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本以为只能在岸边烤肉,没想到因为某些欺善怕恶的人,让她有机会搭上画舫欣赏这湖上风光,看在这绝佳的美景分上,她就不跟那些嘴臭的人计较了。

  “秋语,你在开心什么?瞧你笑得嘴都咧到耳后了。”

  单墨寻清朗的嗓音自身旁不远处传来,她一转头便见他已经走到自己身边。

  “当然是为搭船游湖,欣赏不同景致而开心。”

  “我以为你又馋了,妄想着银镜湖里的银鱼。”

  他一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上,便见到她目不转睛直盯着湖面,还以为是在看湖里的鱼。

  他今天才知道这小妮子不仅爱喂鱼更爱吃鱼,瞧她吃到第一口鱼肉时,一脸满足的眯细了眼,像是别弯的明月,嘴角也上扬着,可爱无比,让他心想着日后要为她寻来更多鲜鱼。

  “怎么可能,我才刚吃饱,哪有那么快馋的,不过要是能够带几条银鱼回去,那就更美好了。”

  “你想得太美好了。”他含蓄的泼了她一桶冷水。

  “既然没有鱼,那我只能好好欣赏眼前这片美景,说不定我这一生只能来这里一次,自然要一次看个够。”

  “你心真宽。”单墨寻想到船上的某些人,就没办法放松下来。

  她知道他暗指的是什么,扬起一抹美丽迷人的笑靥,“当然要宽,要把所有不好的心情抛开、无视某些让我不开心的人,不然不是白白浪费这片美景。”她忽然又扮了个鬼脸。

  “我才不会因为一些我不欣赏的人而坏了自己的兴致、牺牲自己欣赏这么美的风景的权利。”

  他认同的点头,伸手拧了拧她粉嫩的脸颊,朗笑一声。“你说的没错,不该为任何人任何事,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单墨寻接着让人拿来了鱼食,与何若薇两人靠着船舷,一边抛洒着鱼食,一边说笑,欣赏这片美景。

  “对了,墨书呢?”她停下撒鱼食的动作,侧过脸看着他。

  “他感到有些累,我让他到床舱里休息。”

  “对了,墨寻,我刚刚看你对于君灼华说的午时水的秘密不太惊讶,你听过这传闻啊?”这一点她有些疑惑。

  单墨寻眯起深邃眼眸遥望着还有一段距离的湖心,沉思片刻,道:“这传说其实以前就有了,约莫七十年前,这片山林还不是皇家园林,据老一辈的说,每年今天这时候,整个银镜湖上满满的都是大小船只,全都是要到湖心取水的百姓。

  “可突然有一年,当时的武德皇帝下了一道圣旨,将这里划成皇家圔林,不许百姓再到银镜湖湖心取水,违者格杀勿论,不论百姓怎么抗议都没有用,且不准再说午时水的传闻,妖言惑众,久了,民间也就没有这传闻,只剩一些老人还记得。”

  “这么说是武德皇帝本人有得到好处喽,否则怎么会突然下了这道圣旨?”

  单墨寻眯眸遥望着蔚蓝天空,“我在一本游记中看过一段纪录,里头说有一年皇帝病重,眼看就要仙逝,朝政不稳,他当时在京城,京城风声鹤唳,只是不知怎么的,皇帝突然就好了起来。这一段文字,作者虽然没写出年号,可如果我没记错那位作者的生平,和武德皇帝是相同的。”

  “嗯,那就有可能是武德皇帝喝了这里的湖心水好的。”她点了点头,忽然露出一记贼笑,“一会儿记得多装点,我们三人不是也带了水囊出来吗,记得全装满。”

  “你还真相信这传说!”

  “反正也没坏处。”她捂着唇小声说着,“其实我是打算除了墨书的分外,多拿的那些湖心水就拿回去熬药给病人喝,有些穷苦的病人付不出医药费,当了全部家当也只能抓上一两帖药,要是这湖心水有这功效,让他们加进去熬药,也算是好事啊。”

  “嗯,你放心,一会儿我会帮你多取些湖心水。”

  他们两人有说有笑,甚至还不避讳旁人,相互咬着耳朵说着悄悄话,让从船舱出来,正好看见这一幕的君灼华凌厉眼眸中倏地燃烧起一团怒火,手中绣帕几乎要被她撕破。

  尾随她上来的茯铃郡主看到,鄙夷的冷哼了声,“灼华姊姊,你又何必为一个连看你一眼都不愿意的男人生气,你可是天之骄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吊死在单墨寻那棵歪脖子树上!”

  君灼华愤恨的磨着牙,自齿缝间挤出话。“你不懂,自从我看到他第一眼,我就对自己说自己要嫁的人就是他,要不是有那贱蹄子从中阻拦破坏,单墨寻迟早会答应我的!”

  “那你干脆让姨父出面或是请皇上下旨赐婚啊!”

  “别说他们两人,一说到他们我就恼火,我父王不答应就算了,连舅舅也不同意,说身分配不上!”君灼华用力扯着帕子,咬牙切齿地说着。

  “难道你看着他们亲亲热热,你不心痛?”

  “谁说我不心痛,多年的期盼破碎的痛楚,是任何人都无法体会的!”君灼华几乎要尖叫起来。

  “既然如此,直接要了那贱蹄子的命不就得了,你身为郡主,要一条人命跟捏死一只蚂犠一样简单,我真搞不懂你还留着她那条贱命做什么。”她这表姊的刁蛮名声她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表姊以前怎么对付单墨寻的议亲对象,还有那些爱慕他的女子,她也是知道的。

  “你当我没要过她的命?那贱人命大得很,摔下深不见底的山谷只是伤了腿、受了内伤,反倒因此让单墨寻更恨我!”一想到那件事,君灼华是气得肺都疼了。

  “摔不死,总淹得死吧?”茯铃郡主嘴角扯着一抹阴沉冷笑。

  她这么一提点,君灼华恍然大悟,“是啊……”要是伊秋语直接被淹死,她就不用听母妃的意见,委屈自己巴结伊秋语这个贱人。

  茯铃郡主朝单墨寻他们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表姊,这可是老天给你的好机会,可别白白错过了。”

  君灼华也回给她一抹冷笑,两人转身回到船舱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