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爷爷,您这是迁怒。”她看伊志深有些无力了,赶紧过来扶着他小心往上,还不忘提醒,“爷爷,小心脚下。”

  “谁让他们危害到你的生命安全,反正单二少爷现在身体也好得差不多,身上的毒也全解了,可以回他单家去休养,等做完法会,就让单家的人搬走吧。”伊志深停下脚步喘口大气,同时做出决定。

  一想到孙女这次的意外,全是君灼华的妒火引起,他就对单家兄弟没什么好印象,赶紧的把还借住在他家养伤的两人赶出去,他才能真的安心。

  “爷爷,您这分明是忘恩负义!”

  伊志深气呼呼的瞪她。“什么我忘恩负义,这次医治好单二少爷,用了多少珍贵的药材?还有单二少爷住在单家这么长一段时间,我都分文未取,哪里来的忘恩负义。”这孙女真是枉费他这个爷爷这般疼爱,一颗心竟然向着外人。

  “爷爷,摸着良心说,我们受到单大少爷的恩情比较多啊,几次大灾大难都是他出手相救,要不是他,我们祖孙俩都不在这世上了。”

  “话是如此没错,可你这次的灾难却是他引来的,为了你的安全,我是不可能让你再跟单家的人有任何牵连。”

  “爷,这样不是很自私吗?”她无辜的看着老爷子。

  “自私,也好过你小命不保!”伊志深忍不住用食指戳了她的头两下,愤愤地提醒她。“你难道还没学到教训,那个郡主可不是个好相处的。”

  “爷,她好不好相处跟我没有关系啊!”

  “怎么没关系,你跟单大少爷两人单独上黑茗山找药材,又在山谷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夜,这事传出去绝对会影响你的闺誉,单大少爷如果想为此事负起责任,以后你成了他的侍妾,在那等主母手底下,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等等,爷爷,您扯远了吧,什么对我负责、什么侍妾?而且跟君灼华有什么关系?”老爷子的话节奏跳跃得太快,她根本弄不清楚他究竟在说什么。

  伊志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瞅着她,小声地说出自己的担忧。“你跟单大少爷上黑茗山这事,没传出来的话对你来说是好事,可要是传出来了呢?单大少爷要对你受损闺誉负责,势必得娶你进门,可你前头还有一个郡主,你只能当妾,郡主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你们两个嫁给同一个男人,你能有好日子过吗?”

  她的老天鹅啊,老爷子会不会想太远了啊!

  她连忙制止伊志深的想像,“停,停,爷爷,您想太多了,不会有您担心的事情发生的。”

  伊志深忧心的看着何若薇,“语儿,爷爷已经一把年纪了,不想再一次受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痛,我们只是平民百姓,斗不过有权势的人,爷爷只想要你平安,知道吗?”

  看着伊志深那沧桑的老脸和眼底的担忧,何若薇心微微抽痛了下,她知道伊志深是真心疼爱这个唯一的孙女,才会说这些话。

  胸臆间所有因他对单墨寻的偏激看法而产生的愤愤不平,霎时烟消云散。

  这一刻她真的很羡慕伊秋语,有这么一个疼爱她的爷爷,不管她是憨儿还是恢复成正常人,伊志深疼爱她的心永远没变过。

  “爷爷,您听我说,真的不会有您所担心的事情发生。”她柔声说,“先不说我不会嫁给对我没有感情的男人,我敢这么跟您保证的原因,一是单大少爷不可能娶郡主,二是单家有祖训不许纳妾,所以爷爷您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还有,您的孙女可是很有骨气的,光是那份骄傲跟爷爷的教导,就不允许我为妾,我不想让爷爷对我失望,所以绝对不会有您担心的事情发生。”她再次保证。

  听到她这么说,伊志深如释重负的喘了口大气,“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这些天我为了这事,可是又白了一大把的白发。”

  “爷爷,您本来就是满头白发,有差吗?”她睨着表情终于变轻松的伊志深。

  “你这丫头,非这样调侃你爷爷吗?”伊志深宠溺的瞅着她,不过像是想到什么事,又满脸愁容。“不过,丫头……单大少爷的人品爷爷我自然是信得过,你们在断崖底单独度过一夜这事,他是不会传出来,可难保郡主跟她手下的人……”

  “爷爷,这事您更不用担心,要是郡主有脑子,就会死守这个秘密,她烦恼不能嫁给单大少爷烦恼得要死,怎么又有可能为她认定的情敌制造机会,她一定会死守这秘密,甚至连一起去的护卫们也下了封口令。”

  何若薇边说边在心里叹气,她因为全身都受伤,不得不跟老爷子老实说因为坠崖的关系,单墨寻下到崖底救她,所以共度一夜,老爷子就担心得要命。

  要是他知道他们刚上黑茗山那五天,她每天十二个时辰都跟单墨寻在一起……不当场脑溢血那才有鬼!为了老爷子的身体着想,她还是把嘴巴闭紧点,缝起来好。

  伊志深想了下,点了点头,“嗯,你说的没错,郡主都担心嫁不进单家了,是不会给自己制造敌人的。”这下他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

  不过看到孙女这一副无所谓,对自己名节一点都不在乎的模样,他实在头疼,偏偏他又舍不得打骂,只能苦口婆心、循循善诱的劝说。

  “不过语儿啊,你这次是逃过了一劫,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到哪儿去都要带上彩衣彩心,别再跟年轻男子这样往来,纵使咱们坦荡,但人言可畏啊……”

  “好了,爷爷,您别再杞人忧天了,您不是说法事时间要迟了,我们快走吧,否则真的迟了那就对佛祖对不敬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