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暂时还不能,药方还缺一种新鲜药材,这药材十分稀有必须上山寻找,不过不必担心,我知道哪里有,就是要找而已。”

  “届时我跟你一起上山寻找药材。”

  “好,看二少爷恢复的状况如何,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尽早上山。”

  赏花赏景自古以来一直是文人雅士、小姐夫人们最喜欢做的户外活动之一,京城目前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拒霜园里盛开的芙蓉花。

  单府和伊府的马车抵达拒霜园时,园子外已经停了不少马车,何若薇下车瞄了眼周边马车上的标志,多是官宦世家的车驾。

  因为今日天气不错,单墨书的身体也恢复良好,她便提议单墨寻带他出来走走,转换心情,对养病有利,而且他们也即将出远门寻找所需药材,在此之前出来放松心情也不错。

  “想不到京城还有这么一处专门赏芙蓉花的地方。”何若薇看着拒霜圔入口所栽,娇艳却不媚俗的芙蓉花。

  “这拒霜园在京城颇有名气,你不曾来过?”单墨寻推着单墨书的轮椅,来到她身侧。

  她瞅了单墨寻一眼,“我以前因为脑袋受伤,是个憨儿,在自己府里爷爷都会担心我出事了,怎么可能带我到这种地方来。”

  “抱歉,是我失礼,我不该这么问。”

  “抱歉什么,我又不是纸煳的,这样就会受伤,我可没公主病。”何若薇笑开。

  “公主病是什么意思?”单墨寻怔愣了下,她怎么常常会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啊,我意思是我没公主那么娇贵。”她赶紧改口,摆摆手,“我们赶紧进去吧。”

  “伊姑娘,那你肯定也不知道这拒霜园最出名的是它的芙蓉酿,不少千金小姐慕名而来。”单墨寻开口告知她,“这芙蓉酿是用新鲜芙蓉花酿制,色泽粉红,要是有机会你可一定要尝尝。”

  “芙蓉酿!”何若薇眼阵亮了几分。“我听过不少鲜花酿的酒,倒是没听过用芙蓉花酿酒。”

  “这拒霜园主人过世的夫人生前最喜爱的花便是芙蓉花,而他又是个酒痴,为了缅怀他的夫人,钻研了几年时间才酿制出芙蓉酿。”单墨寻稍微同她说了这芙蓉酿的来历。“不过这芙蓉酿并不卖,是拒霜园主人酿来自己喝的,与他遇上,合他眼缘的客人,他才会送上一小坛,十分珍稀。”

  “这么说是有钱也买不到了,真是有些可惜。”

  “其实伊姑娘不必太失望,喝不到芙蓉酿倒是可以品尝芙蓉宴,这拒霜园除了芙蓉酿有名外,就属七星楼的芙蓉宴最让人念念不忘。”单墨寻又说了件她感兴趣的事情。

  “芙蓉宴?”

  “是的,用芙蓉花做成的飨宴,未生病前我跟大哥来过几次,这里厨子的手艺不输御厨。”

  “听你这么说,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品尝这芙蓉宴!”美食的吸引力可是比美酒来得大,她一双眼睛闪亮有如夜空上璀璨的星子。

  “不过,这芙蓉宴也不是随便都能吃得到,七星楼一天只招待三组客人,没有预约是享用不芙蓉宴的,我们是临时过来的,恐怕没那机会……”单墨寻又一脸可惜地说道。

  “什么,你耍我啊,我都这么期盼了,你竟然跟我说吃不到!”她有一种想要咬死单墨寻的冲动,发现这家伙也挺坏心的,给了她希望又让她失望。

  单墨寻有趣的看着她那张表情生动的小脸,推着弟弟的轮椅前行,“我们进去吧,我在七星楼订了雅间,我们可以一边享用芙蓉宴,一边欣赏这里的景色,如果有兴致,也可以划船游湖。”

  “什么,你订了芙蓉宴!”她一双明亮的眼睛倏地瞪大,闪亮亮的看着单墨寻。“你好厉害啊,我们临时决定要来的你还订得到?”

  看着她,单墨寻微勾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这拒霜园的主人跟我是好友……”

  “所以说我今天还能喝到芙蓉酿。”何若薇更开心了。

  单墨寻眼中笑意更深,“是这样没错。”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进去吧!”她喜欢品尝美食,来到骊国后,除了福临酒楼那一次外,她就没有去其他地方吃过什么美食,虽然自家厨子煮的饭菜也好吃精致,不过她偶尔也想外出吃大餐。

  他们一行人穿梭在芙蓉花间,前往七星楼,就在他们经过一座八角凉亭时,一道兴奋的声音传来——

  “单墨寻!”

  何若薇他们停下脚步,朝声源看去,随侍的下人们也是,只见一名红衣女子朝他们疾步走来,身后跟着数名护卫仆从。

  在看清楚女子的容貌时,单墨寻原本还噙着浅笑的脸瞬间冷如冰霜,那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眸染上一抹厌恶,直接撇过脸,转身推着单墨书直接走人。

  “我们走。”他的声音冷锐如刃。

  何若薇怔了下,注意到他的异常,再看看单墨寻,他的面容也浮现明显的不悦,虽然困惑,但她是被邀请来的客人,也不好表示意见,便安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红衣女子见单墨寻对自己视而不见,生气的跺了下脚,追了过来。

  “单墨寻,你给本郡主站住!”红衣女子不顾形象的怒吼一声后,发现他们一行人依旧没有听下脚步的迹象,命令一旁的护卫,“你们几个去把他们拦下来!”

  倏地,三名穿着相同衣裳、表情严肃的男子,便来到他们面前挡住去路,不一会儿红衣女子便气呼呼来到,怒声质问单墨寻。

  “单墨寻,本郡主叫你为什么装作没听到,还对本郡主视而不见!”

  单墨寻不耐地停下脚步,旋身看着她,压下心头所有的鄙夷、愤怒、厌烦,行礼道:“草民见过郡主。”

  “单墨寻,我说过你可以不必称呼我为郡主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