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伊志深向前抱拳作揖,可还来不及问有什么事,捕头就喝道:“来人啊,将人押下!”

  他一挥手,就有两个捕快上前将伊志深两手反剪于身后。

  “这位官爷,请问我爷爷犯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可以冲进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押人?”何若薇冲过去质问。

  “有人到衙门举报济德堂的大夫医死人,大人命我等前来将济德堂主事者押回衙门问案。”捕快拿出拘捕文书。

  “我爷爷没有医死人!我爷爷开的药方你们大可拿去给别的大夫检验,绝不会有问题!”她一脸严肃的说。“我济徳堂开堂百年,医术是有目共睹,济徳堂这块招牌有先人百年来的心血,又怎么可能会自毁招牌?”

  经过这段时日的相处,何若薇真心敬爱伊志深,对济德堂同样有了认同感,眼见伊志深有难,根本不能坐视不管,而且伊秋语发现情况不对,也慌乱不堪,她也不能看伊秋语难过。

  “你不用跟我在这里理论拖延时间,有话你留着到公堂上去说,我要是你,会赶紧找个厉害的讼师!”捕头不耐的说,“来啊,将主事者押回衙门!”

  “住手,你们不可以这样,别这样押我爷爷,他年纪大受不了你们这样的对待!”何若薇跑过去拉扯着抓着伊志深的捕快。

  “你们别抓我爷爷!”伊秋语也哭叫着,可惜除了何若薇,没有人听得到她的声音。

  “他是犯人,你还想要怎么样的好待遇,闪一边去,你继续妨碍我们办差,我们就连你一起抓!”捕头一把推开她,挥手命令。“把人带走,地上的尸体也一起抬走,这尸体可是重要证物,死者家属一起走,大人要问话!”

  瞬间,整个济德堂里里外外乱成一团。

  “放开我爷爷!你们这些坏人——”伊秋语生气地喊着。

  “住手,你们不可以这样!”

  何若薇试图制止捕快将人带走却是徒劳无功,反而被官差一把挥开,她整个人往旁边摔去,幸亏一个银白色身影出现扶住她。

  “小心。”

  她站稳身子看清来人,不禁意外,“单大少爷!”

  “你没事吧?脚还好吗?”单墨寻关心问道。

  她胡乱摇头,挣开他的手,取出荷包,追出了医馆,想追上官差,塞给他们一点银两,让他们善待伊志深,但单墨寻拦住了她。

  “别追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会收你银子的。”

  “那怎么办?”何若薇心急如焚。

  这时,走在最后面的捕快,来到她身边小声的同她说:“伊姑娘,大人让我们抓谁我们就抓谁,其他的事情我们管不着,听我一句劝,有这力气跟我们官差争执,不如赶紧去找有权势的人帮忙,伊大夫这一把年纪,在大牢内可受不住啊。”说完这名官差便赶紧向前跑步跟上队伍。

  有权势的人,谁?有谁可以帮她……何若薇拼命思索,突然看向了单墨寻。

  她回到伊府之后听老爷子说过,单家商队在骊国的地位,虽然单墨寻只是一介商人,却也跟不少官员有交情。

  单墨寻对上她焦急的目光,安抚道:“你放心,伊老爷子不会有事的,我已经要手下跟京兆尹打声招呼,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们不会对伊老爷子动刑,不过在这案子的真相还没水落石出之前,可能还是要委屈他在里头待上几天。”

  他到达医馆的时候,伊家祖孙跟病人的争执已经接近尾声,紧接着看见官差到来,他觉得事情不对,就做了安排。

  “谢谢……”她没料到单墨寻已经先想到了,对他只有深深的感激。

  “伊姑娘,你们最近曾得罪人吗?或者有什么生意上的纠纷?”他伸手做出请的动作示意她先回济德堂,边走边小声问道。

  她摇头,“我们做大夫的就是救死扶伤,哪会得罪什么人?”

  “这事情才刚发生,京兆尹竟然就命捕快到场抓人,分明是有人设计,目的应该是要毁掉济德堂跟你爷爷的名声。”单墨寻看着捕快们离去的方向,平静的分析道。

  “这……”她突然想到二房三房的人,但又有些迟疑。

  他们会这么做吗?毕竟老爷子可是他们的父亲。

  “你有什么线索吗?想到什么都说出来,任何一个小细节都有可能是救伊老爷子的关键。”

  “济德堂没有跟人发生纠纷过,不过一个月前,我和爷爷因为分家而和二叔和三叔闹得不愉快,几乎已经撕破脸,爷爷也没有再跟他们两家往来。”何若薇的阵光落在还站在胜德堂外看热闹的两个叔叔身上。

  单墨寻淡漠的眸光顺着她的视线扫过去,“这事交给我,我会让伊老爷子平安无事的。”

  “这……怎么好麻烦你,救爷爷是我这孙女该做的事情。”

  “你该做的事情是救治病人,伊老爷子的事就交给我。”他神色严肃的说,“我今日是为了墨寻来找你的。”

  何若薇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做出了承诺,“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治好二少爷。”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分头行事,伊老爷子的事情一切有我,你别担心。”

  “麻烦你了。”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沉入那无边无际的浓重夜色,伊家一间厢房的窗缝流泄出幽幽冷光,为了治疗单墨书,何若薇让人安排了一个院落,供单墨书等人居住,又将其中一间厢房布置成诊间。

  何若薇将最后一根银针,自单墨书头部的穴道抽出,充满自信的的眼神看向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担忧的单墨寻,镇定的点了下头。

  “一切顺利。”

  得到肯定的答案,单墨寻一直高悬的心这才安然放下。

  前两日,他将弟弟托付给伊秋语,并让青竹和另一名小厮留下伺候,自己则回府安排各项事务,今日,他外出处理伊志深官司问题,同时召来手下询问调查结果,再度来到伊家时,青竹便匆匆告知他,伊秋语已经开始替墨寻治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