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据说林清曾经请求伊华林帮他母亲看诊,不过伊华林告诉他,虽然他在医馆当学徒,不过医药费是一文钱也不能少,他大概是因此不敢开口,而且他还被抓到另一个把柄。

  “他母亲以前生病所需的药材价钱较高,依他的月俸根本不够抓上五帖药,于是他趁抓药同时,偷藏一些他母亲所需的药材,当时他偷窃的行为被伊华林抓到,伊崇林也在场,看在他算是个孝子的分上才饶了他,并警告他再有下次就直接送官……”

  “看来陷害济德堂陷害爷爷这事,是二叔跟三叔做的,他们利用林清的把柄,威胁他将已经泡过毒的药材,放进病患的药包里。”何若薇十分愤怒,难怪事发当日林清脸色惨白、直冒冷汗,急着想将剩下的那几包药给丢了,原来他是帮凶。

  伊秋语愤愤不平,又是骂伊华林兄弟,又是对林清生气。

  “差不多是这样,林清担心他母亲没钱治病,他被送官母亲又没人照顾,只好答应替他们办事,不过林清可能没有料到,那些泡过毒的药材竟然吃死人了。”单墨寻有些无奈的说。

  “太可恶了,伊华林兄弟根本不配为医者!”何若薇怒斥了声,猛然想起一事。“单大少爷,那是不是只要找到林清,就可以证明我爷爷的清白。”

  他脸上闪过一丝歉疚,“我的人慢了一步,找到林清的家时,他已经带着他母亲离京。”

  何若薇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据我手下打探到的消息,说林清带着他母亲离开的前一晚,有个男子到过他家,还送来一辆驴车,听邻居的形容跟你二叔很像。”

  “可就算知道伊华林去找过他,只要没有林清这个证人,就没有用啊……”何若薇忧心的说。

  “林清的母亲生了重病需要吃药,不可能赶路,也不可能离开京城太远的地方,只需要一点时间便能找到,你放心,我定会在京兆尹开堂审案之前将人找到。”

  看着他坚定的神情,何若薇心中生起希望,“一切都要麻烦你了,单大少爷!”

  “你我之间无须客气。”

  “二哥,那林清是不是你送走的?”

  伊崇林一来到二房住的宅子,便直接往伊华林的屋里走去,不等人通报便直接推开他房门,怒气冲天地质问。

  正歪躺在矮榻上,享受小妾温柔服侍的伊华林,皱着眉头看着一点都不懂礼数的弟弟,“你这是什么态度?”

  伊崇林不理他的质问,瞪了他的小妾一眼,命令道:“你出去!”

  小妾委屈的看了伊华林一眼后,乖顺的朝外头走去。

  伊华林满腔不爽的横了胞弟一眼,“你心急火燎跑来,只为了问我昨天是不是有去找过林清?”

  “二哥你别啰唆,快说!”

  伊华林漫不经心地点头,拿过一旁的茶盏啜了口,“没错,我给了他一笔钱,跟一辆驴车,要他带着他老娘离开京城,不要再回来。”

  一听,伊崇林暴怒吼道:“二哥,你知不知道你坏了大事!”

  “能坏了什么事,林清走了对你我都好!”

  “你知不知道那个死丫头现在有人在帮她查案子,那人已经查到是我们收买林清,在药包里混入将泡毒的药材这件事了!”伊崇林手指着伊家老宅方向。

  “那又如何,只要他找到林清,你不是死无对证。”伊华林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二哥,只要人活着就不叫死无对证!”伊崇林咬牙低声提醒他。

  伊华林神色一变,“崇林,你胡扯什么,难道你打算……”

  “二哥,只要林清被他们找到,到时身败名裂蹲大牢的就是我们!”伊崇林指了指兄长又指了指自己,咬牙切齿地道。

  “我早让林清远离京城,他们不可能找到的!”

  “你别天真了,快告诉我,你让林清往哪里走了?”伊崇林见他犹豫不决,开口威胁,“二哥,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你当真想要下大牢?你难道不想要伊家那些钱了?伊秋语那一份老头子还没有过户给她,地契什么的都还在老头子手里,我们还是有机会拿到。”

  一想到伊家那庞大的家产,伊华林整个脸瞬间冷了下来。“那你想怎么做?”

  “你只要告诉我林清往哪个方向去,其他的你不要管!”

  §第五章 救星现身挽狂澜

  这一日,衙门外挤满了前来旁听审案的百姓。

  济德堂可是百年老医馆,伊志深本身又与人为善,不少人受过他的恩情,所以当济德堂的药吃死人的消息传开,许多人都不相信,直觉是有人故意栽赃嫁祸,今天京兆尹开堂审理这案子,便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关注。

  堂上传来惊堂木响声,京兆尹彭兴厉声问道:“伊志深,仵作已经完成所有检验,马大树确实是服用你济德堂的药材熬制的汤药中毒而死,对此事你有何申辩?”

  “大人,草民是冤枉的,济德堂更是冤枉,我们所有药材都是向百草堂药铺进货,就算药材有毒,也是源头就带来。”伊志深重重的对着彭兴磕头喊冤。

  “本官已命人查证,这毒药材之事与百草堂药铺没有关联,是你济德堂的药材遭人下毒!而你做为主事者,进货药材皆经过你手,你又是开药给马大树的人,嫌疑最重!”彭兴语气严厉地道。

  外头聆听的百姓,还有堂下的伊志深、马元标等人闻言皆是一阵哗然。

  “草民冤枉啊!”伊志深不敢相信的看着堂上的彭兴,脱口反驳,“草民救人一辈子,怎么可能下毒害人,不是草民所为啊!”

  彭兴冷声质问:“你说不是你,那你说是谁?是济德堂内的掌柜、伙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