子去请太医过来,春风,你赶紧到长公主的院子,向长公主禀告这事,就说郡主清醒了,可是不认得所有的人,有可能是丧失记忆,你们两个快去。”

  何若薇根本没有心情去管姜嬷嬷她们,要她接受现状都很困难了。

  唉唷,她的老天爷啊,老天是在跟她开玩笑的吧,她竟然附身到把她当情敌,恨得拼命杀她的君灼华身上!

  这是怎么样的悲剧啊,她感觉欲哭无泪!

  而在何若薇仓皇失措的时候,接到通报的长公主心急如焚地赶来桃夭院看女儿,连在军营坐镇观看士兵操练的西疆王也匆匆赶回来,整个太医院医术顶尖的几个太医都被叫到王府里来为她看诊。

  最后的诊断结果就是,落水伤到脑部导致记忆丧失,只要经过休养有可能就会慢慢恢复记忆,但也可能无法恢复,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次落水没有对身体造成其他损伤。

  这让西疆王夫妇松了一口气,放了太医们离开。

  待所有人离去后,何若薇定定的看着床顶的雕花,虽然她已经能够接受自己又穿到别人身上了,可翻腾激动的情绪还是无法平复,忍不住又问候了一下老天爷。

  穿越是满大街的地滩货吗?还买一送一喔!

  一个穿越者,可以连着穿到不同人身上,两次,两次!这穿越机会不会太多吗?还穿到自己的仇人身上,买乐透都没这么幸运过!

  骂到后来她都无力了,现在她只能想想未来该怎么办?

  她想去找单墨寻,可是一想到单墨寻对君灼华可不是一般的厌恶,她就感觉自己前程多灾多难。

  唉,她该如何是好?

  “父亲,您找我们?”

  单墨寻跟单墨书两人一同来到书房,正忙着查看帐本的单家家主单远雄,闻声抬头看了眼已经来到他面前的两个儿子。

  “你们先坐一下,一会儿为父有事同你们说。”单远雄随手指了下一旁的太师椅。

  两兄弟各自落坐后,训练有素的下人即刻为他们两人送上茶水点心,待喝了一盏茶后,单远雄才阖上帐本。

  他拿过一旁的茶盏呷了口,表情严肃地看着两个儿子,“今天为父让你们过来是有件事情要与你们商讨。”他叹了口气后拿出一张帖子,“这是皇上邀请我们单家参加今年秋猎的请帖。”

  “邀请我们参加秋猎?”单墨寻眉头倏地拧起,接过父亲手中那张帖子翻看,“往年从未有这种殊荣,今年为何如此?”

  “其实不只有我们单家接到帖子,皇甫家、江家、王家也都接到了,还有其他几户大商家,一共十家。”

  “京城四大商家都接到,事前竟然没有半点风声……”单墨寻将帖子递给单墨书。“皇家突然下帖子给他们最瞧不起的商户意欲为何?”

  单远雄所说的皇甫家做的是印刷,江家掌握着茶叶生意,王家买卖丝绸,这三家与单家为京城四大商家,而其他三家又以单家马首是瞻。

  “为父接到帖子便派人打听过了,都是在今早接到的,为父猜测,皇上恐怕是因多年战争国库空缺,眼看就要冬天,将士们急需物资,他想要咱们慷慨解囊,于是邀请咱们这些商户一起参加今年秋猎。”

  一听单墨书就很不爽了,气呼呼地说:“我们单家每年所缴出去的税金,足足占了全国总税收的一成,更别提每年特意给西疆大营的捐款跟物资,现在皇帝竟然还要我们捐银子!”

  “住口,皇上是你可以议论的吗?”单远雄喝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