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同一时间,济德堂里里外外围满了好事看热闹的人。

  济德堂外摆了具用草蓆盖着的尸体,还有披麻带孝的男女跪在一旁,医馆里,用盖着济德堂印记的纸张包着的几包药材被丢到柜台上,一名身披麻布服的中年男子对着孙掌柜咆哮。

  “你们济德堂的药吃死人,害死了我爹,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要你们偿命!”

  男子此话一出,济德堂里外顿时一片哗然。

  “什么?济德堂的药吃死人了?”

  “太可怕了,是吃了什么药,怎么就把人给吃死了?”

  “不会吧,济德堂都开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有这种事?”

  “这怎么可能?!”孙掌柜惊骇得都快魂飞魄散了。“马大爷,事情还不能这样下定论,总得先查个清楚,我们济德堂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百年来我们济德堂从未发生过药吃死人的事情。”

  这位怒气冲天的马姓客人是个不折不扣的个孝子,他的父亲有什么病痛都是来济德堂看诊的,他也总是陪着父亲来,三天前,他带着他父亲前来看病,他父亲是得了风寒,拿了五天份的药回家。

  按理说那帖药只要按时吃完三天份,就可药到病除,他因为孝顺所以又多抓了两天份的药,可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因为多吃两天药就吃出人命。

  “怎么不可能!我爹的尸体我抬来了,就在济德堂外,你们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到衙门告你们济德堂谋杀!”马元标再也压抑不住愤恨地怒拍柜台。

  “马大爷,令尊是得了风寒,这用药都没问题也正确,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害的!”孙掌柜连忙将那天的看诊纪录还有所开的药单找出来,“这上头所列的药材没有一样是会致命的!”

  “我爹喝完你们济德堂开的药后,不到半个时辰就吐血而亡,你还敢说你们开的药没有问题!根本是狡辩!”

  马元标气得一把拽住孙掌柜的衣襟,暴着青筋的拳头就要往他脸上招呼,但就在此时,一记低沉的怒喝声自外头传来——

  “住手!”

  马元标侧过脸瞥了眼伊志深,“伊老头,你来得正好,我爹当时是由你看诊,药方也是你开的,你害死了我爹,我要押你上衙门!”

  “马大爷,我确信我开的方子没有问题,你冷静一些,告诉老夫究竟怎么回事。”听到伙计来报信,伊志深才匆匆赶来,而他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不相信一个风寒药方会置人于死地。

  “有什么好说的!”马元标喊得声嘶力竭,长臂直指着外头的草蓆.“人都抬来了,你休想否认!”

  伊志深一下马车就看到孙掌柜要挨揍,急匆匆的进了铺子,并未注意到那盖着草蓆的尸首,此刻才顺着马元标手指的方向望去,眉头一皱走至死者身边,他掀开草蓆,两指探向死者的鼻间,没有探到呼吸,且脸上也已出现尸斑,确实是已气绝多时。

  随后赶到的何若薇也蹲到死者身旁,发现这死者嘴唇周围显现轻微的青紫色,还有指甲也泛着青黑色。

  “若薇,你有察觉到什么吗?”伊秋语紧张的问道,“我看这位老人家的脸色还有指甲,显然是中了毒,但爷爷开的药不可能有问题啊。”

  “我也觉得是中毒。”她在心中对伊秋语说出自己的猜测。“看他嘴边的色泽,如果马老爷没有服用其他的东西,这毒有可能是跟着药材一起熬,让他喝下去的。”

  “怎么,伊老头,你都看到我爹的模样了,还要跟我说不可能吗?你济德堂的药吃死人,你打算怎么处理?”马元标对着伊志深咆哮。

  这药方是他开的,药材也是在济德堂里抓的,这责任他推卸不了……伊志深暗吸口长气,“老夫会你一个交代的,马大爷,不如我们里面谈吧。”

  马元标怒甩衣袖,“你济德堂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眼看没什么戏了,好事围观的人们纷纷散去,何若薇正打算跟着爷爷一起入内讨论赔偿问题,却在转身的同时瞥见了伊华林跟伊崇林两人,用着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这里,脸上还带着一抹像是奸计得逞的得意。

  何若薇当下第一个反应是——这事难道跟他们有关系?

  不过随即又被自己推翻,这位枉死的马老爷是济德堂的老病人,无论什么病痛,他都只让爷爷看诊,绝不找其他大夫,因此他们两人是不可能碰得到这马老爷,在他药方上动手脚,他们应该只是幸灾乐祸吧……

  伊华林也不在意何若薇审视的目光,看着伊志深像是在迎接祖宗一样将马元标请进济德堂,自鼻腔轻蔑的嗤了声。

  “老三,就这么放过他们?”

  伊崇林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笑容,“等着看,好戏还在后头!”

  伊华林一听,也露出笑容。

  而另一边何若薇尾随着爷爷踏进医馆,便看到学徒林清正要将那几包被丢在柜台上的药收走,马上出声制止,“住手!”

  “大小姐,有什么事情?”

  “那几包药是谁的?”她拿过林清手中那几包药问道,但心中其实已有猜测。

  林清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心虚地看向马元标,“是马大爷他爹的……”

  “这几包药交给我,你去忙你的。”

  她这么一说,林清整个人怔愣住,额头甚至冒出冷汗。

  “怎么,这几包药交给我,有什么问题?”她眯眸审视对方,觉得他好像很紧张。林清马上摇头,“没、没有问题。”

  “那你去忙吧。”

  她才要将这几包药交给孙掌柜保管,等解决了赔偿问题后,再来研究这几包药的药材是否出了问题时,十名腰配大刀的捕快冲进医馆,为首的捕快恶狠狠大声质问:“谁是济德堂的主事者?”

  “这位官爷,老夫就是济德堂的主事,敢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