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我知道,躺了两年后,我对现在这健康的身体很是珍惜,不会随便糟蹋,你放心吧,哥。”这两年最紧张担心他的人,莫过于大哥,也许是上天听到大哥的祈求,才会让大哥意外救了伊姑娘,也同时救了他一命,说伊姑娘是上天派来的一点也不为过。

  “墨寻你别紧张,二少爷的身体已经可以不必忌口,不过烧烤容易上火,才说要让二少爷过几天再吃,二少爷喜欢吃鱼倒是可以多喝鱼汤,对身体好……”她一边吃着烤鱼一边说着,一双水阵无意中朝湖中一艘画舫瞄去,忽然感觉奇怪。

  她怎么觉得那艘画舫好像是朝他们的方向笔直驶来?

  何若薇不禁仔细打量那艘画舫,在瞄到船头上的一个人时,她愣了下,即刻睁大眼,嘴角不由得抖了抖。

  “秋语,怎么了?被鱼刺噎到了?”见她脸色剧变,单墨寻连忙紧张问道。

  她叹了声,哀怨的说:“不是……是我们又遇到了某位郡主……”他们怎么跟她这么有缘啊!

  单墨寻兄弟俩闻言朝那艘画舫望去,嘴角也是猛地一抽。

  “看那距离我们恐怕还是会跟她碰上。”单墨寻提醒两人道:“记住我们是平民百姓,不是王公贵族,一会儿不管她说什么都尽量忍耐。”

  平日里君灼华就十分刁钻蛮横无理,现在踩在皇家的土地上,她身旁又有一堆皇室子弟,肯定更肆无忌惮,也只能提醒弟弟和秋语谨慎小心。

  “我们知道了。”

  “我看也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单墨寻开始动手收拾。

  何若薇和单墨书很清楚单墨寻的用意,就是不想跟君灼华有太多牵扯,何若薇过去帮忙,下人们自然也都开始忙碌。

  他们收拾好要走人,君灼华难道还能强留不成?

  “好巧啊墨寻,没想会在这边遇到你们,伊姑娘你也在啊!”君灼华自画舫上下来,脸上扬着笑,率先过来与他们打招呼。

  “草民(民女)见过郡主。”三人异口同声向君灼华见礼问安,下人也是相同。

  “墨寻,本郡主不是说过,无须如此多礼。”她怕他为黑茗山上的事生气,安分了一阵子,过了这么久才再见面,他的火气应该也消了吧?

  君灼华急切向前要扶起单墨寻,可她的手才靠近他,他就嫌恶的闪开。

  “郡主,礼不可废。”

  身体一僵,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君灼华顿时感到羞辱,她没有想到从黑茗山上下来都过了这么久,他仍不能原谅她,看她的眼神依旧冰冷。

  君灼华心阵阵抽疼,看着他没有任何情绪的冰冷眼神,眼底的期盼热切渐渐淡了下去,心头怒火却燃烧得愈炽。

  他给她的眸光为何总是如此冷厉无情,可当他看向伊秋语时,眼神却柔得几乎都快滴出水,叫她又嫉妒又愤怒。

  她紧咬着牙看向他身旁的何若薇,眸光狠戾,袖下紧握的拳头,暴着青筋,愤愤颤抖着。

  都是这女人!如果没有她,墨寻就不会知道她当年所做的事,就不会如此恨她,就不会看她像是看仇人,这一切都是这女人造成的,要是没有她该多好……

  就在她要冲上前发难时,另一艘画舫停靠到岸边,船里传出的声音将她理智拉回,想到母妃给她的建议和提醒。

  想要让单墨寻对她改观,就必须从伊秋语这贱女人身上下手,要对这女人好,如此,单墨寻才会觉得她其实是贤良大度的,哪怕单墨寻要纳这女人为妾,她也不必计较,妾不过是个玩意,届时,看她怎么弄死她!

  想到这里,君灼华敛下所有高窜的心火,收拾好心底的怨怼愤怒,扬起一抹绝艳的笑,决定先关切单墨书,再慢慢将目标转移到伊秋语身上,以免一次改变太大,让单墨寻起疑。她故作亲切的接近单墨书,“单二少爷,看来你已经完全恢复了,这样也不枉你大哥爬到那么高的峭壁上帮你采草药,你可得好好感激你大哥,没有他,你今天就站不起来了。”

  “我能恢复行走,最该感激的除了我大哥外还有一个人,就是伊姑娘,如果没有她,就算有灵丹妙药我也站不起来。”对于眼前对他下毒的女人,他可没有太多好脸色。

  “说的也是,我们可得好好谢她,幸好伊姑娘命大,跟九命怪猫一样,没有遭遇不幸,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谢她了。”君灼华说着感谢的话,眼神却轻蔑的扫她一眼。

  何若薇没错过这一眼,“我也很庆幸自己像九命怪猫一样命大,遇到危难,总有贵人相助,不会轻易死去。”

  她自然知道君灼华在暗讽她什么,君灼华对她做过调查,定是知道单墨寻之前曾经救过她一回。连着两回她都是从悬崖峭壁上坠落,连着两次皆命大活下,这也难怪君灼华用九命怪猫来形容她。

  “九命怪猫?我看是狐狸精还差不多!”君灼华身后传来一句怪腔怪调的眨损。

  一名年约十五岁的姑娘从君灼华身后走来,她穿着一身淡紫色锦缎衣裙,配戴的首饰价值不凡,整个人打扮得华贵至极,旁边还跟着几名像是世家子弟的华衣公子。

  知道对方不是寻常人,何若薇当作没听到那名姑娘讽刺的话,不想硬碰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