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也只能这样,现在的我要是遇上野兽可是跑不了,人多点还是比较安全。”

  单墨寻明显感觉到背后的她情绪瞬间低落,连忙说:“你放心,我不会让君灼华再来伤害你。”

  “嗯,单大哥,你做主就好。”

  他们两人还未靠近营地,便听见惊喜的呼唤声——

  “单大少爷?太好了你平安无事!”

  营地里一阵骚动,连在帐篷里休息的君灼华也冲出来。

  “单墨寻,太好了,你总算平安归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未说完的话停在君灼华嘴边,她奔向他的脚步也顿住,难以置信地看着被单墨寻背着的人。

  伊秋语,竟然没死!从那么高的峭壁摔下山谷,竟然没死!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状,采药队的人都围住了单墨寻跟何若薇。

  这寻找药材的一路上,何若薇对于他们这些护卫是很照顾的,因此他们看到她平安归来,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激动地上前你一言我一语的慰问。

  “太好了,伊姑娘,你总算平安无事……”

  “你人这么好,老天爷肯定不会舍得收你的。”

  “伊姑娘,你哪里受伤了,要不要紧?伤势严不严重?”

  “感谢各位的关心,我运气好,正好掉在藤蔓还有树上,受了些伤,不碍事,好好调养便是。”何若薇浅笑着说。

  “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不死也半条命,这内伤肯定严重,得好好休养。”苗队长不认同的说着,“单大少爷,你先让伊姑娘到我的帐篷休养,这内伤禁不得奔波震动。”

  单墨寻却婉拒了,“不了,苗队长,我们就在那边起个篝火,再割些草垫在下头就好,多谢你的好意。”

  苗队长跟其他人很清楚他为何会拒绝,于是不再劝说。

  “既然你坚持……”苗队长朝手下使了个眼色,那名手下立刻搬来一堆干草,放到单墨寻所指的地方。“好歹是朋友一场,这些是我们割的,你拿去用,这样伊姑娘晚上也能睡个好觉。”

  “多谢。”

  然而他正要背着何若薇去休息时,君灼华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

  “单墨寻,把这贱蹄子放下,谁允许你背她了!”

  这个无法无天、任性妄为的郡主,让他差点失去秋语,不思悔改也就罢了,现在还敢管到他头上来?

  单墨寻顿时怒火大炽,冷戾黑眸恶狠狠地扫向她,低喝,“滚!”

  君灼华惊骇的瞪大眼,无法置信地看着单墨寻那因愤怒而狰狞的脸,片刻才回神。

  “你说什么?!你竟敢叫我这个郡主滚!”她发狂般的尖叫。

  他深冷黑眸眯起,迸发出厉色,凛冽地撂下警告,“滚!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不会再顾虑西疆王的面子,我会把你下毒残害墨书的事说出来,让天下人都知道,即使不能治你的罪,也要让你身败名裂!”

  语毕,他背着何若薇前往他们今晚用来休息的地方。

  看着他们两人亲密的姿态,君灼华的理智都被妒火焚烧殆尽。

  都是她,都是伊秋语这贱女人!

  单墨寻会这样如此对待她,都是她的缘故!

  京城郊外,普济寺。

  “秋语,动作快些,祈福可是有时间的,你这样拖拖拉拉的,要是万一误了时辰怎么办?”伊志深站在车门边催促着还死赖在马车里不肯下来的何若薇。

  “爷爷,我根本就没事情,您做什么一定要到这普济寺来祈福啊。”何若薇心不甘情不愿的自马车上下来。

  不知怎么的,当老爷子提出要到普济寺做祈福法会,她开始感到惴揣不安,隐约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什么叫做你没事,你一身是伤的回到家,能叫没事!”

  何若薇被说得哑口无言,转头看了看前方的阶梯。

  普济寺是建在半山腰上的,需要爬上一千八百八十八阶的阶梯,即使身强体健的信众也要一点时间才到得了。

  而何若薇看到这长得看不见尽头的阶梯,更是想打退堂鼓,“啊,好高啊……爷爷,我们一定要爬吗?”

  “一步一脚印爬上去才能显得诚心,你爷爷我一把年纪都爬了,你这小丫头好意思不爬吗?”伊志深气呼呼的瞪她一眼,不管不顾的扯着她的衣袖,往阶梯走去。

  当他看到一身伤回到家的孙女,可是心疼坏了。

  他就这么一个至亲,要是出了什么无法挽回的意外,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能叫他不难过吗?不请普济寺的住持明真大师做场祈福法会,他可是不放心。

  “爷爷,我都说那是意外了,而且您也知道女人疯狂起来是很恐怖的。”她停下脚步,拧着眉头担忧地看着爬阶梯爬得满头是汗的伊志深。“况且,单大哥还不顾自己安危到山谷底下救我。”

  “就算单大少爷是我们伊家恩人,你还是给我离单家那两兄弟远些,那个郡主更要远离,只要扯上那两兄弟和郡主,最倒楣的永远是你。”

  他真的是活了大半辈子没见过因嫉妒就明目张胆要人性命的人,不过,百姓的性命在皇家人眼里就如蝼蚁,也难怪她敢在单大少爷面前将语儿推下山谷,要不是他的宝贝孙女命大,现在他就真的要跪在棺木边哭灵了,偏偏这皇家的人不是他们平民百姓可以对抗的,也只能敬而远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