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君灼华骄纵又恶毒,做事全凭自己喜恶,而且不会动脑子,偏偏她是西疆王唯一的孩子,参与单家跟君家的生意是迟早的事,谁知道她插手之后会怎么做,西疆王也不可能时时约束她,与这种人合作非常危险,我不能拿整个家族未来开玩笑。”

  “你说的是,就算她不害你,也可能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她认同的点头。

  “再者,只要与君家的合作关系存在,我就永远会被人情困住,难以摆脱君灼华,我是不可能娶她的。”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冷冽,语气坚定地说。

  “但是有些事不是你能掌控的啊,她是郡主,又深得太后、皇上的疼爱,只要去求赐婚就好。”

  单墨寻摇摇头,“皇家女子们的婚姻都是筹码,不可能随便许配,更何况商人又排在末流,皇上就算再疼爱她、就算看重单家所缴的赋税和商路,也不可能下旨赐婚。”

  “难道不会有什么意外?”何若薇忧心地说。

  “除非哪天单家成了皇商,有品级,才有可能。”

  他这么说,让何若薇突然想到一事,“单大哥,有一事我一直感到奇怪,单家可以称得上是骊国的首富,做的生意也是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为何皇商没有单家的位置?”

  “皇商头衔很好听,权力也大,但相对风险也高,只要一不注意,便会全族灭亡,我父亲将这一切看得很清楚,因此从不去争取皇商资格。”单家一向跟皇家朝堂保持距离。

  何若薇明了的点头,又好奇的问:“是说,你的爹娘长辈没有劝你接受君灼华吗?或者干脆上门提亲?反正皇商之位对你家是手到擒来,而且有个君灼华在,跟皇家打交道的风险就会少很多吧。”

  “单家的长辈是不会允许娶一个祖宗回来的。”他嘲讽一笑,“娶那女人只会闹得家宅不宁,生意又怎么会顺?得不偿失。”

  何若薇沉默了下,觉得他说的还真有道理,“可是……虽然有君灼华的因素在,但你至今未娶妻,你父母不紧张吗?”

  “你也许不知,单家的第一条祖训就是,不许单家子孙纳妾。”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个,何若薇还是讶异的低呼,“什么,真的吗?”

  “后宅女人多便会导致家宅失和,才有此祖训,而既然只能娶一人跟自己过一生,自然都要用心挑选,因此单家人娶的皆是自己所爱慕之人,门第倒是其次,我父母也不逼迫我。”他凝视着她说。

  “居然是这样!”真让她感到惊诧,在这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竟然会有么开明的家族。

  “除非是我自己中意的姑娘,否则我爹娘不会请人到女方家提亲。”

  看来君灼华要嫁给单大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虽然真心换绝情很惨,但想到君灼华的所作所为,何若薇实在难以同情她,再者感情的事讲的是你情我愿,总不能她喜欢单大哥,单大哥就一定要接受吧!

  §第九章 来自高僧的提示

  翌日,单墨寻和何若薇发现谷底有一条十分隐密、杂草丛生的小径,这小径一样是是动物走出来的。

  只是既然是动物走出来的,为何昨晚他们没有看到半只动物?

  两人怀抱着相同的困惑前行,而走到中途总算知道答案了。

  可能是因为地震或是暴雨的关系,几颗巨大的石头挡在小径上,妨碍了动物的移动,而这些石头存在这里显然已经有段时日,上头都有风吹雨打的痕迹。

  还有这个山谷似乎是大雕的大本营,他们一路走来,发现不少巢穴,整个山谷里的大小动物都被大雕掠食一空,所以他们昨晚才能平安度过一晚。

  也许昨晚断崖上头的状况惨烈,他们抬头望去就见大雕们盘旋在山谷上空,不时叼着肉块飞到自己巢穴,没有飞下山谷捕猎,这也才让他们两人逃过成为大雕午餐的命运。

  他们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过那些大石,往断崖上方走去,在路上,他们又发现几株龙骨花跟凤尾草,还有一些稀有珍贵草药,就顺便一起采了,所以接近傍晚才回到崖顶。

  两人一到崖顶便被上头的景象给吓到,四处散落不少野猪残缺不全的尸体,上头又有大雕在盘旋巡视。

  “秋语,你脚受伤不能再继续赶路,上来,我背你下山。”单墨寻蹲下身催促。

  “背我,这不好吧……”

  “快上来,现在不是犹豫迟疑的时候,不趁着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前离开森林,很容易发生危险,还是你想留在这里过夜,整晚担心野猪跟大雕会突然出现偷袭。”

  “我当然不想!”光想到大雕那尖锐恐怖宛如钢刀的利爪,她就心有余悸。

  “那就快上来。”

  这下她也不再矜持,小命要紧,收好被她充当拐杖的两根粗树枝,二话不说马上趴到单墨寻挺拔的后背,单墨寻片刻也不多作停留,趁着太阳还未下山,背着她健步如飞的离开崖顶,进入幽暗森林。

  下山的速度比较快,在太阳沉下不久,他们两人便走出那阴森恐怖又危险至极的森林,来到地势较低相对较没有危险性的区域。

  何若薇拿着夜明珠为他照明,忽然间看到前方有火光,连忙拍了拍单墨寻,“单大哥,前面有光。”

  单墨寻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西疆王府的人。”

  “那我们要过去吗?”

  “过去好了,人多野兽也较不敢靠近。”纵使他并不想跟西疆王府的人再有任何交集,但他更在乎背上的女子。

  她虽然没有说,可他感觉得出来现在的她很不舒服,必须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她休息,而对方或许也会有应急的药品。

  “你体力透支严重加上身上的伤,必须赶紧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跟他们同在一个营地是最方便简单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