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没问题。”

  再次得到他的保证后,何若薇这才领着他进入诊间,只是当他一进入诊间,眼尾便剧烈的抽搐,差点爆粗口。

  他压抑着所有震惊与莫名的怒火,指着躺在床上,除了腰腹间那块遮掩的布巾外,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趴着睡着了的单墨书,“这……就是你说的震惊画面?”

  她点头,“震惊吗?”

  “是够震撼,我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单墨寻的语气渐渐平静。

  看到的第一眼他确实是难以接受,更何况这么做会败坏她的名节,不过想起她说的话,她是大夫,病人在她眼中无男女,也就释怀了。

  “一条生命比名节更重要,你心中的顾虑对我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东西,等令弟整个疗程结束,完成恢复健康后,希望你也将此事忘了,千万不要提出要令弟对我负责之类的话,否则我不介意让他继续躺在床上!”

  她这么气势汹汹的警告,反而让他好气又好笑,她还真不是一般的女人。

  “放心好了,我可以向你保证,离开诊间后,在屋里看到的事,我就会全部忘记。”他举起手,做出发誓状。

  “麻沸散已经生效,事不宜迟,我要开始治疗了,先从嵴椎部位开始,你先用这特制的烈酒擦拭他的后背,从后颈开始。”她用夹子夹了块泡过烈酒的纱布为他示范一遍,“这样擦,懂了吗?”

  “了解。”

  何若薇点燃烛火,指间夹着金针在火上烧红后,迅速弹进背部穴位之中,很快的单墨书后背扎满了火针。

  这段期间,伊秋语虽然紧张,却没有说话,就怕打扰了何若薇的心神,造成危险。

  而金针扎入没多久,黑色汗渍便不断的从皮肤一颗一颗冒出,很快的,单墨书整个背部像是泼上了墨汁一样,让单墨寻感到震惊。

  “萎靡的毒很刁钻,不用非常方法是逼不出所有毒素,只要汗液恢复成正常颜色,令弟身上的毒就完全排干净了。”她指着不断滑落后背的黑色汗渍解释。“再来只要服用特别调制的药汤就成。”

  “辛苦你了,你的大恩我不会忘记的。”

  “切,谁要你记得我的大恩,你也救过我一命,我们这是打平了。”她横了他一眼,“对了,我想你应该知道萎靡是谁下的,如果可以就告诉我,我也好有防范,免得日后被报复,却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人。”

  单墨寻的神情倏地变得阴郁无比,甚至还带着一丝的怒意。

  她眉梢微挑,“你不愿意说也不强求。”

  “不是不愿意说,而是……那人我十分不屑,更不愿提起。”

  “难不成……是之前吃饭的时候五皇子提过的什么郡主?”那时候单墨寻也是这种态度。

  “你的直觉很敏锐。”单墨寻鄙夷的冷嗤了声,“没错,就是她,一个拥有高贵出身却心如蛇蝎的女人,君灼华。”

  “我记得她父亲是西疆王?”她一面抽出已冷的金针,一面重新将火针弹进穴位中。

  “对,君灼华是我唯一想得到最有动机下毒的人。”每一次提到君灼华的名字,单墨寻便会不自觉的咬牙。

  “你对这位郡主怨念很深啊,应该不单单是因为她对二少爷下毒吧。”

  “没错。”他也不想为某人掩饰,点头认同她的猜测。“因为我的关系,已有不少姑娘遭到她毒手,而墨书所中的毒应该是她要对我下的,可阴错阳差下,墨书替我喝了那杯毒酒……”

  “你爱的人也遭到那位郡主的毒手了?”她一边注意着单墨寻的状况,一边问。

  “我并没有爱慕的女子,而是那些爱慕我或者是家里有意思结亲的姑娘,没有一个逃过君灼华的毒手!只要被她知道我正在与哪位姑娘议亲,又或者哪位姑娘喜欢我,那位姑娘很快不是被毁容,就是失了清白,甚至丢了性命,也因此到后来没有人敢与单府议亲。”他苦笑了下。

  她手一顿,嘴角抽了抽,“不是吧,这女人这么疯狂,自己爱不到就把可能的情敌都做掉!”

  “你怕吗?”

  “怕什么?”她将最后一根火针弹进。

  “凡是与我有些交情的姑娘,她都不会放过,即便你是我请回来为墨书治疗的大夫,恐怕也会被我连累。”

  “哼哼,真让我遇上了,谁死谁生还不知道呢!”她眯起眼睛危险的睨了单墨寻一眼。笑话,她一个未来人脑袋里装着的可是累积了中华五千年的智慧,还有各种戏剧小说剧情,论手段斗心机会输给一个古人,那也太小瞧她!

  “不过,你现在才告诉我这些事情,不是太不道德了!”她注意到单墨书的汗水已经变成透明了,便将放在床头的沙漏倒转,同时没好气的瞪他。

  “抱歉,之前太开心墨书的身子有救,现在才突然想起。”

  “我怎么觉得是你故意忘记的?”

  “我们也认识一段时间了,你觉得我是这种人?”

  她毫不客气地反驳。“你是商人!”唯利是圆。

  他噎了下,随即抗议。“伊姑娘,你不可以有偏见。”

  “开玩笑的不成吗?”她看沙漏已经漏光,便从第一针的穴位开始抽针。“好了,只要收针,所有针灸排毒疗程就全部结束。”

  “这么说墨书可以站起来行走了?”单墨寻喜出望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