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杏林嫡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下时常出门在外行走,没有一点功夫保命怎行?”他拉过架上的布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渍,拿过外衣套上。“姑娘特地到这里来找在下有事?”

  “是的,我的脚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有你特地让人为我制作的拐杖出入很方便,所以我想今天就回去,免得我爷爷担心,是特地来跟单大少爷你辞行,待我回去后会请爷爷正式向你致谢。”她单手提起放在一旁高台上的茶壶,替他倒了杯凉开水。

  “报答就不用了,不过是刚好路过,举手之劳,别放在心上。”他接过凉开水喝了口,又微笑说道,“我让人安排马车送你回府。”

  “其实……单大少爷,我来除了是向你辞行外,还有一个目的……”她从背袋中拿出一叠图纸交给他。

  “这是?”单墨寻拧着眉头翻看这些绘了奇怪图画的纸。

  “这是复健工具,还有复健按摩的动作。”

  “伊姑娘,不知道你给在下这些有何用意?”他抬眼困惑的看着她。

  “单大少爷,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有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如果不如实跟你说,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而且隐瞒并不是我身为大夫应该做的事情。”

  “何事?”看她神情严肃,单墨寻也认真起来。

  “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我未经过你的允许便进入听泉院,在那里见到了正在晒太阳的令弟,身为大夫,我本能的就替他检查了一番,发现了两件事,非常重要,不得不告诉你。”

  听到她未经允许便擅自前去打扰单墨书,他一瞬间感到愤怒,不过听到她说“非常重要”,他旋即将心头的怒气压下,冷声道:“请说。”

  “这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经过我的检查,令弟是因为中毒,四肢才不能动弹,甚至失去言语的能力。”

  “你说中毒?”单墨寻俊脸骤然间一沉,眼神怀疑。

  这两年来,墨书看了不下百位大夫,从未有一位大夫说墨书是因为中毒而陷入这种境地,都认为是坠马意外导致的。

  “是的,他是因为中毒才会身子不听使唤,导致坠马,并不是因为坠马才导致瘫痪,这两者顺序要搞清楚。”她看了眼神情震惊的他,把伊秋语的判断说出来,“如果他当时没有中毒,以他的伤势来看,最严重的结果是无法行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法言语、全身无法动弹,像个活死人躺在床上。”

  她的诊断完全不同于其他大夫们的,让单墨寻震撼不已。

  “你要是不相信,你让人去打一套我画的这些复健工具,再让照顾的下人按照我画的动作替令弟复健按摩,只要他没中毒,每天帮他复健三刻钟,他约莫一个月便能坐起,甚至开口说话,然而如果中了毒,身上的毒未解,最好的情况就是手指能动,能发出声音。”

  他听着她胸有成竹的语气,又看到这些详细的图画,心开始有些动摇,毕竟无论结果如何,对弟弟都没有坏处……思索着,他突然想到她说有三件事情。

  “第三件事呢?”

  “第三件就是二少爷只剩下半年的时间。”她面无表情地告知他有些残酷的真相。

  “你胡说什么!”他黑眸倏地瞪大,心底顿时掀起惊涛骇浪,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我没有胡说,他身上的毒已经开始侵蚀他的五脏六腑,器官会逐渐衰竭。”

  “不可能!”一时之间单墨寻根本无法接受她所说的,恶狠狠地瞪着她。

  “我不会欺骗你,我是大夫,从不拿病人的病情开玩笑。”她神情严肃的与他对看。

  单墨寻震撼难过到有些说不出话,只能定定看着何若薇,何若薇看着他凝满忧伤的双眸,知道他此刻肯定难受,心中也有点不忍。

  深吸口气,她再次劝说,“你可以先帮他做复健,看我说的准不准,不过,两个月内还有救,过了两个月就别来找我,因为他的病况已经神仙难救。我走了,感谢单大少爷的救命之恩,如果你想救令弟,应该知道到哪里找我!”

  何若薇本来从练武场回到露竹院后略收拾一下便要直接回伊府,没想到她正要出门,便看到单墨寻领着两名心腹手下过来,要跟她学习复健技巧,于是她花了一个时辰将所有动作教一遍,等他们完全学会后才搭乘单府的马车回府。

  等她回到京城,已经是赤日西坠,暮霭连波。

  “伊姑娘,到了。”

  单府的马车缓缓的停在素灯高挂、白幡飘摇的伊府大门前,车夫洪旺俐落地跳下马车,拿过矮凳让她踩着下车。

  “有劳你了,洪大叔。”何若薇赏了些碎银给他,“这点银子请洪大叔你吃酒,千万别嫌少。”

  “伊姑娘,这万万不可。”洪旺赶紧推回去,不敢收她的赏银,“不可,万万不可,伊姑娘,载你回来是老夫的本分。”

  “洪大叔,你这时再赶车回别院,都已经过了用膳时间,厨房恐怕也没有给你留饭,你就拿这些银子先吃饱饭再回去吧。”何若薇硬是将碎银塞进洪旺的手中。

  洪旺看了眼已经暗下的天色,觉得她说的也没错,这时回到庄子都已经过了饭点,偏偏今天出门急,自己又忘了带钱袋子……

  想到这,他腼腆地收下碎银,“那我就不跟伊姑娘客气了。”

  “洪大叔,天黑了不好赶路,你回去时路上小心,宁可慢一点。”

  “我知道,伊姑娘,那我走了。”洪旺跳上马车,挥动缰绳驾着马车缓缓离开她视线。

  她转身看着在夕阳余晖的照映下更显凄凉的伊府,沉着地问着一脸怒气的伊秋语,“秋语,这里就是你家?”

  “没错,算一算我不过失踪七天,他们连派人去找我都没有,就这么急着帮我办丧事!”她愤愤不平的说着。“二房跟三房的人肯定又不知道怎么欺骗爷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