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想不到你有这种际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有那些经历,难怪现在成就不凡。”她不禁慨叹。

  单墨寻微微一笑,推开门扉,让守在外头的随从都过来。

  等几人进屋后,她指着眼前那桌佳肴,“你们几位如果不介意,就一起把膳食都吃掉吧,如果真的吃不下了,就打包分给街头的乞丐。”

  单墨寻又对随从交代,让他们吃完到楼下门口等他就好,接着便与何若薇一起步出酒楼。

  何若薇和单墨寻沿着月江渠散步,后头跟着坚持不能放他们孤男寡女相处的彩衣彩心,水边杨柳轻拂,更远一些,屋宇栉比鳞次,水面闪着金光,美不胜收。

  来到骊国也好一段日子了,从未像今天这般惬意悠闲,何若薇忍不住眯起眼睛,享受着拂面的清风,听着淙淙水声,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这个时空其实也不错。

  “伊姑娘,累了吧,那边坐着休息一会儿。”单墨寻指着岸边的石墩。

  “也好,我们好像也走了一段距离了。”何若薇朝福临酒楼方向望去。“没想到走着走着竟然走这么远了。”

  “要是累了,一会儿可以搭扁舟回去,福临酒楼附近有个船埠。”他手指着不远处几艘在月江渠上飘飘荡荡的扁舟。

  “好啊,我还不曾搭过呢,倒是可以体验一回。”

  她坐在岸边的石墩上看着景物倒影,水面倒映出的树影宛如一条蜿蜒绿色丝带,往远处延伸,河里有着一群一群欢快地追逐嬉戏的小鱼,不少人拿着鱼食喂河渠里的小鱼,看着小鱼们张着嘴,争先恐后抢食的可爱模样,她忍不住轻笑出声。

  “给。”

  一包鱼食突然出现在她眼前,她歪着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单墨寻,接过他手中的鱼食。

  “怎么会有这个?”

  他指着不远处半月桥边卖鱼食的老伯,“那里。”

  “真想不到会有人在此卖鱼食。”

  “月江渠的两岸风景十分优美,水质干净清澈,因此有不少鱼群,一到夏天这里就是京城百姓纳凉的地方,每天黄昏总有不少妇人带着孩童到渠边散步,一些孩童会从家里带吃剩的东西出来喂鱼,其他孩童看到自然也会想要喂,因此就有卖鱼食的小贩出现。”

  “原来如此。”何若薇抓了一把鱼食往水面上一洒,一群鱼立刻朝她的方向游来,冒出水面,瞪着眼、张着嘴争先恐后的抢着食物,她看着忍不住开心大笑。

  不管怎么看她都觉得可爱,阳光穿过柳叶缝隙洒落在她身上,让她带着明朗笑意的俏丽脸蛋彷佛在发光,一旁的单墨寻欣赏着她的笑,不知不觉中,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暖,在他心底扩散。

  “你喜欢喂鱼?”

  她点头,“是啊,每次看到牠们一张一阖的圆圆小嘴巴,就觉得有种莫名的趣味,心情会不自觉的变好,所以我还满喜欢喂鱼的。”

  在现代她心情不好或是烦躁的时候,就会买几包鱼饲料到公园喂鱼,看着那些鱼儿抢食的模样,心情就会好了不少,常常手中那几包饲料洒完,她的烦躁也跟着烟消云散,彷佛就跟那些饲料一起被吃进鱼肚子一样。

  “我记得伊府里头没有池塘或是湖泊可以让你喂鱼。”为了墨寻,这段时日他经常出入伊府,对于伊府的格局也有所了解。

  呃,她好像无意间说错话了……何若薇赶紧掩饰,“以前是有个小湖,不过我被设计掉到水里过一次后,爷爷就让人把那小湖填了,就再也没有喂过鱼。”

  “原来是这样。”

  她将手中一包未拆的饲料塞到他手心里,“你烦躁时也可以试试看,很有用的。”

  “是吗?我试试。”他坐到她旁边的石墩上,将一把饲料撒向水面。

  饲料一落入水里,鱼群便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乐得她直拍手,“哇,你看好大一群啊,你说我要是现在拿网子去捞,能捞上来多少?我想少说也有个两三百斤。”

  “不可能,那鱼还太小,没什么重量。”他又朝另外一边撒出I把饲料,同样的又出现鱼群争食的画面。

  她欢呼一声,也把自己手里剩余的鱼食撒出去,拍干净手中碎屑后,拍拍他的手臂,一手撑着粉腮,看着他俊挺侧脸问:“如何,有没有感觉心情好些?”

  “你看得出我心情不好?”

  “你是在担心二少爷吧?”她双手撑着脸颊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我不知道你在愧疚什么,但我看得出来你对二少爷不只是亲人间的关怀,还有着一份愧疚,才让你比任何人都希望二少爷能够站起来。

  “经过前些日子的治疗,你对二少爷的康复满怀希望,不过今天我说了成败就看接下来一个月,你就开始担心万一治疗失败,会将同样怀着期盼的弟弟从云端打入深渊,你不忍心看到这样的弟弟,因此挣扎着是否该让我停止治疗。”

  她竟然将他的想法分析得一清二楚!单墨寻震撼不已,“你……”

  “别忘了我是大夫,观察病人的病情和心情,适时给予关怀是我身为大夫的责任,我自然能够了解你的所思所想。”

  他定定看着她,不发一语。

  何若薇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表情严肃又自信地与他对视,“我不会跟你吹唬我的医术,不过我能跟你说一句话——相信我!”

  不知怎么的,当他听到她说“相信我”三个字、看着她无畏无惧的坚毅眼神,心头紊乱烦躁的情绪瞬间灰飞烟灭,他毫不迟疑当场点头回应她——

  “我相信你!”

  二十天后——

  “这次是最关键的一次扎针,成败也在此一举,你如果执意要留下帮我的忙,必须一切都听我的。”何若薇要踏进诊间之前,转身提醒欲跟她一同进入的单墨寻。

  “自然。”

  看着他淡然的神情,何若薇心想,也不知道一会儿后他看到那画面,是否还能如此淡然?

  为了避免日后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她决定再警告一下,“还有,不管你看到什么让你感到震惊的画面,你都不可以干扰或者是制止我,事后更不能因此提出任何异议。”

  “例如?”她愈强调,他愈觉得会有他不能接受的大事。

  “你一会儿就看得到,我只是提醒你。另外,我是大夫,在大夫的眼中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别,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