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啊,说的也是,我这就去打听,记住,你别再喝他的水了,也不准太亲近!”伊秋语又耳提面命一番。

  良久没再听见伊秋语的声音,显然她已经离开了,何若薇终于感觉到耳朵清静了些,才抬头松了口气,她便看到几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围着一名穿着红衣裳的姑娘,像是在搜寻什么东西似的。

  她狐疑地眯起眼睛朝那些人望去,正好与那个穿红衣服的姑娘视线对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难忘的明艳脸蛋,她的嘴角不由得剧烈的扯了下。

  她拉了下正观察着另一边地形,思考下一步往哪个方向去的单墨寻衣袖,“单大哥,郡主也到这黑茗山来了,正朝着我们方向走来。”

  一听到“郡主”两字,单墨寻眉头瞬间皱起。

  刚在这休息不久,他就听到远处有说话的声音,因为他们一路上也曾遇到猎人,便没有太过在意,没想到竟然是君灼华。

  这时想走人也来不及了,君灼华已经快步来到他们面前,单墨寻神色沉下,眸光幽沉冰冷。

  “单墨寻,真的是你,方才我还以为是我眼花,看错了。”

  “草民见过郡主。”他敛下心头的所有厌恶与烦躁行礼,何若薇也跟着他屈膝向君灼华问安。

  “单墨寻,我说过你看到我不用这样客套。”君灼华厌恶的扫了何若薇一眼,很想不理会她,只是她很清楚何若薇是单家的恩人,十分受到单家人的重视,她若在单墨寻面前给何若薇脸色或是藉机修理她,她跟单墨寻的关系就再也不可能修复,只能忍耐。“你也起来吧,出门在外无须多礼。”

  “谢郡主。”一起身,何若薇很识相的退到一旁,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女人天生的敏感与警觉让她清楚感觉到,君灼华已经将她当成情敌,如果不是碍于单墨寻在场,这位歹毒的郡主恐怕会无视她的存在,让她屈膝蹲上大半天的,这种时候还是别冒出来碍眼的好。

  “单墨寻,好巧啊,日前御医说要医治我父王的痼疾,得用一种特殊的药材,只有黑茗山有,我才上山来寻,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君灼华自动无视单墨寻对她的冷漠,一副巧遇惊喜模样。

  哪有这么巧的?简直就是鬼话连篇吧!低着头的何若薇撇撇嘴,傻子才会相信她的说词。

  单墨寻一迳沉默,君灼华自顾自地说:“我要找的药材名叫做凤尾草,不知道你们是否看见过?”

  一听到凤尾草三个字,何若薇翻了个大白眼。

  这位郡主,你这巧合也做得太假了,在骊国只要是医者都知道,这凤尾草跟龙骨花是共生的,只要看到其中一种,在附近就会看到另外一种,你分明就是不知道打哪得知我们要找龙骨花,而编出这理由想跟着我们吧——何若薇很想这样吐槽回去,但为了自己的小命,她终究不敢说。

  那天从拒霜园回府后,单墨寻就警告过她,说君灼华一定会派人调查她、监视她,要她小心,而这回她会跟单墨寻单独进黑茗山,没有带其他人,就是考虑到动静太大会让君灼华知道他们要来采药,有可能会藉着西疆王或是太后的名义压人,提出要一起上山,或者不许上山之类的无理要求。可没想到都这么小心了,还是让她知道,真不知道这君灼华是布了多少眼线在单府跟她家?

  “墨寻,不知道你上黑茗山是来狩猎还是……不,你带着小医女一起上山,该不会也是来寻找药材的吧?”君灼华自来熟的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郡主,你我非亲非故,请勿直接喊草民的名讳,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单墨寻语气严肃地提醒她。

  君灼华被他冰冷的态度气得心火乱窜,却又不能发作,怒眸看向一旁的何若薇,“小医女,你说,你们是上山来找什么草药?”

  何若薇悄悄瞥向单墨寻,单墨寻微微点头,她也就照实说了,“回郡主,民女与单大少爷上黑茗山,是为了寻找一种叫做龙骨花的药草。”

  想来君灼华都知道了,他们嘴硬也没用,只是惹对方火大而已。

  “龙骨花?本郡主记得医书上记载这龙骨花与凤尾草是共生的,是吧?”

  “是的。”

  “你身为医女应该见过龙骨花跟凤尾草吧?”

  “见过。”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寻找,人多也可以节省时间。”

  何若薇眼角余光瞄向一张脸已经冷得像冰块的单墨寻,半晌才见他微点下颔。

  觉得单墨寻会点头同意君灼华等人与他们一道寻找药草,定是做了全盘的考量,所以她也只能很无奈的点头。“郡主说的是。”

  这时,单墨寻凛冽的目光捕捉到君灼华对何若薇露出得意又挑衅的笑。

  对于君灼华的要求,他本想直接拒绝,可旋即又想到西疆王给单家在边关各种方便的情谊,还有西疆王令人敬佩尊重的为人,而且,他从五皇子口中听说过西疆王的病情,知道西疆王确实需要那味药,最终就没有拒绝。

  不过……看君灼华的神情,顿时觉得自己的决定是个错误,希望这一路上她不会又使什么诡计。

  “伊姑娘,我父王的命就握在你手上,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君灼华浅笑着说,话中含意却是赤裸裸的威胁,临转身之际更不忘丢给何若薇一个恶毒的眼神。

  单墨寻将何若薇拉到身后,目光凛冽地与君灼华对视。“郡主,伊姑娘从未替王爷看诊过,耽误王爷病情这罪名她可承担不起,你若要乱扣罪名,我看我们两方人马还是分开吧!”

  君灼华看单墨寻这般为何若薇说话,甚至改变主意,她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何若薇挑挑眉,无畏的迎着君灼华愤怒的目光,“没错,我们此次进山的目的可不是受到西疆王的委托,民女也没为西疆王看诊过,要民女担上这责任,恕民女做不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