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众人的阵光再度齐齐的往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那凤尾草生长的地点有点危险,正好就位在一个大雕巢穴上方。

  众人神色有些难看,这巢穴里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小雕,旁边峭壁上站了一只目光凶狠、保护小雕的大雕,那狠戾模样让人看了都有些头皮发麻。

  “老大,我看先将那大雕射下吧!”其中一名护卫提议。

  “不可!”苗队长制止,“皇上最忌讳射杀怀孕及哺育期的猎物,也曾经下令不可猎杀这两种情况的猎物,即使我们身在深山也不可违抗皇令,你们两人一组下去,做好全副武装准备,其他人警戒预防其他猛兽趁我们不注意时偷袭。”

  “是。”

  何若薇听见他们的话,捣着嘴小声提醒单墨寻,“单大哥,你小心些,脚踩稳了再爬上去,别弄出动静,以免惊扰到下面那只大雕。”

  “单墨寻,你别爬了,你下来,我让人上去帮你采龙骨花!”来到单墨寻下方的君灼华,看到这峭壁十分险峻,往下延伸看不见尽头,又大声的对着他喊道:“你快下来,我让人上去帮你摘!”

  她这一喊整个山谷充满回音,让守备的大雕误认为他们要攻击伤害小雕,发出尖锐凄厉的长鸣声,山谷对面的山壁上空,一道巨大的雕影瞬间飞来。

  大雕长而尖利的嘴不时发出,声尖锐的嘶鸣,翅膀扑掲两下,俯冲朝单墨寻袭来。

  “单大哥,危险!”

  何若薇惊呼,就在那对锐利鹰爪勾向单墨寻后背的一瞬,她下意识地抓起脚边的一块小石头朝大雕投击而去。

  大雕被击中,动作略偏了偏,单墨寻趁机躲进一旁的石缝中,大雕恼火地发出凄厉的怪叫,转而朝何若薇攻击,她脸色发白,就地一个翻滚躲开攻击,却撞到了一旁的大石,因冲击力道过大,一脚膝盖都流血了。

  因为她的攻击让大雕转向,让护卫们有时间抽出弓箭朝大雕射击,苗队长趁机将被吓傻的君灼华和受伤的何若薇,拉到一旁大石后方躲藏。

  这时本来守在巢边的大雕也飞来,又从山谷下方飞来了两只大雕,加入攻击行列。这几只大雕攻击得十分猛烈,让这些身经百战的护卫,一时之间也拿牠们没办法,只能就地找掩护。

  大雕们没抓到猎物,像是非常不甘心似的不断在上空盘旋,迟迟不肯离去,只要有人探头,大雕便毫不迟疑的俯冲而下攻击。

  大雕们像是不将他们这一群人杀死不罢休I样,不停的在上空盘旋,纵使天就要黑了,牠们还是不肯放弃。

  “苗队长,你还不赶紧想办法将这四只大雕打下或是赶走。”君灼华怒斥。

  “郡主,等天黑这鸟应该就看不清楚,我们再想办法驱赶。”

  “你意思是要本郡主在这里过夜?你难道不知道这里十分危险?!”君灼华万没有想到她父王的护卫这么没用,四只该死的鸟而已,竟然无法对付。

  “郡主,据我的观察,这四只大雕很聪明,且我听说过,牠们抓到大型的猎物,不会马上叼回巢穴,而是会从高空丢下,将猎物活活摔死,再叼回牠们的巢穴,成为小雕们的食物,因此这时万不能出去。”苗队长脸色凝重的道。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现在马上把这几只畜生赶走或是弄死,我今晚绝对不要在这边过夜!”君灼华连续被动物惊吓两次,说什么也不愿意在这边多待,更别提在附近扎营休息。“现在马上,你们全部出去将那几只大雕赶走,趁着天黑之前往回走,回到到昨晚休息的地方!”

  “郡主。”苗队长为难的看着她,“现在出去真的太危险,要赶回昨晚扎营的地点也很困难。”

  “我不管,你现在给我处理好,想要赶走那四只大雕很简单,只要攻击他们的孩子就成,我就不信牠们不会去救!”

  “郡主,皇上曾经下令不许射杀……”

  “是我的命重要还是几只鸟的命重要,现在这里一切都必须听我的!”

  如果可以,苗队长真想直接将君灼华给推出去让大雕叼走算了,王爷对待手下非常仁慈客气,怎么会有一个如此蛮不讲理的女儿?

  但在怎么不满也没用,人家是主子,苗队长只能听命行事,朝几名手下比了比手势,示意一队防守,一队攻击鸟巢里的小雕。

  “不许射箭!”何若薇见状连忙制止,再也忍不住地回头怒斥君灼华,“君灼华,你怎么可以如此狠毒,要不是因为你大吼惊扰到大雕,牠们怎么会攻击我们?牠们何错之有?你居然还要杀牠们的孩子?!”

  这时,不知道这边情况的单墨寻,趁着大雕注意力没有在崖壁这边,而是集中在下方众人身上时,悄悄离开躲藏的石缝,采到龙骨花后,他整个人贴在石壁上不动声色地往下爬。

  “呸,畜生就是畜生,你这么仁慈善良,那你去当牠们的晚餐啊,你躲在这里做什么?”从未被人严厉指责,加上本就对何若薇非常不满,君灼华怒火冲天的一把将她推出躲藏的石缝后方。

  “你干什么?!”脚受伤的她一时间没站稳,整个人向后踉跄了几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